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6章 力压贼寇
    “杀,杀呀!”

    村子果然出事了,离得很远就能听到喊杀声。

    周烈等人反而松了口气,因为这证明魔盗的主力确实在攻打村子,而且时间赶得刚刚好。

    敌人尚未攻打进去,虽然已经三次登上村墙,可是都让村长带着人依靠机关之利挡了回去,换做普通村庄绝对没有这个防御能力。

    忽然,传来一声震破耳膜的吼叫。

    村民们看到一头黑白毛色大熊,狂奔百米高高弹起,仿佛炮弹一般射到墙沿边缘,它猛然伸出熊掌攀住村墙,挠扯几下居然爬了上来。

    “怪物,怪物冲上来了……”几名村民朝着熊怪射箭,谁知叮叮当当几声响,弓弩全然无用,无法给这只大家伙造成任何伤害。

    “吼……”熊怪抱成一团,在围墙上滚了起来,竟以铜皮铁骨硬挡机关,所到之处撞飞数十名村民。

    “快,冲上去拦住它,不能叫它继续破坏下去,这大家伙是妖兽吗?”

    第二波村民手持钢管冲了上去,然而这头怪物的力量太大了,尽管大家给它造成了一些阻碍和损伤,可是并未伤筋动骨。

    三分钟后,熊怪仍然彪悍的来回冲杀,那些魔盗借着这个机会登临村墙,与村民们展开恶战。

    看到一切已经无法挽回,村长大声叫道:“撤退,赶快撤离这里。”

    本来这些魔盗就异常凶狠,短短片刻给村民们造成大量伤亡,此刻大家听到村长这句话,那真是如蒙大赦,赶紧向墙梯冲去。

    村长没有离去,他站在墙头眺望远方,之后老人带着几分不舍回头看向生活了多年的村庄。

    与此同时,周烈等人已经赶到。

    “老兄弟,不要……”白发老者发出撕心裂肺般大叫。

    看到周烈等人及时回归,村长哈哈大笑,用一种苍凉的嗓音对着村外和村内说道:“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我开元村后继有人,谁想夺走这份造化必须从老头的尸体上迈过去。哈哈哈,孩子们,老头已经油尽灯枯,还能送你们一程,我心甚慰……”

    话音未落,就见村墙剧烈震动,墙上那些魔盗大吃一惊的瞬间,满眼都是火光。

    “村长……”

    就在周烈眼前,墙上和墙下骤然化作火海,而且伴随着爆鸣声,火光不停向外冲击。

    围墙到村庄这段距离也燃烧起来,那些前去追杀村民的魔盗发出惨叫。

    他们的身上燃起熊熊大火,无论怎样拍打或者在地面上打滚都无济于事。

    就算这些魔盗的本事再大,曾经杀过数百人,这个时候也抵挡不住一把烈焰的净化。

    火焰吞没了这伙魔盗的有生力量,其其格的怒火也随之燃烧,她那可怕的眼神一下子锁定周烈五人。

    眼下,这位魔盗当家人的身边只剩下三十几人,七百人的阵容就剩下这点家底,居然被这座不起眼的村庄伤到如此地步,说出去恐怕不会有人相信。

    蓦地,郭星岩动了。

    他在前冲过程中闪掉宽大外衣,身上向外爆发出难以形容的气焰,手中一把铁剑直指其其格。

    “怎么可能?这个小村子请动了附体期高手……”其其格的瞳孔紧缩,她没有思考太多

    ,猛然抓起自己的斩马刀越众而出,与郭星岩战在一处。

    他们二人的身旁响起排山倒海般碰撞声,同时可以看到好多形似飘带的暗影,围绕着各自的主人来回抽动,造成鞭打声。

    几名魔盗躲闪不及,被这些飘带暗影划过身体,之后他们一头栽倒在地再也没能起来。

    其其格喝道:“原来是之前的铁鹰锐士,那个老巫婆居然没能干掉你,不过你身上有伤,无法发挥出附体期实力,只能与我这个养灵期战成平手,而且很容易两败俱伤,为了这些村民值得吗?”

    “怯薛军图谋不轨犯我领域,你说值不值得?何况我要给死去的同伴报仇!”

    “原来你们知道了,还真是一群鼻子灵敏的猎犬。”其其格冷笑,她在交战中竟然闭上双眼与郭星岩盲打,斩马刀的速度越来越快,快得肉眼无法捕捉轨迹。

    “你快要突破了?好敏锐的武将之魂。”郭星岩说着也闭上双眼,他进入一种空灵之境,与其其格火线交锋。

    村长死了,白发老者化作怒目金刚,他的眉角狰狞上翘仿佛炸裂,带着身边的九个人冲了上去,抬手便是以伤换死的搏杀战法。

    周烈站得笔直,徐绍游一步步走来,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下一刻同时出手。

    “铮……”这声音如同拨动琴弦,冷不防一丝纤细寒光擦着周烈的耳朵飘了过去。

    “躲开了?”徐绍游不敢相信,这丝寒光是他的杀手锏,用来击杀一个山村臭小子简直就是小材大用,可是对方竟然先知先觉般躲了过去。

    “死……”周烈的手掌印在了徐绍游的胸口,这一掌看起来没有多大威力,可是徐绍游的身体连续颤动两次,接着他就口喷鲜血倒飞出去,筋脉寸断,奄奄一息。

    “杀……”周烈看都不看徐绍游一眼,他猛然发出一声暴吼,身形强势插入到敌人之中,一双肉巴掌上下翻飞,拍到谁身上,谁就倒飞出去。

    “噗,噗,噗……”

    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四名魔盗大口吐血,把肝脏碎块都吐了出来,可见伤势有多么严重。

    “副首领,这小子好像激发气血了,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几名魔盗退后,他们这边自然有人可以收拾这个凶狠的小鬼。

    “哼,都是没用的家伙。”副首领身材魁梧,放声大笑抬步上前,白发老者想要上前阻拦,却被其他魔盗死死缠住。

    周烈没有退缩,他的眸子泛起冷光,身形微微偏转,就听“哚”的一声响,半尺长的青黑色木刺插入了他刚才站立的地方。

    “咦?邪门了,居然躲过了我的偷袭……”副首领惊疑的刹那,心脏猛然跳快半拍,耳轮中就听“啪啪”两声,迫使他的身形噔噔噔倒退。

    周烈自言自语道:“果然暗劲还不足以杀死你。”

    副首领勃然大怒,他刚想上前击杀这个可恶的臭小子,不料脑袋轰然一震,随即两根三棱军刺刺入了他的眼珠,穿入大脑。

    他在失去意识前听到一句冰冷的话语:“这回呢?还不死吗?你的罩门就在双眼之中。”

    “扑通……”

    堂堂的魔盗副首领抛尸当场,他修习金钟罩铁布衫二十年,竟然被一位少年瞬间怼死了,这是怎样的局面?

    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就算其其格也看向周烈,眸子里泛起冷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