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5章 出村历练
    唐七七发现周烈绝对是故意的,坑了她一株灵芝,第二天就像没事人似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个家伙太狡猾了。

    消停了半个多月,开元村再次沸腾起来。

    就在今天中午,徐天豹在村里即将坍塌的老房子中,意外发现一批保存完好的古书。

    这可是书啊!随便一本拿出去即可换来大笔金钱,就连存放书籍的箱子都非比寻常。

    新任村长连忙封锁消息,有前面那些武器做榜样,村民们老实多了。而且大家认准开元村是块宝地,心中颇为骄傲,增强了归属感。

    周烈已经与蒋沈韩三家画出界限,他才不会把这些书卖给镇子上的书店呢。不过,那些杂志和闲书不在此列。

    唐七七承诺五天之后就会行动,帮徐小环,徐小宁,祖万豪,徐天豹弄几本秘籍回来。令她感到惊喜的是,小村子居然拿出五大坨“狗头金”以示资助。

    尽管这些狗头金驳杂不纯,可是每块都有六七十斤重,稍稍动用一点手腕就能处理掉。所以她痛快的答应了周烈的要求,把自己的九品蝠马借给小环使用。

    第三天清晨,周烈骑在阿德的背上,徐小环,徐小宁,祖万豪,徐天豹四人分别骑乘宝马,离开了开元村。

    这里面徐小宁的年纪最小,她今年还不到十三岁,第一次从村子中出来难免觉得新奇。

    说起来,徐小环还有一手飞刀本事,可是徐小宁除了遇事低头不语,真没有发现她有过人之处。

    他们五个并没有去源泉镇,而是走了相反方向。

    周烈回头说话:“小宁,大哥带你出来尝试一下,村外充满各种各样的危险,如果你胆小害怕,那么那块铜雀令就与你无缘,留在家里好好照看娘,不要想那么多。如果你没有让我们失望,那么哥哥姐姐做的事情算你一份。”

    “大哥,我……我知道了。”徐小宁紧紧抓住缰绳,她连骑马都不会,感到特别自卑。

    昨天突然得知大哥要带她出村,足足愣了一整天,到今天早上才下定决心跟着出来。

    老实讲,对于这个妹妹,周烈并不亲近,不过好歹是一个娘生的,带出来找找感觉,总在村子里窝着把人都窝傻了。

    从早上七点钟出发,尽管骑着马,而且还是好马,可是五人走得非常慢。到了十一点钟,太阳变得火辣之前,赶紧找背阴处休息。

    祖万豪有些不明白的问:“烈哥,你带我们出来究竟要去哪儿?这地方越走越荒凉,搞不好会遇到妖兽。”

    周烈笑着说:“妖兽哪有那么好碰?上次四长老杀死的两头猛兽最多称作半妖兽,连一丝妖气都发不出,还不如蜂巢里那只蜃龙呢!我之前和你们说过蜂巢的事情了,那家伙一扇动翅膀就能掀起黑风冻住敌人,当时把我搞得好狼狈,差点把自己交代进去。就这唐七七还说,那是一只尚未成熟的蜃龙,等到成熟之后村里一个人都活不下来。”

    “我的天啊!老大,那咱们怎么办?”祖万豪吓得够呛。

    “不用担心,唐七七正在处理,看她那样子可以捞到很大好处,所以整天泡在蜂巢里,估计最近几天就会完成。”

    听到周烈这么说,胖子忍不住提醒:“烈哥,你对唐七七是不是太过信任了?我总觉得这丫头做事有点儿飘,让人信不过!”

    “哈哈哈,岂止是有点儿飘?明明是很飘好不好?”周烈大笑:“不过唐七七有个优点,当她认准某个人或某件事的时候,不会轻易放弃心中的念头。目前来看,她和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等铜雀令指引烽火台的方位,肯定一同前往。听说路上不太平,身边有人照应总好过自己一个人行动,所以这只是刚开始,她没有道理甩开同伴。”

    徐小宁坐在旁边,偏着头琢磨大哥的话,她觉得大哥把唐七七想得太好了,不知根不知底应该排斥在外,这样才安全。

    徐天豹忽然说:“烈哥,你的目标是击杀野兽和昏鸦对吗?通过这种方式来磨练自己,甚至想在野外夜宿,可是夜里很恐怖。”

    周烈点了点头,赞道:“还是天豹最了解我,没错,我就是想在村外夜宿,所以白天尽可能养精蓄锐,等到晚上准备拼命。不过为了安全着想,还是要找一处有利地形,这就是今天下午的任务。”

    祖万豪和徐小环的面色变了变,可是想到日后离开村子肯定要在外面夜宿,提前适应总比到时候抓瞎强,所以忍住没有说话。

    反倒是徐小宁,对于村外知之甚少,同时也少了畏惧之心。

    五小歇了两个小时,吃了饭,喝了水,感觉就像在村里踏青一样,悠闲自在。

    也许是周围的昏鸦都被魔盗集中过来,成了周烈四人血祭的祭品,所以直到下午一点钟没有遇到半只。

    等到再次上路,马匹稍稍加快了速度,五人穿过一条布满沟壑的山沟,刚刚转了一个弯儿,阿德忽然发出一声吼叫。

    “吼……”崇山峻岭中传来一声吼叫,就见远处的树木刷刷扫动,不多一会儿钻出来一头红眼巨狼来。

    这头红眼巨狼比大多数马匹都要高大,通体黑灰色,算上那条长长的黑紫色尾巴,从头到尾能有六米长。

    阿德在身量上比巨狼雄壮,它摇晃脑袋张大嘴巴摆出一副凶恶的样子,好像随时都要扑上去。

    周烈这时候才想到,今天出来之后如此轻松,怕是与阿德有关。

    “吼……”巨狼亮出牙齿,紧紧盯住阿德的双眼,不料脑袋忽然一沉。

    周烈踏着巨狼的眉心窜到了狼背上。

    “轰……”

    “轰轰……”

    巴掌挂动风雷之声拍了下来,可怕的刚烈中带着一种如蛆附骨的韧性,隔着皮毛和筋骨振动脏腑。

    “嗷嗷……”

    受到重击,巨狼发出痛叫,它用力跃动想要将背上的人弄下来。

    周烈好不容易找到目标,测试这段时间的修行成果,哪能轻易放过?所以他的双腿用力较劲,好像生根一样,抬起手臂拍下去一掌又一掌。

    狼最弱的部位就在腰上,巴掌落下来正好打着要害。偏偏阿德又来助攻,爪子一下扫到巨狼的鼻子,这同样是敏感部位,痛得巨狼就地打滚。

    “嗷呜呜呜,嗷呜呜……”

    周烈已经先一步跃下狼背,听到惨叫声直皱眉头,这种程度的猎物毫无历练价值,村子附近有没有更危险的地方?

    这时,前方好多树木刷刷摆动,从林中钻出一道道身影。

    四匹马险些惊到,不用主人驾驭便风紧扯呼。阿德张嘴欲吼,被主人一脚踢歪身子,让它赶紧滚蛋。

    徐天豹惊觉周烈一个人站在后方,面对数十头巨狼,缓缓张开手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