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9章 雨师珠
    怪鱼吐出璀璨珠子之后,忍着全身伤痛,想要将珠子再次吞入肚腹。

    然而那道让它深恶痛绝的身影再次出现,提前半步搂走了宝贝。

    周烈光着上身,用衣服兜住珠子。

    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就像俘获了一头小兽,在怀里不停冲撞,于是撒开丫子向阿德睡觉的地方跑去。

    身后响起惊恐叫声,怪鱼不管不顾撞断数棵大树,疯癫杀来,并集起余力喷出道道妖气,散发出妖异气息。

    这一刻涌起的窒息感非常致命,还好周烈经常潜水,他也是拼了,身上冲起旺盛气血,依靠毅力和决心冲破束缚。

    “闯出去,我一定要闯出去,这里有可怕辐射。”

    短短片刻,命悬于一线。

    突然之间,周烈冲了出来,不过他栽倒在地,却又很快站了起来,哇哇大叫:“真是胡来,这个时候晕过去把身体交给我,够狠!”

    怪鱼横着撞了过来,眼睛上全是鲜血。它忽然看到璀璨明珠腾空而起,落向刚刚赶来的四个跟班。

    这真是天上掉馅饼,水蛇略微迟疑张开大嘴向珠子咬去,不料旁边的青蛙早一步伸出舌头黏住珠子,瞬息吞入肚腹。

    这下子可热闹了,水蛇,水獭,娃娃鱼齐齐攻向青蛙,然而这只身长两米的大青蛙用力一跳便脱出重围,半点不敢耽搁,逃之夭夭。

    它们的老大,那条怪鱼弓起身子,然后身子猛然绷直,就像离弦之箭射向空中,与大青蛙轰然撞在一起。

    二兽疯狂撕咬坠落,非常血腥和残酷。

    等到水蛇三兽靠近,立刻加入战圈,不过它们对怪鱼已经失去敬畏之心,完全就是你打我,我打你,混乱不堪。

    这个时候,周烈反而成了看客,他一点点向后退去,感觉浑身上下疼痛不已。

    青蛙没有坚持多久,很快身体就被利爪刨开,不过接下来怪鱼也成了攻击对象。

    冷不防,那条粗壮水蛇喷出一股妖气,周围的花草树木当即枯萎。水獭和娃娃鱼发出惊恐愤怒的吼叫,配合怪鱼攻击水蛇。

    大概五分钟后,硕大蛇头飞到空中,正好落在周烈脚边。

    再看水獭和娃娃鱼,剧毒让它们趴在地上萎靡不振。怪鱼也折断了翅膀,不过它摇摆着身躯靠近青蛙尸骸,哪怕消耗到这种程度,仍然是当之无愧的老大。

    不知道什么时候,血水飞到空中,青蛙和水蛇的尸体已经干瘪下去。

    下一刻,血珠齐齐射向活着的三兽。

    “砰砰砰,砰砰砰砰……”

    转眼之间,三兽就被射成筛子,还好周烈离得稍远,可是看到这种情景,仍然让他吓得够呛。

    这个世界处处充满了诡异,到底是谁下的手?血珠也能击杀妖兽,需要多大的力量驱动?这已经超出了理解范围。

    等了好一会儿,战场寂静无声。

    周烈觉得血珠轰杀妖兽应该与那颗璀璨珠子有关,他壮起胆子向前走去,看到娃娃鱼和水獭血肉模糊,怪鱼的尸身倒在旁边,整个脑袋轰塌了一半。

    珠子就卡在青蛙的喉咙中,却没有放出光芒,直到把它抠出来,仍然没有反应。

    “咦,珠子上有字,难道不是天然形成的?”

    周烈借着星光仔细辨认,发现字体是普通楷书,不是生涩难懂的大篆。

    “就雨师两个字啊!这是什么意思?等一等,珠子里面好像有东西。”

    周烈找来树枝树叶用打火石生火,很快燃起一团篝火,他靠近火光观察这颗珠子。

    只见珠子里面有一团晶晶闪闪的蓝紫色絮状泥沙,半覆盖半包裹着一道小小身影,其他部分全是清水。

    这道细小身影宛如缩小了好多倍的婴儿,上半身与人类一般不二,仿佛正在母体之中,紧闭着双眼。下半身则是鱼尾,呈青红色,随着水流和细沙轻轻摆动。

    “我怎么总有种感觉,这个拇指大小的婴儿人鱼是活的呢?”

    周烈摇了摇头,嘴中发出一长三短呼哨,几分钟之后阿德走了过来,趴到篝火旁边继续呼呼大睡。

    这就是一个雷打不动的懒货,而且吃金吃银,对肉食连看都不看。

    周烈拾了些干柴,用石头搭起两个简易炉灶,之后将水蛇和青蛙的脑袋放上去,准备吃顿烧烤脑花。

    战场狼藉不堪,由于妖兽的气息尚未散去,所以林子里的昆虫根本不敢打此经过,倒是图个安静。

    闲着没事,他开始处理这些妖兽尸身。

    那条娃娃鱼的血液是蓝色的,整个抛弃掉,人吃了会生病,没有半点益处。

    水獭只有腹部稍显完好,斩下二十斤白肉,其他部分全被蛇毒和血珠玩坏了,白瞎了四五百斤。

    水蛇和青蛙已成干尸,得到一块不错的蛇皮,还有四十多斤肉干。周烈切下来几片品尝,哪怕生着吃,味道也相当不错。

    最后的重头戏是处理怪鱼,这玩意形貌古怪,看起来就不正常。不过年轻人应该大胆尝试,既然血是红色的,就证明能吃。

    花费了一些功夫,他从怪鱼身上找到完好的部分,先给自己弄了盘生鱼片,之后蘸着村里特制的青辣酱试吃。

    这一试不要紧,只觉得满口生津,之前来回奔跑战斗留下的伤痛大为好转。

    “我靠,天壤之别啊!那些半妖兽的肉与这鱼肉一比成了垃圾。”周烈大口吃了起来,觉得不解馋又串了几块鱼肉在火上烤。

    等到一路吃下去,非但身上的伤势恢复过来,而且他觉得后腰也就是双肾的地方开始变热,气血顺着毛孔向外喷射,仿佛有一股力量无法宣泄,使身体一点点膨胀。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周烈急忙加深呼吸,自然而然摆出瑜伽姿势,借助脏腑和肌肉的力量排除各种不适。

    还真别说,确实有效果,体内发出各种鸣音,仿佛一群猛兽正在饮水。

    谁知刚刚练了九式,肚子咕咕直叫,刚才还饱得不像话,现在却觉得饥饿难耐。

    没办法,周烈只好坐下来,继续大快朵颐。

    就这样,他边吃边消化,中间又吃了两顿脑花,上了五次茅房。直到天边放亮,他才轰然倒地陷入梦境,再也玩不下去了。

    说起来这梦境也奇怪,两个周烈站在水边,二人之间隔着一副骨头架子

    在这骷髅身上,时而显现出心脏和血管,时而心脏消失显现出肝脏,五脏六腑不停轮转,渐渐亮起金色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