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3章 雨师宝宝颖儿
    妖气纵横,光影朦胧,有一头洁白如雪的狐狸,脚踏蝴蝶长桥缓缓走来。

    忽然之间,暴风骤雨变成和风细雨,在前方高山上显现出双重彩虹。

    这头狐狸身长六米,身上套着骸骨铠甲,眯起双眼以审视的目光看向高山。

    “孽畜,你潜藏了这么多年,居然偷偷学会了袁弘监正的绝技,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狐狸露出笑容,身后显现出五条蓬松的大尾巴,几只蝴蝶凑到她的身边,振动翅膀发出声音:“雨师,加入我们妖族怎么样?据我所知已经有旱魃叛逃,你们只是将作监制造的工具,既可悲又可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四象比妖族还要像妖族!为什么空有强大的力量?却要受到那些繁文缛节的限制。解放自己,让妖力沁透每一寸肌肤吧!”

    雨师大惊:“妖狐,你借助这庄周梦蝶绝技,居然如此清晰的表达意图,妖族的智慧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吗?天下又要多事了。”

    “咯咯咯……”狐狸发出十分尖锐的笑声:“雨师啊雨师,不是我瞧不起你,你对这个世界了解多少?钦天监一直都在探索,可惜人族的进化速度赶不上我们妖族!稍稍平静一段岁月,就开始自我麻醉。啧啧,所以说,谁是这个世界的主人还不一定呢!”

    “你究竟要做什么?”雨师喝问。

    “钦天监要你做什么,我就想要得到什么,那是你身上最有价值的东西。老实说这次白雾之年非比寻常,比人族预测的情况严重多了。”

    狐狸忽然甩了甩身上的水珠,稍稍伏低身体说:“本来我们妖族还想潜藏一段岁月,却不得不跳出来。都说监天四象是人族最后一道防线,今天就让我来看一看这道防线到底有多牢不可破?”

    话音未落,妖狐已经高高跃起,带起一道道斑斓光影冲向山巅……

    此刻,周烈已经冲出去七八里地,就听身后传来一声震耳欲聋巨响,他回头观望之时,正好看到山峰倒塌。

    这一幕实在太震撼了,断落的峰顶电闪雷鸣,紧接着地面开始震动,很多树木轰然倒塌,阿德赶紧加快脚步。

    直到十几分钟后,再也看不到雨师所在山峰,这才挥退那种无法形容的压抑感,双龙玉佩也平静下来,不再震动。

    阿德喷出一团热气,迈着沉稳的步子继续向前。这吃货似乎觉得不放心,并未趴下来休息,而是有多远走多远。

    周烈急忙取出双龙玉佩辨识方向,发现急切之间与开元村所在方位越来越远,而且周围没有回去的道路。

    “倒霉呀!短时间内回不去了,那就全力向前探索吧!不知道小环和胖子他们怎么样了。白雾突然出现,以天豹的性子应该更加小心谨慎了,小宁那丫头可能吓得睡不着觉了!”

    他正在挂念同伴的时候,雨师珠从兜里飞了出来。

    珠子里封存的婴儿人鱼揉着双眼,好奇地打量周烈,忽然哇哇大哭起来:“娘不要颖儿了,娘怎么把我给外人了?说好的,让我研

    究那头大鱼,颖儿可是娘的实验助手。哇哇哇,为什么,是颖儿做得不够好吗?”

    周烈直拍脑门,急忙安抚道:“嘘,小声点儿,你娘正在与妖兽作战,把雨师珠交给我是怕你受到波及。好孩子要懂事,不能给娘亲添麻烦,知道吗?”

    “啊?娘在与妖兽作战?”颖儿奶声奶气的说:“我感受到了,家里那边确实有一股非常,非常庞大的妖气。娘……娘要……”

    此刻出现一幕奇景,附近山区所有溪流,湖泊,水池,瀑布腾起大水,在空中汇聚成洪流向一个方向飞去,浩浩殇殇,恢宏壮观。

    颖儿猛然大叫:“不要……”

    周烈看不到远方发生了什么,可是空气忽然变得干燥寒冷。

    接着,寒风吹袭,树木抖动,仿佛万事万物遭到冻结,他急忙问:“你娘怎么了?”

    “我娘她……她动用了全部力量封锁自己,那头大妖怪在水幕天华之中受到了重创。”颖儿嘟着小嘴说:“娘最后传来一道消息,让我跟着你去找万源石。如果我娘没有封锁自己,找到两块拳头大的万源石就够了。现在嘛?恐怕五块都未必够用。”

    “妖怪受到了重创?”

    周烈松了口气,如此妖兽太过强横,谁知道她有没有办法查找到雨师珠?尽快远离此地方为上策。

    颖儿看向阿德,一惊一乍的叫道:“大熊猫?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大熊猫呢!好好玩的样子,什么时候颖儿能长大出去骑大熊猫啊?对啦,大哥你叫什么名字?”

    周烈心说:“这个小家伙转变得还挺快的,刚才还在担心她娘雨师,转眼间就将注意力集中到阿德身上了,是没心没肺还是天真烂漫?可不要碰到一个猪队友,曹哥说猪队友比神级敌人还可怕。”

    “哥哥叫周烈,你认识字吗?周是圆周率的周,烈呢是熊熊烈火的烈。”

    颖儿气得鼻子都歪了,嗷嗷叫道:“谁不认识字啦?从大篆到小篆,再从小篆到隶书,还有草书,楷书,行书,我统统都认得,出来混没有点儿文凭能行吗?”

    “真的假的?你连大篆都认识?”周烈取出双鱼玉佩冲着颖儿晃了晃,说道:“这上面写了什么字,你能看出来吗?”

    “嘁,小瞧人,这块玉佩上写着乾坤再造,否极承运,钦天监东胜妖冥科,戊戌年术士,五品监正袁弘。就是这个家伙,本该在上个白雾之年给我娘发工资,不,是补充万源石,结果没赶到地方就挂掉了。我娘很辛苦哩!给他们白白干了十五年,关键是这个地方太贫瘠了,根本不适合雨师修炼,我们也是很有上进心的,好不好?”

    “这么说,你也是雨师喽?”周烈打心底里高兴,先不说这颗雨师珠能发挥多少作用,起码可以将颖儿当做活字典来用,以后遇到那些写着大篆的宝贝不至于做睁眼瞎。

    “我……我当然也是雨师!大坏蛋,你怎么会这样问?我娘是雨师,我怎么可能不是雨师?”小家伙说得极不肯定,透过珠子看表情就知道,她和雨师相差十万八千里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