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5章 选择
    夜凉如水,星光稀疏,大片乌云遮住月光,林中一片肃杀。

    咕咕几声鸟叫仿佛预示着不祥,骤然之间出现火光,紧接着锐利的破空声此起彼伏,偶尔还能听到惨叫声。

    战斗来得快,去得也快,林中再次安静下来。

    四长老带着几名下属走到前方,用刀尖儿挑开破麻袋,忍不住破口大骂:“奶奶的,这帮混蛋居然故布疑阵,还以为摸到了一处据点,谁知道只有四五个喽啰,其他盗匪都是草人。”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叫道:“不好,我们被包围了。”

    说时迟,刹时快,数十根钢管挂着呼啸飞来,

    当即就有十几名村民被捅了个透心儿凉,还有几名村民受了重伤。

    这等武器原本是用来对付魔盗驱使的野兽的,可是现在却成了村民的催命符。

    “嗖嗖嗖……”

    “啊,救命……”

    破空声与惨叫声混合在一起,魔盗一股脑将之前收集的钢管全部射了出来,造成了数十人的伤亡。

    紧接着听到呐喊声,凶悍的身影飞速杀到。

    数十名敌人手起刀落带飞十几颗人头,如此迅疾的袭击将村民们打得发懵,亡魂皆冒。

    终于,四长老反应过来,大声吼道:“快还击,你们愣着干什么?赶快给我还击。”

    村民们被这声吼叫惊醒,顾不得为死者悲伤,急忙拿起刀剑拼杀起来。

    林中响起刀剑碰撞声,这些盗匪个个彪悍凶猛,处于队伍最外围的村民几乎没有怎么抵御,就被他们砍翻在地。

    还好有些村民拿着劲弩,身上穿着简易铠甲,他们见到不妙赶紧就近射击,终于挡住了这些盗匪的冲击。

    四长老手持两把大刀带着心腹杀了上去,他是开元村武力第一人,能够以一己之力射杀半妖兽的猛士,等闲盗匪到了他面前一刀两断,根本就不需要第二刀。

    有了这等武力做保障,村民们总算站住阵脚,三四个人围住一名盗匪砍杀。只见血光飞溅,到处都是断臂残肢。

    直到战斗结束,十几名盗匪边战边退仓皇逃跑,也没有见到第二批盗匪过来。

    四长老看着这些喽啰的尸体皱起眉头,忽然大叫:“不好,二长老那边恐怕要遭。”

    他的判断没有错误,这边只是虚应了事,真正的战场在二长老那边。

    距此仅仅两里地,五百多名盗匪冲出来作战,他们使用毒镖,飞蝗石,先解决了一批手拿利器的村民,之后数十名异常凶狠的黑衣盗匪骑着骨瘦嶙峋的麋鹿杀了上去。

    令人感到恐怖的是,无论这些麋鹿遭到怎样可怕的攻击,没有一头中途倒下,它们的双眼泛着猩红光芒,宛如林中死神,风驰电掣般驾临,带走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这一幕太惨了,顷刻之间将村民们膨胀的信心浇得无影无踪。

    有些村民大叫一声疯狂逃命,有些村民则跪倒在地,瑟瑟发抖恳求饶命,结果刀刃从脖颈间划过,手中

    武器成了敌人的战利品。

    二长老带着家人死战,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逃命已经来不及了,两条腿肯定跑不过四条腿。

    就在战斗几乎呈一边倒的时候,黑暗中忽然响起锐利的咻咻声,那些扎堆儿的盗匪还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弩箭就钉入了他们的脑壳。

    这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盗匪在给二长老这批人重击的同时,自己也落入了包围圈,村长的孙辈带人杀了出来,林中顿时陷入混乱。

    乱了,彻底乱了,到处都是厮杀。

    也正是这个时候,徐天豹收回手中的虎牙匕首,他的面前趴伏着一具尸体。

    此人瞪大双眼,直到死亡都无法相信有人可以悄无声息潜到自己身边,那双在生死间磨砺出来的耳朵成了摆设。

    “炮灰对炮灰吗?”徐天豹望向密林深处,心想:“恐怕只有眼前这个家伙才能称作魔盗,差一点就被他察觉,不知道还有多少这种难缠的家伙。只是……他在这里做什么?仅仅是为了跟进战局的情况?”

    观察片刻,徐天豹的眉梢微微耸动,然后他将身影隐入黑暗,向着密道方向快速遁去。

    密林之中越来越凶险,等到三长老带着人杀进来,战场已经达到白热化边缘,生与死在这一刻完全不受自己掌控,只能祈祷幸运之神的眷顾。

    十分钟之后,周烈得到了情报,不过他并未立刻行动,而是一再向徐天豹询问细节,然后坐在原地想了十几秒钟。

    脑海中仿佛闪过一道亮光,他霍然起身道:“我们不去魔盗大营了,以最快速度朝着村子的方向走,天豹干掉的那个家伙只要撤退就会离开林子,没有一丁点儿回转营盘的意思,而且那些喽啰准备得太充分了,也许之前他们就要展开夜袭,发现村民跑了出来,于是将计就计,所以其其格极有可能正在攻打村子。”

    “是有这种可能!”郭星岩点了点头,接着又说:“不过这只是一种可能,只要判断错误,那么今晚这些村民就白死了,他们肯定没有勇气再做一次,所以你要考虑清楚。”

    周烈笃定的说:“不用考虑了,咱们立刻就走,如果我是其其格,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肯定已经攻上了村墙。”

    “哦?不如先派人回去看看……”白发老者和郭星岩同时望过来,觉得这孩子做事有些武断,不过这也在所难免,毕竟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

    “时间不等人,只要魔盗抓住我们的父母,我们必定交出铜雀令。所以哪怕迟了一分钟,就会输掉全盘。”

    周烈完全否决,其实他并非武断,而是对其其格的性格有所了解,这个女人不动则已,只要动了就是雷霆风暴,不会给别人一丁点儿喘息时间。

    沉寂片刻,郭星岩说话了:“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自然尊重你的选择,只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作出选择,尤其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希望你有运气赌对这次。”

    “我们走……”十六人小队没有进入密林去凑热闹,而是朝着村子方向狂奔。

    周烈并不知道,等他离开之后,空中飘起一根孔雀羽毛,上面的花纹好像眼睛闪了又闪,隐约传来笑声:“呵呵,今天晚上有好戏看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