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0章 那一脚的偏差
    郭星岩快速扫视左右,没有发现敌人,只有一个村妇和一名少年,看来自己是被好心人救了。

    随后,他的心神为之一松,再次昏死过去。

    周烈等了好一会,看对方没有反应,拿起软布继续清理伤处。

    整整换了十盆水,这人才算有了点模样,不过大片肌肤损毁,很多地方开始流脓。

    “小烈,这个人果真没死,娘去找伶医。”瞿氏将散乱的头发盘起来,摸出一个银币就想出门。

    “等等,娘。”周烈叫住了瞿氏,然后从怀中拿出笔记仔细寻找起来。

    “那老伶医连自己的咳嗽都治不好,指望他治疗这样沉重的伤势,还不如指望这本笔记呢!”

    “不妙啊!伤势异常棘手,诸如紫墟草这样的药物只能有限缓解伤势,把老伶医叫来只能添乱。”

    “唯一有些疗效的东西在唐七七手中,那是一只半黑半紫的八品灵芝,问题在于不到绝境,她才不会拿出这件宝贝来!”

    周烈看得直心冷,心想:“唐七七可不是善茬子,笔记上重点提示,要我多注意这个腹黑小萝莉,这是曹哥分析得到的结果。”

    “唐七七,其其格,萨满,郭星岩,开元村……”

    “几方的争执点在铜雀令上面,郭星岩调查到其其格身负命令而来,她要借助众多铜雀令颠覆海禁结界搅乱东海诸省。因此无论付出多大代价,她都不会退去。另外就算交出铜雀令,为了取代我们渗透烽火台,她必定疯狂屠村封锁消息,所以这根本就是不死不休之局。”

    “该如何破局?曹哥总结那个萨满老怪物就是超人,无论什么样的陷阱和武器对他都不起作用,随便一声戾啸就能震死一半村民,想同归于尽都不可能。”

    “还有其其格,她也是个狠角色,村子这边想要灭掉魔盗团伙,要历经颇多凶险……”

    周烈今年只有十五岁,正想张开手臂拥抱世界,谁知上天和他开了个天大玩笑。

    按照笔记上曹宏斌的话来说,这绝对是地狱级的开启模式。

    除非弄到大量炸弹送到七百年后,可是所有热武器都有保质期,十年或许没问题,七百年肯定玩完,基本不用考虑。

    这个时代,人类在灾难中前进,已经树立起独特的晋升谱系,非常注重个体战力。

    瞿氏有些好奇的看向儿子,这小子捧着一本黑皮书嘟嘟囔囔,难道这是本医书?

    “娘,你去伶医那买点绷带和伤药回来。对了,小环和小宁去哪了?”

    “娘这就去,你妹妹到狼蜂崖脚下看热闹去了,听说村里挖出来的武器是你发现的?”

    “是我发现的,大家武装起来才有底气迎战魔盗。”周烈继续专注于笔记,对其他事提不起兴趣。

    瞿氏走了之后,小胖墩从屋里爬出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郭星岩,问周烈:“哥,这个人快死了吗?”

    “嘿哟,我这耳朵是不是出毛病了?好几年没有听你小子管我叫哥了。”

    “那是爹说的,他说你不是我哥,这个家迟早是我的,我才是这个家的老大,管你叫哥跌份。”

    周烈气得抬手要打,吓得小胖墩大叫:“哥,我知道错了,娘昨天一边流眼泪一边说,爹在外面给我找了个后娘,他们再生一个儿子就把我赶出去。你还能住溶洞守祖祠,我连溶洞都没得住。今天下午,那个后娘雇了一辆大车把爹接走了,我看到娘偷偷数了好多银币给那个后娘的弟弟,娘告诉那个人一定要照顾好爹,毕竟有那么多年的情意。”

    “唉……”

    周烈叹了口气,把小胖墩搂过来说:“娘心地善良,可是她有底线,那个底线就是我们四兄妹,尤其是你!所以哪怕把自己和女儿卖掉,还能忍气吞声,可是连你都想卖掉,那就忍无可忍了。怪就只能怪徐正霖的心是歪的,眼里没有骨肉只有他自己。”

    “呜呜呜……”小胖墩大哭起来。

    “男子汉大丈夫哭个屁?”

    周烈给了弟弟一巴掌,指向躺在地面上的郭星岩说:“看看他,英雄好汉流尽一腔热血,却绝对不会流泪。你今年已经九岁了,要挺起胸膛当半个家,不能再当自己是小孩子。”

    “我,我……”

    小胖墩站直身体,他想做英雄好汉,只是双眼忍不住瞟向地面,觉得做英雄好汉忒惨了,随口说道:“哥,要是有狼蜂蜜就好了,六子上次烧伤,他娘给他抹了点,第二天全好了。”

    “狼蜂蜜可以治烧伤?”

    周烈微微皱眉,因为笔记中没提这茬,如果有用,曹哥不会错过的。

    “肯定能治,六子说他娘运气好,捡到一只死掉的狼蜂,恰好发现蜜汁可以治烧伤。”小胖墩如实说道。

    周烈站起身来,自言自语道:“不对,笔记好像出现偏差了,从哪里开始变得不一样的?找一找,肯定能找到……”

    他翻找起来,过了五分钟,终于有所发现。

    “曹哥在第六次时间线提了一嘴,说最后徐正霖与廖寡妇躲入溶洞,看到了手机……”

    “没有瘫痪,问题出在徐正霖身上。”

    “假设娘踢出的那一脚没有那么巧让他瘫痪,那么今天我忙着救郭星岩,小弟很有可能被徐正霖带走,正等着我拿钱到廖寡妇家把人买回来,所以出现了偏差。”

    “狼蜂蜜可以治疗烧伤,不管有没有用,总得试试。”

    周烈琢磨起来:“明天早上会有大量昏鸦过来,我还没有通知村长。狼蜂为了守护领空,肯定会派出工蜂与昏鸦疯狂厮杀,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攀上狼蜂崖采蜜……”

    瞿氏回来不久,小环和小宁捧着好多吃的回来了。

    有腊肉,鲜肉,咸鸭蛋,蘑菇,木耳,门外还有一辆大车,上面堆放着白面玉米。

    村里挨家挨户发了钢刀铁剑,大家知道这是周烈的功劳,加上村长和三长老有意维护,说谁家表示表示就给发盾牌,所以村民们热情得过分,把小环和小宁狠狠夸赞了一番,要不是村墙那边变得紧张,肯定留姐妹俩吃饭。

    瞿氏看到这么多吃的,脸上乐开了花,转过头来对小胖墩说:“我们得多挖几个地窖。”

    “呜呜呜,娘要累死我……”小胖墩大哭,他怕娘怕惨了,再也不敢调皮捣蛋不认大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