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5章 仙人跳?
    ,!

    沈碧玉有着一双狭长的眸子,他的双眼并非纯黑,而是带着一点草绿和淡黄,让第一次见到他的人印象深刻,所以周烈绝对不会认错。

    此刻,苏丹青微微颌首,从牛车上走了下来,笑着打招呼:“沈兄,这半年过得可还好啊?”

    听到这话,沈碧玉急忙收回目光,上前谈笑道:“困居阳流的小门效,而且我又是庶出,哪里敢说自己过得好?赶紧请吧!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周烈心想:“这家伙居然等在城门内,翘首以待苏家三兄妹,而且表现得如此亲热,乍眼一看还以为他们有多亲近呢!可是苏琉璃在路上听到我说从源泉镇那边过来,仅仅停留在知道。沈家作为源泉镇的三大家族之一,如果真的与苏家交往甚密,不会没有邀请过他们回老巢吧?”

    苏琉璃并未作声,她将梅花团扇放在胸前,表现得文静淡雅,与路上判若两人。

    反而是沈碧玉厚着脸皮凑了过来,大笑道:“哈哈哈,能够再次见到琉璃儿妹妹,真是我沈碧玉的福气!既然到了哥哥的地盘就不要客气,我已经在登云楼设宴,特地为你们接风洗尘。”

    “有劳碧玉哥哥了!”

    这声音听得周烈浑身一抖,差点从阿德背上摔下去。声音没问题,就是太甜美了,让他好不适应!

    等到沈碧玉转过头去与苏丹青说话,苏琉璃冲着周烈偷偷做了个鬼脸,很明显刚才那副样子和腔调是装出来的。

    这时候,沈碧玉正在问周烈的事情,苏丹青没有隐瞒,只说在半路遇上的。

    周烈坐在阿德的背上看得清清楚楚,这沈家小子明显松了口气,之后就把话题岔了过去,不再关心苏家兄妹在半路上遇到的某人。

    商队缓缓向前行去,阳流的街道非常宽阔,五辆牛车并排行进都不会感到拥挤。

    初次来到这种大城,周烈感到自己的眼睛快要不够用了。

    只见楼宇鳞次栉比,当街好多商铺人来人往,不说摩肩接踵也差不多。

    现在生意最紧俏的地方就是那些粮店,每家粮店外面都排着长队,当阿德走近的时候,店伙计拿出一块牌子,高声喊道:“涨价了,涨价了,后面的人看看自己带没带够钱。本店小本经营,信誉良好,街坊邻居有口皆碑,最近几天只涨了三次价。尽管我们老板不想看到各位失望,可是店里实在没有多余的粮食了,所以最后一次涨价,直到售卖一空为止。”

    众人哗然,举起手中的钱袋大喊:“买粮,快把剩下的粮食卖给我们,我这里有钱。”

    周烈经过门前的时候扫了一眼价牌,心中极为震撼。

    他尚未见识到阳流的风土人情,首先见识到了阳流的粮价。

    与源泉镇原来的粮价相比,那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强中自有强中手。可以预见,再过几天有钱都买不到粮了。

    除了粮店,凡是能吃的东西,都引来一大堆人疯狂抢购。

    周烈对于白雾之年有了一重新的认识,人们对于这种灾害的恐惧已经达到极点。算一算家里的存粮,坚持个两三年没问题,时间再长就不好说了。

    有些讽刺的是,村子里刚刚死了一大批村民,而且都是壮劳力。他们在白雾之年无法生产,反而会成为累赘。如此一来,只要村子保住现在的粮食,要比之前的压力小得多,算是轻装上阵。

    古话说的好,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哪怕城中的气氛再压抑,有些地方仍然歌舞升平。

    登云楼的单间里摆上大鱼大肉,吃了一半就换上其他菜式,奢华程度令人咂舌。反正入座之后,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吃不到的。

    沈碧玉热情款待,席间妙语连珠,与苏家兄妹相谈甚欢。

    周烈本不想掺和,可是苏家兄妹硬拉着他,所以也做了一次座上客。

    等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苏丹青微微笑道:“沈兄的胃口不小!想要一口吞掉我们这次带来的矿石,除非拿粮来换。”

    “不行,粮食太紧俏了,家里不会因为我这个庶出子弟拿出积存的。不过我最近弄到一批武器,数量方面肯定令苏兄满意,同等重量的武器换同等重量的矿石也不是不可能的。”

    沈碧玉说着看向周烈,眸子里透出警告意味。

    不用问,他拿来做交易的武器肯定出自开元村,或者是从蒋沈韩三家替换淘汰下来的武器,总之那是周烈的东西。

    “哈哈哈!沈家不愧是阳流的豪族名流,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如此多武器来!不过……”

    苏丹青顿了顿话音,眉宇间变得倨傲,摇头说:“不过我们苏家的矿石品质极佳,而且这是最后一批货,仅仅用武器来换,不够……”

    沈碧玉咬了咬牙:“苏兄,我是诚心做交易。除了等同矿石重量的武器之外,小弟这里大出血,再给你添上三万斤粗粮,你看怎么样?”

    苏钧瓷在旁边嘀咕:“三万斤算个球?还不够家里下人消耗两个月的呢!这种魄力也想与我们苏家做买卖,真是……”

    苏丹青面带不悦的训斥弟弟:“这么多好吃的还堵不住你这张嘴?”

    双方再次商谈起来,谁知几分钟后,苏琉璃一反常态,忽然起身说:“大哥且与沈家哥哥商谈,小妹带周兄出去逛一逛。”

    苏丹青皱起眉头,觉得妹妹的表情不对,他装做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挥手道:“去外面逛逛也好,不过身边不能没有侍卫,这个节骨眼儿可不安全。”

    “遵命,大哥。”苏琉璃脚步轻盈地离开包间。

    周烈跟了出去,二人来到拐角处,苏琉璃猛然转身。

    “周兄孤身一人在野外修行,我就知道必定不凡,没想到智慧如此出众,居然看破了我们,不知道我们哪里露出了马脚?而且好一手传音入密的本事,不惊动他人就能把我叫出来,小妹佩服。”

    周烈冷笑:“想不到我中了仙人跳,不过我只是其次。为了这个局,你们应该布置了一段时间,今天正准备收网。硬拉着我无非是怕事情败露,拉一个垫背的。我这个傻乎乎的家伙说不定可以搅浑局面,让你们抓会寻隙遁走,我说得没错吧?炼妖者苏琉璃。”

    “你……”直到这一刻,苏琉璃才真正震惊,对方是如何洞悉她的身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