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4章 密道
    这一天魔盗并未发起进攻,村外从早到晚都很安静。

    村里倒是热闹了一天,村民们大吃大喝,几位长老走街串巷分发武器。

    周烈去了一趟村长家,呆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村长就将村子里几个领头人找了去。

    有消息说,村长拿出了祖宗传下来的神器,今天夜里要给那些魔盗好看。

    还有消息说,村长手中握着一大笔钱,同样是老祖宗为后人准备的,曾经留下祖训,老村长的下一任村长就有资格动用这笔钱。

    夕阳西下的时候,村民们开始备战,将刀剑打磨得又快又亮。

    家家户户都在摩拳擦掌,那些有本事聚拢人气的小头目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出村子。

    傍晚时分,唐七七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她回到溶洞后朝着周烈摇了摇头。

    “村民们太小瞧魔盗了,他们肯定会吃苦头的,你确定要今晚行动吗?而且非要拉着我去。”

    周烈苦笑道:“村民们得到那些武器之后,已经听不进别人说的话,我下午特地找了几家人提醒,可是他们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有时候觉得人心怪可怕的,手握利器就能让人盲目膨胀,还好他们只需搅乱局面,自有郭叔去解决其其格。”

    “哼,你不能把宝全押在那个老鳖盖子身上,要是中间出现意外怎么办?你考虑过退路没有?”

    “村子就在这里,我的家人,胖子和天豹的家人,他们都在这里,即便我想退出又能退到哪里去?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迎战。”

    周烈忽然紧紧盯住唐七七,深吸一口气说:“之前没有退路,而现在你就是我的退路。”

    “我?”

    唐七七指着自己的鼻子叫道:“臭家伙,你未免太抬举我了吧?”

    “不是抬举,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夜里湿气重,你能聚拢湿气形成大雾,或许在关键时刻可以救命。”

    周烈握紧拳头,郑重的说:“这种无力感十分难受,时时刻刻让我感觉自己就要窒息,所以我要获得力量,打破一切束缚,不让自己白活一次。”

    “咦……”唐七七感受到一股威猛气势向外发散,心中震惊:“奇了怪了,这个家伙明明血脉驳杂,没有清晰的主脉,为什么会突然间明悟?这种气势绝非易与之辈,难道他的遭遇引发了某条血脉的共鸣?正在由隐脉转化成主脉。”

    威猛气势稍纵既逝,让唐七七松了口气,心想:“是我乱猜,应该是这个家伙太压抑,临战之前稀里糊涂发泄一下。说起来小娘真是歹命,得到几捆古书就要拼死累活的卖命,迟早被这个臭家伙卖掉还要帮他数钱。当真气人,最近的智商和情商好像一直不在线!这还是唐家年轻一代最难缠的唐七七吗?佛母啊!保佑孩儿,您还要在孩儿身上复苏呢!”

    大约晚上**点钟的时候,祖万豪和徐天豹找了过来。

    “烈哥,二长老和四长老的人已经离开村子,村长的几个孙子和三长老很沉得住气,到现在都没有动静。”

    徐天豹见面的第一句话便说清楚了村里的状况。

    “好,我们现在就行

    动。”

    周烈起身走在前面,四人离开溶洞之后,立刻有十道身影紧紧跟随。

    时间不大,徐小环和郭星岩也加入了队伍。

    队伍由十六人组成,其中那十道身影来历神秘,是村长派过来的,由四位白发苍苍老者带领,周烈在村子里从来没有见过他们。

    郭星岩侧头看了一眼,低声道:“原来如此,早年刀头舔血的盗匪吗?每个人身上都有一层煞气,从死人堆爬出来还能养老善终,真是少见。”

    这话显然是说给周烈听的,表面上平静祥和的开元村竟然是这些亡命盗匪的养老地,让四个小鬼的脑筋险些转不过弯儿来。

    为首老者和蔼笑道:“呵呵,半截脖子埋入黄土,最后还能为小辈发挥一次余热,真是说不出的畅快。”

    单看这位老者的面相,真不像刀头舔血的大盗。

    后面几个中年大汉倒是满面狰狞,眸子里带着嗜血的冰冷,看上一眼就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十六个人在夜幕中快速穿梭,时间不大来到村里的公用粮仓前。

    村长穿着一身利落的黑衣,已经独自一人站在门前很久,见到人来并未说话,仅仅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门板发出“咯吱咯吱”响声,自行向两边打了开来。

    村长率先迈步而入,带着众人绕开三座粮垛,来到一面略显粗糙的墙壁前。

    老人没有转头,沉默片刻说:“老兄弟,我把四个小的托付给你了,如果发生意外遇到不可抗因素,那就带着他们离开开元村,马匹已经送到村外的秘密据点,日后有大把机会回来重建村庄。”

    “明白,他们也是我老九的后辈。”白发老者微微一笑,慈祥得就像邻家爷爷。

    村长在墙上随手一拍,地面传出疙瘩疙瘩响声,向下裂开一条幽深通道,村子里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有一条直通村外的密道。

    白发老者闪身跳了进去,其他人连忙跟上。

    等到周烈跳下来,这才发现大家挤在一辆十分简陋的木头矿车上。

    脚下忽然一顿,木头矿车缓缓向前滑去。

    相隔片刻,矿车开始加速。

    耳边风声呼啸,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带着湿气的黑暗扑面而来。

    大约过了十分钟,矿车两边儿出现细密火花,车速一点点减慢下来,最后停在一座石台旁。

    白发老者说道:“好啦!孩子们,到地方了。这里是地下河的分支,再走三分钟,通过密道就能钻入村子外面的密林。周小子,听村长说你那里有夜视望远镜,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最适合在夜间行动了。所以还等什么?赶紧行动起来,年轻人就该活跃,把那些盗贼崽子找出来。”

    周烈冲着徐天豹使了个眼色。

    说到找路和侦察,很少有人能超过徐天豹,如今又有了夜视望远镜这等利器,那真是如虎添翼。

    今夜也给三位长老配备了夜视望远镜,就看他们那边的人马能否打草惊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