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1章 小妖女要嘘嘘
    周烈与郭星岩聊了二十分钟,觉得易早不易迟,敲定明天晚上就行动,之后他出门向溶洞行去。

    夜深人静,忽然传来一声干呕。

    塞嘴的麻布掉在了地面上,紧接着响起骂声:“姓郭的老鳖盖子,凭什么管小娘叫小妖女?还有你,到底姓郭还是姓周,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啊?”

    周烈一手拿着盛满脑花的木制大碗,一手扛着唐七七,不紧不慢地走着,随口吓唬道:“给我老实点,要是不老实,我立马把你塞到蜂巢去,让那个什么蜃龙跟你亲热亲热。”

    “小鳖盖子,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唐七七的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她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

    周烈笑道:“郭叔不知道那苍蓉灵药有你一半,否则不会这样对你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是你行得正走得端也不会搞得这么狼狈。所以呀听我一句劝,不要再小偷小摸了,你如果想要什么就直说,无论交换物品还是情报,咱们可以互通有无。”

    “大混蛋,我哪知道你有哪些宝贝?”唐七七的脸色一点点变化,忽然大叫:“快放我下来。”

    “下什么下?郭叔说了你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动弹,这是他的秘术,旁人很难解开,至少我做不到。”周烈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他边说边加快脚步。

    “呜呜呜呜呜,坏蛋,统统都是坏蛋。人家……哇哇哇,人家要上厕所嘘嘘。”唐七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把脸憋得通红,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我靠,这咋办?”周烈也傻眼了,不由得停下脚步。

    “快呀!快想办法……”此时此刻的唐七七真想一头撞死,她绝对,绝对,绝对不可以在这个大混蛋面前尿裤子。

    “还来得及吗?我这就往家跑。”

    “来……来不及了……”唐七七发誓再让她选一回,她绝对不会来开元村,这个鬼地方百分之三百与她犯冲。

    周烈爽快的说:“人有三急,尿急,屎急,屁急,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咱们小时候谁不尿裤子?有那一泡黄澄澄的大水,叫它奔流而下好了。”

    “不,我不……”唐七七灵机一动,叫道:“快,我记得这附近有一片水潭,把我带到水潭那里。”

    “龙颈潭?好……”

    周烈脚下生风,身形化作一道残影向龙颈潭移动。

    时间不大,听到流水声,龙颈潭已经近在眼前。唐七七的额头绘有紫色莲花印记,此刻这枚印记闪现红光,从周围吸来一层朦胧水汽。

    蓦地,周烈一脚踏入大雾,接着他感到肩头一轻。

    “咦?唐七七突破了郭叔的封锁,自己能动了?难道是因为龙颈潭的缘故?”

    不远处传来”扑通”一声响,雾气快速转移,仿佛白云笼住龙颈潭。

    周烈吃惊的发现,地面上散落着衣物。

    星光之下,白云一点点变淡,显露出一个小脑袋瓜来。

    “喂,唐七七你在搞什么鬼?这是上厕所还是洗澡?我急着回溶洞,你在这里慢慢洗吧!”

    “不,不要,我……我还是不能动,你等我出来。”唐七七觉得一阵畅快,尽管潭水很凉,可是与一泻千里的快感比起来,这点

    凉意根本不算什么。

    周烈来了兴致,抱起肩膀问:“唐家小妖女,刚才的云雾是怎么回事?原来你还有这种杀手锏,隐藏得好深!”

    “没良心的大坏蛋,再敢管我叫小妖女,小娘非把你这张嘴撕烂不可。”

    “哈哈哈!明明是你小偷小摸,犯了错还不准别人说。你的衣服就在我脚下,肯定藏着不少好东西,你说我是抓住机会全拿走好呢?还是发发善心给你留一件?”

    “大坏蛋你敢?就会欺负女孩子。”唐七七泪眼朦胧,想到自己心爱的东西被拿走,哭得非常伤心。

    周烈计谋得逞,笑道:“嘿嘿,不拿你的东西也行,那你说说刚才的云雾是怎么回事儿?

    “什么云雾?你一定是眼花了。”唐七七硬着嘴死不承认。

    “那好,你在这里洗澡吧!我回去了。”周烈蹲下身子拿起衣物,做出一副转身离开的样子。

    “混蛋,混蛋,大混蛋……你……你给我站住,小娘……小娘说还不行吗?”唐七七十分纠结:“姓周的大混蛋,你得发誓保密,因为除了我娘之外,谁都不知道小娘有这个本事。”

    “发誓就算了,我这个人不习惯向别人许诺,不过可以为你保密哦!”周烈灵机一动说:如果你觉得亏,我也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对于我来说也非常,非常重要,目前为止甚至连我娘都不知道,这就是交换原则。”

    “连你娘都不知道的秘密?”唐七七突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她仿佛陷入回忆,悠悠讲道:“我娘曾经为我举行过一次血祭,祭品十分稀有,那是一种生有翅膀的妖鱼,叫声如同鸳鸯。可惜我的运气不好,仅激发出轻微的控水能力。其实,也不能说是控水,只能控制水汽聚散罢了。还好这种能力不是全然无用,只要我身在水雾之中就能分化出双臂双手,趁机袭扰一下敌人还是可以做到的。”

    “血祭”这个词让周烈想到今天刚刚完成的祭祖,以及自己得到的能力。

    唐七七这次倒是很善解人意,解释说:“血祭就是在自家祖先的尸身面前献出妖兽,有一定几率获得对应妖兽的能力,不过每个人一生只能尝试一次,而且这种尝试会摧毁祖先的尸身,需要封禁尸身很长时间才能再次举行血祭,所以每个家族的血祭名额都是有限的。”

    “原来是这样!”

    周烈并没有因为稀里糊涂用掉一生只有一次的机会而感到可惜,相反他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说起来父亲姓周,母亲姓瞿,都不是正儿八经的祖家和徐家后人,只能算作外戚,能够获得这份奇异的传音本事,他心里已经十分满意。

    “好,又长了点见识,七七大小姐打算还在水里泡着吗?尿泡不会这么长吧?”

    “臭家伙,你……你的尿泡才这么长呢!”

    唐七七的脸色从脑瓜顶红到脖子根,她赶紧凝聚出一团云雾包笼自己,挣扎着上岸操控水雾双手穿衣,心中忍不住乱想:“今天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日后如果臭家伙拿这件事取笑我怎么办?不行,小娘得让他发誓,越是不轻易作出承诺的人,他的信誉越有保障。”

    周烈扛起唐七七大步离去,肩头上忽然问:“对了,你还没有说你的秘密呢!”

    “哈哈哈,我有什么秘密?你想多了。”

    “王八蛋,小鳖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