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章 妹妹闯祸了
    唐七七取出一块铜雀令。

    这块铜雀令应该就是徐绍游的名额凭证,几经周折竟然到了周烈手中。

    “怎么样?小娘是不是很大方?这可是铜雀令耶,私下里并不妨碍交易,找那种子孙尽是纨绔的门第出手,可以换来很多书籍和金钱。又或者送给你的二妹妹,那个小闷葫芦其实很有心机,总好过留在这个小村子,你说是不是?”

    周烈想了想,将铜雀令收了起来,说道:“其其格身上应该有一件物品可以召唤萨满,可是我觉得奇怪,她宁肯逃跑都没有动用此物,是不是这件宝贝坏掉了?”

    唐七七背起手讲解道:“既然是宝贝,哪有那么容易坏掉?动用这件宝贝需要一些条件,起码要准备一个可供萨满降临的人吧?没有祭品,她耍个屁?”

    “果然,东西在你手中。”周烈看向唐七七,用眼神拷问她。

    “在我手中又如何?这件宝贝是引出蜃龙的关键一环,只有将其其格当做祭品,按照我知道的方法施展才能圆满如意,否则玩不转的。”

    “知道了,说得这么痛快,你肯定另有收获。”周烈摆了摆手说:“我不多问,抓到其其格是你的运气,她是你的俘虏,今天夜里赶紧把人给我弄走。另外,我想问一问梁孔雀这个人,三个月后我们有一场较量。”

    “啥?你和那个孔雀女……”

    唐七七反应过来,连连冷哼:“她是孔雀嘛!孔雀总觉得自己最美,以孔雀为名的人,骨子里要多高傲就有多高傲,不拿你当人看也很正常。你要小心了,虽然我对她了解不多,可是只有那些在所有兄弟姐妹之中脱颖而出,拿到家族大比第一的人才有资格拥有名字,其他人就像我这样,只有数字,数字,懂吗?”

    周烈老实巴交的点头:“我懂,你排在七十七位,名次够低的。”

    “小鳖壳子,谁的名次低了?你不知道我们唐家有多大?七七只是我的出生顺序,真正排名要高得多,不过也不是第一就是了。”

    周烈从墙角拿来铺盖卷儿,边铺地铺边说:“你什么时候去镇上倒腾古书?听说用金币可以换到玉币,携带起来更方便,有没有办法换到几枚?”

    “玉币?你小子成天都在想什么?那是附体期以上修士才会使用的货币,小娘现在严重怀疑你们村是不是有一大笔宝藏急着变现。”

    “我只是好奇问一问,随便找个话题罢了。银币与金币的兑换比率是一百比一,实际兑换比率达到一百二比一。玉币呢?兑换比率也是一百比一吗?”

    唐七七拔高嗓音,抚额说道:“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如今三千枚金币才能换来一枚玉币,那是多大的一笔钱呀?如果能拥有一枚玉币,不,只要拥有半枚我就很开心了。”

    “半枚玉币?”周烈奇怪的问:“半枚也能使用?”

    “怎么不能使用?每一枚玉币都可分作四份,上面分别刻着既寿永昌。既字价值三百金,寿字价值五百金,永字价值七百金,最值钱的就是昌字,价

    值一千五百金,传说集满了三千枚完整的既寿永昌就会出现异象。当然,这只是传说,我想不出谁那么有钱。”

    周烈躺了下来,问道:“那是谁制作了这些玉币呢?他们总不会缺钱吧?”

    “嘿嘿,你绝对想不到,所有玉币都是一种金色蛤蟆吐出来的,它们只吃四种玉石,分别是岫岩玉,独山玉,蓝田玉,和田玉。其中岫岩玉的存世量最多,用来制造既字币角。和田玉最为稀少,用来制造昌字币角,娘说金蟾特别狡猾,总喜欢偷工减料,我们唐家好像就有一只,不过小辈都没见过。”

    “竟有这种事?”周烈想说:“这不科学……”

    “天下间离奇古怪的事情多着呢!我小时候的志向就是踏遍天下每一寸土地,领略各种神秘的风土人情,可是长大之后才知道这不现实,很多禁区也不是说进就能进的。”

    “要是能抓到一只金色蛤蟆就好了,四种玉?岫岩,独山,蓝田,和田。”周烈对于这四种玉完全没有概念,不知道自己手头那些玉器是否堪用。

    “七七,我要睡了,你要看紧其其格,如果出现意外,小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哼,你做鬼也是胆小鬼。”唐七七拿出一袋瓜子,边看杂志边说:“你睡吧!我之前喂其其格吃了一片我们唐家的睡莲花瓣,那东西入口即化,五天之内如果能醒,我的姓倒过来写。”

    周烈实在坚持不住了,虽然他吃了半妖兽的脑花,不用每天睡上十几个小时,可是最基本的睡眠一定要维持。

    这一觉从下午三点钟一直睡到晚上九点钟,睡梦中觉得有人在耳边哭泣。

    声音有些熟悉,他的心里还在纳闷这是怎么了?

    “小宁,你怎么来了?”周烈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三妹徐小宁跪在旁边。

    “哥……”

    徐小宁向来不会表达自己,兄妹俩平时很少沟通,没想到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丫头居然主动叫起哥来。

    “大哥快点回家劝劝娘!姐姐闯大祸了,她弄回家一头大熊,好心照顾那畜生,谁知道那畜生把咱家的钱全找出来吃掉了,然后趴在当院呼呼大睡。娘气得发疯,罚姐姐跪着,而且还拿藤条抽姐姐的背。”徐小宁哭得十分伤心。

    “大熊?”周烈反应过来,心想:“难道其其格的那头坐骑没有死?听曹哥说这头熊可是旧时代的国宝,好像叫什么熊猫来着?不过笔记上记录,那些盗匪管这头熊叫噬金兽。居然吃真金白银,难道真能噬金?奇怪,好奇怪,唐七七说金色蛤蟆可以吃玉吐钱,那这大熊猫噬金兽能吐出什么来?”

    想到这里,周烈对徐小宁说:“走,回家看看。”

    兄妹二人离开之后,唐七七笑道:“这个小姑娘果然是心机婊,以前不说半句话,是因为家里就是那环境。现在环境变了,立刻抓住机会转变,又能表现出姐妹情深。啧啧,周烈居然有这样一个妹妹,我为什么觉得好有趣的样子?这种女孩才适合当今的祖庭之路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