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9章 战利品?
    “有点儿意思!”

    蒋天南看向红发少女,翘起嘴角问:“孔雀,你觉得怎样?这小子不死心,想用铜雀令做筹码,让我们三家暂时放过开元村。底层人物就是如此,有时候会冒出一些小聪明,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面对什么。”

    梁孔雀嫣然一笑,眉眼间多了一份傲气,目视周烈有些无奈的说:“让人小瞧了呢!不过这样也好,总算为此事画上句号,正好可以利用这三个月物色人选。其实,这个周烈应该是极勤奋之人,进步神速,可惜他的血脉太过驳杂,而且没有经过训练,等到开启血脉不能在最短时间内进步,一切都成空谈。那好,小女子先行告退,三个月后来取铜雀令。”

    “哈哈哈,今夜还是有些收获的。”蒋天南伸出手去,只见其其格那具崩毁的替身微微震动,接着那双带有剧毒的铠甲手套飞了过来。

    “这是七品宝具狼烟凝视,其其格还无法真正驱使,应该是她为了附体期准备的武器,现在便宜我了。”

    蒋天南说着飘了起来,他的双脚距离地面两米高,冷声说道:“小小村庄不配拥有这些精良武器,叫我们的人过来挨家挨户搜索,但有人阻拦,杀……”

    “知道了,天南哥,把这里交给我来处理吧!”沈碧玉微微弯腰以示恭送,蒋天南带着另外二人扬长而去。

    至于梁孔雀,没有人看到她是如何离去的,这名少女浑身上下透着神秘。

    周烈不知道自己做出的决定是否正确?失去那些武器可以接受,失去粮食等于要村子所有人的命,所以他决定冒险一搏。

    “天豹,快去通知村里派大车,我们去林中救人,赶紧把伤员接回来。”

    “好的,我这就去。”

    经历这场惊心动魄的死斗,开元村终于从其其格的恐怖威胁下挣脱出来。尽管结果不是很尽如人意,可是总比魔盗屠村强上百倍。

    从午夜到第二天天亮,村民们相互救助,哭泣声从始至终没有断过。

    这些魔盗的凶残程度超乎想象,而且懂得配合,撤离时有条不紊。要不是蒋沈韩三家的队伍就在战场外围,见到人影不由分说立刻射杀,恐怕有两三百名悍匪都可安然离去。

    清早,村子里家家户户挂起白幡,村长不在了,二长老战死,三长老断了一条手臂,四长老瞎了一只眼睛,很多伤员不等回到村子就一命呜呼,可谓损失惨重。

    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三长老临危受命,正式坐上村长的位置,开始发放粮食和钱财抚恤死者家属,并且严令只准停尸半天,半天之后立刻火化,避免瘟疫。

    开元村虽小,然而五脏俱全,当它全力运作起来,到了中午已经恢复平静,显示出了强大的自愈能力。

    非但如此,村子还俘虏了近百名魔盗,由瞎了一只眼睛的四长老看管,戴上简易脚镣和手铐修复村墙。未来的两到三个月时间,会压榨出他们的每一分体力,以血肉重筑围墙。

    此情此景又给周烈上了一课。

    开元村能在源

    泉镇边上屹立多年,而且直到昨夜,蒋沈韩三家才找到机会胁迫,可见绝非弱势群体,骨子里浸透着强悍。

    想想也对,这个年月如果没有杂草一般的生命力,如何自处?如何生存?

    所以沈碧玉代表三家喊话时,三长老没有任何废话,将武器全部拿了出来,不给对方一点由头发难。

    等到下午两三点钟,村子里又能见到身影了。

    大家以非凡毅力克制住悲伤,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像平常那样下地干活,晾晒衣物,准备饭食。

    不过很明显,男人少了一半,村里又添了一批寡妇。

    周烈正在快速成长,他从原本那个懵懂无知的少年变得越来越出众,与此同时他的心也变得刚强起来,对踏上祖庭之路生出一股执念,决定不断挑战自己。

    大家忙了一夜,到了这个时候各回各家,周烈回到溶洞准备睡上一觉,谁想唐七七早就等在这里。

    “你可算回来了,这半天时间我都不知道做什么好,无聊看了许多书。我要问一问,你是不是把那些有用的古书都藏起来了?真是小气,就给人家一些淘汰品。”

    周烈忽然看向自己的木床,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她是其其格对吗?你把她救回来了?”

    床上确实躺着一名长发女子,看年纪不是很大,身体和面孔瘦得可怕,估计体重连六十斤都不到。

    唐七七的心情极好,笑着说:“你让我去安排退路,半天都没动静,却刚好碰到这个家伙。她受了重伤,没有人救助绝对活不下去。”

    周烈直瞪眼,唐七七笑道:“不用这样看我,我知道她是你们村的仇人,不过就这样死掉太可惜了。我有办法用她引出蜂巢中的蜃龙,让那鬼玩意搬一次家,从蜂后的身体里转移到其其格的体内,然后我就多了一具人形兵器,叫她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想那种情景,美的很。”

    “好毒辣的手段,你还真是小妖女,当心玩火**。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其其格既狡诈又危险,哪怕她身受重伤失去力量,也能取人性命。”

    “哎呀,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还有我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小妖女,小娘哪里妖了?叫我小仙女还凑合。”

    唐七七掐起腰来,虽然她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却仍然掩饰不住脸上的欣喜。

    “你大可放心,小娘不会让其其格醒过来的。再说了,赶上蜃龙这种宝贝,又刚好赶上一个废掉的祖庭修士,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那些喜欢摆弄虫子的家族,如果知道小娘有这种际遇,肯定羡慕得要死。”

    周烈又扫了一眼其其格,仍然觉得不放心,这时候心中不由得一动,问唐七七:“你是不是得到了什么好东西?瞧你这满脸喜气的样子,收获恐怕不小吧?”

    “开玩笑,我能有什么收获?这其其格就是穷鬼。”唐七七与周烈对视,声音越来越小。

    “那个……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从她身上找到一块铜雀令。还有……哎呀,没有了,就只有一块铜雀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