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章 不受束缚
    小屋不大,眼下成了学堂,在周烈面前徐徐展开一扇通往五彩缤纷世界的大门。

    郭星岩讲解道:“等你确定自身祖灵的来历,这九品神思境界就算修成了。”

    “接下来进入八品养灵期,顾名思义祖先有灵,你要适应在识海中存续一道光影,祂代表祖先的意志和精神。”

    “说到这里,我要提醒你一句,知识既力量。修士对知识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修士与修士,豪门与权贵,有时候会因为一本秘籍展开战争,所以在你成长起来之前,千万不要参与进去。”

    “七百年来,今人与祖先共同创造了这个世界,你现在还无法想象其中的才智有多么卓越。”

    “记住,养灵期的重点在于一个养字,要有毅力和耐心。当你无数次与祖灵对话,发现对方的思路越来越清晰,意味着成功。接下来无论战斗,还是思考,你会发现祖灵可以给你提供许多帮助。”

    “周烈,如果有一天你修至养灵期巅峰,千万不要大意。这条路并非一帆风顺,而是充满了无法预料的艰险,养灵期晋升附体期对于有些人来说就是一道鬼门关。”

    ”我见过朋友在短短一夜之间性情大变,屠杀自己满门。也见过敌人改邪归正,通过了铁鹰锐士的考验成为战友,自残和发疯的例子多如牛毛。”

    “在此期间就体现出身在豪门世家或加入组织的好处来了,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那些世家和组织有着大量手段帮助子弟平抑心绪,以防走火入魔。”

    “我本人正处于附体期,也经历过无法描述的凶险,不过这种凶险因人而异,所以我无法给你提供较为详细的经验。”

    “至于附体期之上的并肩期,又叫离体期,我正在摸索之中,尚未找到明确方向……”

    这时,郭星岩顿住话语,沉默片刻叹道:“其其格的背后是怯薛军,所以到了危机关头,她可以召唤怯薛军的萨满。这个萨满就是六品并肩期修士,不要看我与对方只差着一品,却是天壤之别。那老鬼还不是真身前来,只是使用祭品强行驾临就杀得我方全军覆没。如果再来一次,哪怕我有心与祭品同归于尽,结果如何也不好说。”

    周烈捏紧拳头,只要再等几天,郭星岩就能恢复过来,可是即便这样,难道也不行吗?

    “求人不如求己,无论到什么时候,你都需要记住这一点。我刚才说了,那个老鬼只是使用祭品强行驾临。这种状态对于他来说绝非易事,肯定要付出代价。所以他不会随时接受召唤,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如果你能组织村民杀出村,最好在夜色掩护下接近魔盗大营,只要出其不意突破进去,我不会给敌人翻盘时间的。”

    听到这话,周烈激动不已,觉得自己好笨。

    “对啊!杀出去,制造混乱,迷惑敌人,骤然袭营。”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既然不想被人欺负,那就只能变得比盗匪更凶恶。”

    “我始终把自己限定在开元村的条条框框中,只想着被动防御,却从未想过跳出去给敌人好看。失败,真失败,真正的强者怎么会画地为牢把自己束缚住?应该更加主动……”
    r />

    瞬息之间,在周烈身上产生了转变,这是一种来自信念的明悟,使他仿佛脱胎换骨迸发出不一样的光彩。

    “郭叔,你好好休息,我出去找村长合计合计。”周烈行礼表示感激,之后转身离开小屋。

    他到灶台上拿了点吃的,边吃边向村长家走去,在路上刚好看到老马家的牛车。

    “周家小子去哪儿啊?”马老三坐在牛车上问话。

    “啊!马三哥,我去村长家。”

    “哈哈哈,正好顺路,臭小子上来吧!”

    周烈欢叫一声攀上牛车,看到车上尽是昏鸦和狼蜂,忍不住问:“三哥,你拉着这么多昏鸦尸体去村长家做啥?”

    马老三抱怨道:“谁说不是呢?要我说把这些昏鸦狼蜂堆起来烧掉就行了,可是村长偏偏让我们运到他家。我估摸着啊得来来回回运送四趟,到天黑都闲不下来。”

    “原来是村长要,那肯定有用,不会让三哥白跑的。”周烈呵呵笑着抢过长鞭说:“三哥先眯会,我看你那眼皮直打架,这段路熟的很,我帮你把车赶过去。”

    “好,这两天忙得连轴转,哈……感觉比骡子还累……”马老三往后一靠,不多一会儿就打起呼噜来。

    周烈边赶车边想对策,觉得想要说服村长应该不难,难的是选谁出去和什么时候出村。

    “必须把握好节奏,如果能顺利解决其其格这个天大隐患,我就有时间学习八卦掌,练习泰斗剑了。对了,还要收集镜子琢磨精神分裂,再想办法解决蜂巢中的大家伙,曹哥还要我多读书。天啊!看来不吃半妖兽的脑袋是不行了。”

    怀着纠结的心情,周烈一路赶着牛车来到村长家,就见院外乱乱糟糟,牛嘶马鸣,已经停着十几辆大车。

    车上全是昏鸦和狼蜂的尸体,只见十几名大汉手持砍刀,将昏鸦的脑袋用力剁下来,遇到狼蜂就削其翅膀。

    好多半大孩子来来往往,负责运送脑袋和翅膀,数十名村妇聚在一旁,拾起昏鸦的身子给它们放血。

    血腥气四溢,放在院外的几十口大缸已经填满十口,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脚下飘起丝丝阴冷。

    周烈叮嘱村妇们最后处理这辆车,让马老三多睡会,然后他下车走入村长家的院子。

    进了院子一看,嚯,他从镇子上买来的三匹马都在,再加上唐七七的老马,四匹宝马并排站在马槽前,正低着头“喀吧喀吧”吃东西。

    走近才发现,这四匹马正在嚼吃狼蜂的翅膀,孩子们不停添加,它们就不停的吃,这幅画面让人觉得古怪。

    堂屋传出话音:“周烈,你来得正好,省得我派人去找,将院外那些盛血的大缸搬入密室。你多辛苦几趟,我不想别人知道密室所在。”

    “村长,那些昏鸦血有啥用?”周烈十分好奇,至于搬运几只大缸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呵呵,是好事儿,你到时候就知道了。”想不到村长笑呵呵卖起关子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