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0章 传音入密
    周烈没有想到事情变得如此复杂,小小的开元村竟然存在数个派系,想要把力量拧成一股怕是难了。

    村长的做法极为简单,那就是用村长之位钓住他们,然后四家一起竞争制造混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袭营。

    村民们不知道其其格的底细。

    因为村里刚刚得到一批犀利武器,所以正是大家信心爆棚能日天的节骨眼。

    也许他们会将出村作战当成一种骄傲的狩猎,而他们真正的身份是炮灰。

    去还是不去?这个问题摆在周烈面前。

    要是执意跟随,只要郭星岩控制不住局面,那么他们四个就不用回来了,甚至想撤回村里都不行。

    以村长的智慧和绝然,有太多办法逼迫他们,比如挟持家人,再比如放火烧村,到时候两相对峙,不走都不行。

    如果不去,事情似乎变得简单多了。可是听村长话里话外的意思,仍然会让他们四个离去,差别只在于能否带上几名家人。

    接下来,村长家的事情就和四小无关了,身后变得嘈杂起来,周烈突然觉得心灰意冷,世界与他想象的世界不一样,村子也与他想象的村子不一样。

    似乎一夜之间,身边的一切都变了模样。想一想还是原来的生活好,每天为了练习瑜伽与时间赛跑不停压榨自己,困了就睡,渴了就喝,饿了就吃,活得天真烂漫,好不快活。

    “人总是要长大的,既然我想出去闯荡,日后定当快意恩仇……”

    周烈握紧拳头,忽然间觉得自己长大了,仿佛获得了面对未来的勇气。

    他正在感慨,徐小环,祖万豪,徐天豹的脸色同时变了。

    “哥哥,你……你刚才有说话对吗?”

    “怎么了?”周烈发现三人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怪异,在门前几只火盆的映照下就像见了鬼一样。

    徐天豹想了想,点着头说:“刚才我们确实听到烈哥说话了,只是话音直接传到了脑海中,并未听到声音在周围传播,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体验。”

    “竟有这种事?”周烈摸向喉咙,觉得有些发痒。他堵住嘴巴,在心中想着一句话,可是看到三人没有任何反应。

    胖子打了个响指说:“我觉得烈哥刚才还是发出声音了,只不过那声音只往脑子里钻,所以不用堵住嘴巴,看看用喉咙发音是不是可以做到。”

    “胖子,你变聪明了,我来试一试。”周烈用喉咙咕噜着话音,不多一会儿徐小环叫道:“我听见哥哥的声音了,好像是说明早吃肉。”

    “对,对,我也听到了,有吃肉两个字。”胖子极为兴奋,因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好玩的事情。

    “真听到了?”周烈看到三人点头,顿时来了精神,尽量把声音压在喉头,开始不停尝试起来。

    他们四个边向家走边做试验,发现周烈可以驱使一种听不到的声音,哪怕隔着一栋房舍也能将话音传达到别人的脑海中。

    “奶奶的,烈哥神了!”胖子羡慕地看向周烈,认真分析道:“只要老大小心一些,熟练控制音波的走向,那么他说的话别人

    就听不到,在关键时刻最适合通知自己人阴别人了。哈哈哈,我就说跟着烈哥混准没错,这本事杠杠的,给个捕头都不换。”

    徐小环笑盈盈的跟在哥哥身边,只要是大哥长本事,她都开心。

    周烈一抬头看到自家小院,笑着说:“我家到了,别扯那些没用的,老祖宗又不是只帮我一个,你们回去好好琢磨琢磨,看看自己长了哪些本事?明天晚上就出村,既然其其格找咱们的别扭,总得还她点颜色看看,不能总是被动挨打,你们说是不是?”

    “是,保证做好战斗准备。”胖子欢欢喜喜的回答,他非常想知道自己长了哪些本事。

    四人分开,各回各家。

    周烈和徐小环进院发现娘还没睡,郭星岩的房间也亮着灯。

    “这都快到后半夜了,你们怎么才回来?让娘担心了半天,有没有吃晚饭?”瞿氏一脸的关切。

    “娘,我们在村长家吃过了。”小环上前陪着娘说话,周烈则走入郭星岩的房间,想要谈论一下明晚的行动,谁知刚进屋就看到唐七七躺在地面上。

    她的身体僵直无法动弹,嘴上塞着一块破麻布。乍然看到周烈回来,瞪大眼睛呜呜直叫。

    “郭叔,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妖女不老实,总想在你家里翻箱子倒柜,所以我把她给定住了。”

    “呜呜呜,你……污蔑……呜……”

    周烈蹲了下来,摇着头叹道:“卿本佳人,奈何为贼?你害怕溶洞里有机关,所以跑到我家来翻东西。唉!你说说你这种小偷小摸习惯从哪学来的?问题是做贼做不好,还被当场拿住了。按照我们开元村的习俗,这种女人是要浸猪笼的。”

    “混蛋,呜呜混蛋,呸呸,好臭臭……”唐七七的一双大眼睛快要滴出泪水来,谁知有人补刀。

    “周烈,你千万不要被这种小妖女的楚楚可怜所迷惑,唐家盛产妖女,她们之中有人滥情,有人专情。”

    “专情?专情不是好事儿吗?”周烈觉得奇怪。

    “哼,只要妖女的男人在路上看了别的女人一眼,那么那个女人就算活到头了,她们就是这样专情的,而且还有很多奇葩的存在。”

    郭星岩神色冷冽的说:“女人装成男人调戏女人,女人装成男人调戏男人,忽男忽女,喜男喜女也就罢了。最为恶毒的是,唐家只要女人,如果有妖女产下男婴,会将自己的孩子在满月前炼成药人。好在这个妖女年纪尚幼,还没有受到那些不堪想象的习气污染,而且她是你的客人,所以我没有杀她。”

    周烈听得不寒而栗,唐七七就是来自这种家族吗?想一想都觉得瘆得慌。如果全家人都是疯子,那么只是染上一些小偷小摸的习气,似乎可以接受。

    “呜呜呜呜……放……屁……”

    “郭叔放心,等会我把这个小妖女扛到溶洞去,省得晚上你睡不好觉。”

    听到周烈说自己是小妖女,唐七七觉得心里特别委屈,她再也忍受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啥?再哭把你浸猪笼。”这句话果然好使,唐七七发誓要挠花这个家伙的脸,绝不轻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