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4章 初到阳流城
    每到中午,太阳就会宣泄他那旺盛的精力。可是茫茫白雾笼罩天空之后,哪怕到了中午都让人觉得寒冷。

    阿德走在狭窄的山路上,周烈已经离开村子七天了,前面两天还好说,最近几天越来越危险,哪怕白天都能见到成群结队的虫子。

    就在昨天,他遇到一只可怕妖虫,砍废了手中所有刀剑都未能伤及对方,八卦掌的威力也在妖虫身上大打折扣。

    最后逃跑还是借了独特嗓音的光,把那妖虫吼得一愣,趁机风紧扯呼。

    这次经历让周烈意识到,妖虫比妖兽可怕,而且可怕得多。

    为什么会这样想?因为这只妖虫无法动用妖气,仍然属于半妖范畴,可是它依靠强悍的生命力绝对可以越级干掉九品妖兽了,所以才得到这个结论。

    再想想雨师和妖狐的战斗场面,周烈更加期待开启血脉。

    那肯定是一种非凡的力量,能够化腐朽为传奇,足以让他与这个危险的世界对抗。

    不管怎么说,每天都能体会到自身成长,这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可是也有糟心事,身边养着两个吃货,而且还是无底洞,只能用心惊胆颤来形容。

    阿德目前还好说,以黄金白银为食,没有挑嘴到要什么玉石,陨石,钻石吃。真正难办的是颖儿这个小家伙,别看她只有拇指那么大,饭量却是成年人的十倍。

    身上那点干粮早就吃光了,存下的肉食也仅仅剩下两块肉干。即便这样,每过三个小时,颖儿仍然吵着饿,要小哥哥去猎杀妖兽,好满足她的成长需求。

    说起来,颖儿确实在成长,而且成长速度非常快。

    她已经告别婴儿时代,看上去有五六岁的样子。

    这个小家伙时常将身子裹在蓝紫色泥沙中,玩得不亦乐乎。雨师珠也似乎变大了一些,渐渐散发出美轮美奂光彩。

    周烈集中精神看向双龙玉佩,自言自语道:“好奇怪,我已经尽量扩大地图范围了,周围百里之内竟然没有一只半妖兽或者妖兽,就连普通虫群都变得很少。”

    “难道……难道附近有实力强大的镇子经常扫荡地面?似乎只有这种可能才能解释眼前的状况。”

    这时,阿德拐了一个弯儿,狭窄山路已到尽头。

    前方出现规整的岩石阶梯,居高临下看去,发现两座凉亭矗立在半山腰。

    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因为使用双龙玉佩消耗精神力量,看得越精细消耗越大。所以周烈通常只是看个大概,当红色光点出现时他才会进一步拉近画面,没想到山下就有一条大路。

    从山上下来,远处腾起烟尘。

    时间不大,听到牛叫和马的嘶鸣声。接着一队骑士打身边经过,有几个年轻人看到他骑着阿德,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等到骑士队伍过去,周烈回头相望,看到好多牛车上面挂着红色旗帜,显然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商队。

    为首一辆牛车特别宽大,帘幕高高挑起。

    两名少年坐在车中对弈,旁边靠坐着一名少女。她身穿淡青色襦裙,头上梳着飞仙髻,手中拿着一把梅花团扇,精美的鹅蛋脸上透出几许无聊。

    阿德慢悠悠走着,少女百般聊赖,突然看到牛车外面骑着古怪大熊的少年,顿时来了兴趣。

    “呵呵,好可爱的大熊,小哥哥打哪里来,也是去阳流吗?”这名少女倒不见外,挥着团扇打起招呼来。

    唐七七在周烈眼中就已经非常漂亮了,可是这名少女与之相比不遑多让。还好,他把心思放在提升实力上面,不会见到一个令人惊艳的小美妞就窘得说不出话来。

    “我打源泉镇那边来,在山里稀里糊涂的瞎转悠,没想到已经接近阳流。”

    周烈心中高兴,到繁华的阳流城看一看,是他以前的梦想。

    如今距离梦想如此之近,真想催促阿德走快些。

    “源泉镇啊?我知道,那是阳流城治下的一座小镇。小哥哥好厉害,居然一个人出来闯荡,不会是猎妖者吧?”

    周烈好生奇怪,忍不住问:“猎妖者是什么?也是祖庭修士吗?”

    听到祖庭修士四个字,正在车上对弈的两名少年微微一愣,甩过头来打量这个骑熊黑小子。

    其中身穿红色长衫,面相老成稳重的少年抱拳见礼,说道:“猎妖者又叫炼妖者,他们踏上了一条与祖庭修士截然不同的晋升道路。如果能成为祖庭修士,相信没有谁会去做炼妖者的,因为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很有可能把自己练得人不人妖不妖,最后只能小心翼翼隐藏起来,不让别人发现异常。所以大部分猎妖者无名无姓,特立独行,不喜欢别人追问过往。舍妹只是听我们两个说起过,所以才有此一问,小兄弟不要介意。”

    周烈急忙回答:“我很少出来走动,对诸多事情并不清楚。听兄台这样说,今天长见识了。”

    女孩欢笑道:“原来小哥哥初出茅庐,不如随我们一起进城吧!我们三人是兄妹,我叫苏琉璃,我大哥就是穿红衣服这个,他叫苏丹青。旁边这个是我二哥,他叫苏钧瓷。”

    “三位好,在下姓周,单名一个烈字……”周烈抱拳见礼。

    苏丹青摇头苦笑:“我这个妹妹看着文静,实际上顽皮好动,最喜欢结交各路朋友。也好,周兄弟就随我们一起进城吧!前几日白雾漫天,意味着白雾之年再次降临。我们皓河苏家送完这趟矿石之后,怕是要固守几年不出了。唉,天灾**从来没有断过,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是啊!既有天灾,又有**,想要活下去就得努力提升。”周烈有感而发。

    两个小时之后,视野尽头出现一座气势雄浑的巨城。

    周烈从来没有看过那么高的围墙,比源泉镇的外墙高了一倍还多。

    从看到城墙到走进城门,足足花了半个小时。

    抬头望去,只见城门上写着“阳流”二字。

    这两个字苍劲有力,铁画银钩,仿佛一座刀枪阵势高高悬挂,又仿佛流露出一股无俦热力,让人心中不由得一暖,驱散了路上的寒气。

    周烈十分激动,随着车队进入阳流,忽然听到有人高喊:“苏兄,小琉璃儿,可算把你们盼来了。”

    目光在空中碰撞,来人露出惊讶神色。

    那是一个身穿藏青色长衫的狐眼少年,正是前些天收缴开元村武器的沈家公子沈碧玉,想不到仇人路窄,二人在这儿碰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