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8章 祭祖
    周烈花了半个小时,将十几口大缸搬运到机关密室,不等他喘口气,就见妹妹小环还有祖万豪和徐天豹走了进来。

    “烈哥,两日不见,小弟甚是想念。”胖子嘿嘿笑着打量机关密室,只见地方不大,头顶上青烟缭绕,墙壁上布满各种暗黑色齿轮和数十根金属插销,每当插销缓慢下沉半寸,大半齿轮就会转动半圈。

    “哥,是村长派人把我们叫来的。”徐小环也在打量这间机关密室,想不到村里还有这种地方,从村长家一点点倾斜走过来,应该已经深入地下。

    徐天豹紧走几步对周烈说:“这两天我和胖子没有露面,是因为接受家里的训练,原来我们两家传下来一些东西,虽说从小就在接触,却一直没有串联起来。铜雀令让家人兴奋得两宿没睡觉,好像我们误打误撞闯入了了不起的神秘世界。”

    “是很了不起。”周烈点头道:“回过头来看以前,咱们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完全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么凶险。就拿其其格来说,如果她率领魔盗闯入村子,只需一刀就能把之前的我劈成两半。而那些拥有强大力量的修士,也只需一刀就能砍死其其格。”

    胖子听得直咧嘴:“哎呀我说老大,不要长他人气焰灭自己威风,咱哥仨日后肯定不比他们差。”

    这时,传来笑声:“哈哈哈,万豪说的好,你们四个孩子的成就不可限量,开元村期盼了几百年的机遇不会轻易葬送在魔盗手中。”

    随着话音,村长走了进来。

    原本干巴巴的小老头,此时此刻却显得高大起来,只见他足蹬云纹青靴,身披红毛大氅,头戴日月铜冠,手中拿着一把银色斧头。

    “村长,您来了。”

    四小急忙上前见礼,心中不免觉得奇怪,因为村长穿着每年祭拜祖先时穿的衣服,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他拿着这把好看的银色斧头。

    斧柄上绘有大篆,斧身镂空布满花纹,斧刃上带着一抹纤细且令人惊艳的鲜红色。

    村长看向四小,笑得合不拢嘴,他点着头自顾自的说:“是时候了,祖宗保佑,送来这么多昏鸦,也许有机会打开咱们开元村的真正祖祠。”

    忽然,村长挥舞手中的银色斧头。

    离奇的一幕出现了,盛放昏鸦血的大缸嗡嗡震动,瞬息之间腾起十几条血蟒。它们相互交缠冲向斧头,在一阵奇异的噗呲声中剧烈蒸发。

    此刻,红色雾气蒸腾而起,与飘浮在头顶上的青烟不停碰撞缠绕,仿佛两头猛兽正在搏杀。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青烟红雾首尾相连盘旋起来,而且盘旋速度越来越快。某一刻它们骤然收缩形成两米宽的青红太极圆盘,向上印入顶壁。

    村长抬头看去,摇了摇头说:“这昏鸦血的数量虽多,质量却不咋地,你们四个继续从外面搬大缸进来,让这青红太极尽量膨胀。等会我将这柄银色斧头插入墙壁,你们见到斧柄什么时候完全沉入,才算勉强达到要求。”

    “是!”周烈四人的好奇心

    被眼前的情景勾了起来,他们赶紧出去搬运大缸。

    村长将银色斧头插入正对面的墙壁,当他见到斧柄仅仅没入墙壁四分之一,心中有些泄气。不过他并未表现出来,仍然挺起胸膛,看着四个小家伙忙碌。

    就这样过去两个小时,散落在开元村各处的昏鸦尸体被村民们运送到村长家院外。

    渐渐的,大车上已经没有脑袋可剁。

    当最后半缸血送入密室之后,缸中的粘稠血液立刻蒸发形成红雾,并且向上融入青红太极。

    经过两个小时的辛劳,印入顶壁的青红太极达到四米宽,表面生出一层薄薄的血膜。

    周烈四人看向老村长身边,只见斧柄还有最后一小截尚未没入墙壁,不由得傻眼。

    村长并未气馁,反而露出笑容说:“还算不错,比我预计的情况好上不少,你们赶紧把这些碍事的大缸运出去,好方便我们接下来施展。”

    “好!”周烈四个并未多想,赶紧把空缸摞在一起,来来回回搬运。

    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四人最后回到密室,看到血光再次蒸腾,村长竟然斩下了自己的左臂。

    “您老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周烈大惊失色,只见村长的面色异常苍白。

    老人颤抖着身躯,缓缓咧开嘴角说:“不碍事儿,老头看过很多残酷的战场,掉一条手臂又算啥?你们记住,只有浸染足够的鲜血才能祭祖。从复古历元年开始,华夏子民一直在血路上前进,从未离开过。”

    “轰……”印入顶壁的青红太极发出轰鸣,紧接着视野向外飞速展开,二十米,三十米,四十米,眼前出现一座恢弘的红色庙堂,两尊高大身影端坐在殿堂之上。

    蓦地,好像有目光扫来,四人同时觉得身体一僵。

    村长朝着庙堂跪拜下去,口中念念有词:“煌煌吾祖,赫赫功德。开元之恩,刻骨铭心。天鸦精血,致祭灵位。祈求先祖,荫垂子孙。凝聚族力,光耀门楣……”

    周围变得昏红,上方有四点光芒陡然垂落,周烈感觉自己的骨骼就像被虎狼撕开了一样,忍不住痛苦发出吼叫。

    胖子和徐天豹也没有好到哪去,他们的身上燃起一层诡异的熊熊血焰,差点直接晕过去。

    只有徐小环要好一些,身上没有产生异状,不过她的双手变得格外模糊,就像失去了双臂一样。

    老村长叫道:“坚持住,孩子们,昏鸦拥有天鸦血脉,传说那是一种强大妖兽,运用这种仪式可以让你们得到一份自保能力。”

    周烈已经平静下来,他正在深深呼吸,感觉浑身气血仿佛要燃爆一般。脑海中呈现出骨骼和内脏,画面随着血管一点点扩展,看上去越来越真实。

    不知道过去多久,密室之中恢复了平静。

    那青红太极和红色庙堂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只有四个人的剧烈喘息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