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2章 四象监天
    周烈骑在阿德背上,吃惊的看向四面八方,不知道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

    不过他至少明白一件事,双龙玉佩的主人要来此地,不料即将抵达之时遇到凶险,连性命都搭了进去。阿德小时候就跟在这个人身边,经历了整个过程。

    其其格应该是在无意中发现阿德的,并不知道它的来历。

    沉默片刻,周烈大声说:“雨师,书上说每座妖墟都充满诡异和凶险,你却叫我进去寻找宝物。我现在连祖庭修士都不是,如何帮你?”

    “小家伙,你很聪明,知道要好处。也对,皇帝尚且不差饿兵,总得给你些活命本钱。其实,雨师珠就相当于一件成长型宝具,可以帮你削弱伤害。”

    话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本雨师发现你身上凝聚着一股天鸦气息,主要集中于咽喉,是血祭对吗?可惜这道气息太淡了,只能获得微弱辅助,还无法称之为妖法。那些实力强大的天鸦可以掌控不同频率的声波,你准备好了吗?”

    周烈微微一愣,心说:“妖法?我准备好什么?”

    正在他心生疑惑之际,听到一阵令人心烦意乱的刺耳叫声,本就昏暗的天空变得更暗了。

    “这是?”

    好多巨大身影飞来,每道身影展开翅膀能有四五米长。

    只听雨师说道:“附近刚好有一群拥有天鸦血脉的碧水寒鸦,我略施手段让它们自投罗网。人是万物之灵,血是万源之初,只有不断追索才能万象更新,希望你能运用好这柄无形之剑。”

    “碧水寒鸦?”

    周烈从未看过这种外形酷似昏鸦,却又比昏鸦大六七倍的青蓝色怪鸟。

    它们的喙很长,不时泛起金属光泽,一看就知道是不好对付的凶器。

    这时,青蓝色怪鸟盘旋而下,飘浮在周围的水珠陡然升空,展开一场疯狂射杀。

    也就几个呼吸,漫天都是鸟毛,同时凝聚出一条血色瀑布从高处垂落。

    周烈张大了嘴巴,冷冰冰的血水将他浇了一个透心儿凉。

    猛然之间,喉咙仿佛被冻住,接着又火辣辣般疼痛,雨师提醒道:“不要抵抗,本雨师正在为你加强天鸦血脉的浓度。”

    这个时候,周烈已经无法发声,心想:“这个自称雨师的家伙好蛮横!根本没有问我同不同意就强行塞好处,你是有多着急呦?而且神秘兮兮的,到现在都没有露面。”

    过了片刻,地面上开始结霜,出现好多几尺高的暗红色冰柱。

    周烈身上一片冰冷,感觉自己就像被人放入冰窖,脑子冻得懵逼了,连念头都变得迟缓,偏偏喉咙又灼热似火。

    不知道过去多久,他的脖颈上出现鲜红色纹路,宛如飘然若飞的火烧云,张扬,锐利,神秘。

    等到纹路消失,他觉得体内有一团烈火,不吐不快。张口爆发出一段嗡鸣噪音,二十米外一棵水桶粗的大树被拦腰斩断。

    “这是?”周烈大叫:“退货,我现在一巴掌下去也能将大树拍断,而且可以形成炸裂伤害,有没有这二十米攻击半径

    无所谓。这位大婶或者大娘,你不会搞了半天,就让我看这个吧?”

    山川之间荡起肃杀之气,听到这声大婶大娘,再好的心态也要炸裂。

    周围沉默片刻说道:“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自己回去好好感受。好处我已经给你了,赶紧滚蛋,本雨师这里概不接受退货。”

    “这是强买强卖!”周烈咧嘴一笑,询问道:“敢问雨师究竟是什么?这钦天监又是何来历?我们家阿德喜欢吃金吃银,它还吃别的东西吗?”

    单纯的提问题,雨师没有缄默不语,她痛快回答道:“七百年前妖星降世,对那个繁华大世造成重创,大部分科技产品遭到封印,之后几经磨难,华夏文明浴火重生。”

    “我是雨师乙三丁九,负责监视此地千里范围内的气候变化,尤其在白雾之年,要收集相关数据。”

    “根据本雨师的经验,此次白雾之年很快就会演变为灰雾之年,很有可能酿成两百年前十不存一的灾祸。”

    “如果你看到那些行动迟缓,身躯高达三百米的巨虫,意味着情况还要更加糟糕。哪怕你拥有一些自保能力,在野外也要相当小心,也许随时都会丢掉性命。”

    “五百年前,钦天监联合将作监造就了我们,雨师负责监视气候,旱魃负责清理妖患,还有囚牛和嘲风负责应对特殊情况,称之为四象监天。”

    “我们各司其职,是天下间一道牢不可破的防线。”

    “可是自从上个白雾之年到现在,整整十五年过去了,袁弘陨落之后,钦天监没有派出第二人到我这里,所以本雨师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

    “另外,击杀袁弘的妖狐一直在暗处监视着我。你不要以为那些妖兽没有智慧,我圈住了几头妖兽做试验,发现它们越来越聪明,事态的发展有些超乎想象……”

    “至于你的坐骑,它是一个既成功又失败的产物。之所以说成功,是因为它们达到了当初那些工匠的要求,甚至超出了预想,坚不可摧,潜力惊人,可是想要培育它们需要付出巨大代价。吃金吃银只是开始,它们还喜欢吃各种玉石,宝石,钻石,陨石,妖石。”

    “很多人觉得培育熊猫是一条不归路,所以将它们放生了,任其自生自灭。到了今天,熊猫的数量应该非常稀少,希望你珍视这个小家伙,它可是旧时代的国宝。”

    周烈倒吸一口冷气,想不到世间还有钦天监和将作监这种组织,不但造就了四象监天,连阿德都是他们造出来的。

    他这里还有更多问题,不料雨师忽然说:“尽快离开此地,那头妖狐动了,这该死的白雾之年来得实在太快了,非常利于妖兽成长和行动,你还在等什么?”

    这个时候,周烈忽然感受到双龙玉佩发出震动,阿德也变得焦躁起来,不等他命令就撒开脚丫子疯狂奔跑。

    耳边响起咯咯咯笑声,脑海中生出一丛丛幻觉。

    仿佛有一名妖艳女子在说:“袁弘的蝴蝶已经被奴家参透,小哥哥你要去哪?何不留下来陪伴奴家,做一对令人羡煞的野鸳鸯。”

    “孽畜……”雨师大吼,瓢泼大雨瞬息而至,周烈惊出一身冷汗,快速穿入雨帘逃之夭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