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1章 白雾之始
    董老的笔记上写着,化劲要求身体无处不是劲,这种状态更加贴近于“道”。

    从古至今,每个人的道不同,然而又殊途同归,最后的道必定贴近于自然。

    什么是自然?山川,雨露,雷电,风暴,这些都是自然。

    所以八卦掌练到深处,刚中带柔,以柔克刚,将身体力学演化到登峰造极之境。

    对内集合肌肉力量,脏腑力量,甚至是细胞力量。对外则借助风力,引力,离心力,将这所有力量自然而然融入到掌法之中,并以自己为支点,瞬间爆发撬动大势,这便是化劲的精要所在。

    周烈一边回忆笔记上的描述,一边通过身体与神经的直观反应慢慢领悟化劲之秘。

    “肌肉力量……”

    “转化……”

    “脏腑力量……”

    “转化……”

    他的身形快速移动,每次出掌都引起顺风逆风,围绕手掌形成强悍的撕裂效果。

    不过他并不满意,想方设法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力量,将掌心微微收缩,五指发力造成空鸣,掌心再猛然倾吐形成震荡,这样一来确实比以前强上许多。

    这个时候,周烈突然停住身形,问虚拟人格:“我对肌肉力量和脏腑力量的转化达到多少了?你在旁边看着,想必应该非常清楚吧?”

    虚拟人格思考片刻,冷冰冰的回答:“肌肉力量转化百分之七十六,脏腑力量转化百分之四十二,所以说你还差得远呢!在此期间需要大脑高度协调,等到熟能生巧才能贴近于道,由体内借力转为体外借力。”

    “百分之七十六,百分之四十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会不断提升,突破身体限制。”周烈的倔劲上来九头牛都拉不回去。

    他继续演练,无休无止,仿佛永远不知疲惫。

    这里是梦境,没有时间流速,点点滴滴都在心中,苏醒后达到何种程度全在于自己的执念有多深。

    虚拟人格十分震惊,默默念到:“百分之八十五,百分之五十九,难道他真能突破自身的限制,让化劲由体内转到体外?”

    “还在提升,肌肉力量转化百分之八十九,脏腑力量转化百分之六十三。”

    “这家伙就是主人格,已经完全疯颠了,根本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是否承受得住。”

    阿德忽然看向周烈,发现新主人睡觉真不老实,拱来拱去拳打脚踢。

    这也便罢了,为什么睡觉还能咳出一口又一口鲜血?

    梦境之中,周烈到了最紧要关头。

    肌肉力量的转化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九,脏腑力量的转化率达到百分之八十八。

    到了这种境地,他应该停下来才对,可是化劲的奥秘已经掀起一条狭缝,怎可就此放弃?

    “给我破……”

    这一刻他突破了,虽然仅是肌肉力量突破到百分之百,却成功带动起全身,使脏腑力量随之攀升。

    须臾,心肝脾肺肾无不在脑海中显现,他对自身的控制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也正是这一刻,周烈睁开双眼,吐出一口黑血。

    体内多处血管破裂,胃部和肺部都有损伤。这还仅仅是在梦境中演练,如果放在现实中早就一命呜呼了。

    不过成果喜人,他微微动念就封锁住伤势,仿佛能够控制体内千千万万道阀门,这种感觉超乎想象。

    如此进境本该兴高采烈才对,可是当周烈抬起头来,他先是微微一怔,接着瞳孔收缩,最后目光中透出恐惧和茫然。

    太阳已经升高,应该宣泄它那辉宏的热力,然而天空蒙上白茫茫的幕布,让太阳看起来既遥远又冰冷。

    “白……白雾……之年就这样开始了吗?铜雀令尚未开启,那使者说过,这是最坏的情况……”

    周烈仍然出神,他昨天刚从村子里出来,想要在外面好好磨练自己。谁知道仅仅过去一天,村里老人叨叨了许多年的白雾出现了。

    上一次白雾之年,他尚在襁褓之中,父亲为了食物不得不出村狩猎,结果烧成了灰烬。

    岁月更迭,当初那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成了十五岁少年。

    都说白雾之年如同炼狱,如今这座炼狱刚刚出现就封锁了太阳,不单单笼罩住天空,更在人们心中蒙上一片阴霾。

    阿德抬头看去,眼神同样茫然,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周烈起身,缓缓说道:“听村里的老人说,白雾之年刚刚降临到正式降临,还要经历一个从温热到寒冷的过程。之后野外会变得越来越危险,那些平时只在夜晚出来活动的昆虫,大白天就会出来乱闯。而白雾之年的夜里会有各种诡异情况,就算在村中都不安全,需要闭门不出……”

    “走,阿德,我们去林中狩猎。白雾之年又如何?挡不住我们锐意进取的决心。”

    十分钟之后,周烈收拾停当,骑到阿德的背上,向着北方森林进发。可是他刚刚走出去两里地,身体附近飘起大量水珠,十米,百米,千米,范围越来越广。

    冥冥之中,好像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他。

    周烈从裤兜中掏出那颗写着“雨师”二字的玻璃珠子,只见里面的人鱼婴儿仍然闭着双眼,没有半点苏醒的迹象。

    阿德向前慢慢移动,可是阻力越来越大。明明只是普通的水珠而已,却像串联在一起的钢珠,除了水珠与水珠之间有空隙,几乎与铜墙铁壁没有什么分别。

    “难道说无法把这颗珠子带离此地?”周烈忽然转头看向怪鱼盘踞的高山,心想:“这里仍然有古怪,也许那条怪鱼能够离开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虽然这颗珠子看上去神秘不凡,可是不撒手的话就无法走出去,或许日后过来还能看到它。”

    想到这里,周烈推手一送,借助一股柔劲儿,想要将这颗珠子留在旁边的岩石上。

    事实证明,他把问题想简单了。

    四面八方聚来大量水汽将雨师珠托在空中,顷刻之间又将珠子送了回来,稳稳当当落在他怀中。

    “哎呀呵?这是什么意思?赖上了?”周烈觉得好笑,周围忽然回荡起话音。

    “这里是本雨师的封地,不得擅离职守。上次白雾之年,钦天监派人过来为我补充能源,可是袁弘受到妖狐袭击,在距离此地不远处陨落了。当时他的坐骑带着幼崽,如今那头小熊猫就在你身下。我需要你带上雨师珠前往妖墟,寻找万源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