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9章 郭星岩
    周烈专心研究笔记。

    “今天夜里魔盗会发动大量野兽冲击村墙,甚至还有两头不入品妖兽,曹哥准备的钢管就是为了对付这些东西。明天早上更加壮观,会有无边无际的昏鸦扫荡开元村。”

    “不能仅仅依靠狼蜂,要把弩箭分发下去,以期消灭这场灾难。”

    “野兽无用,其其格就该考虑派手下上阵了。”

    “魔盗的总人数……第八次时间线记录的数字为七百二十六人,其中有五百喽啰,主体人员二百冒头,核心成员不到三十个。”

    “此外,魔盗团伙最危险的人物不是其其格,而是她通过某种仪式召来的萨满老怪物。所以哪怕战胜整个魔盗团伙和其其格,最后仍有一道迈不过去的关卡。”

    “我不能抛下家人和朋友自己逃命,究竟怎样才能冲破命运的枷锁呢?”

    周烈忽然听到声音,心中不由得一动:“来了。”

    起初是沙沙声,接着传来难听的鸟叫声,不多一会儿听到脚步声。

    他慢慢收好笔记,不为外界的声音所影响,而是抬起手腕看向手表,就是曹哥送来确定两边时间是否同步的那块机械表。

    两边的时间并不一致,时快时慢,不过变快与变慢的总量大体上持平。这里面也许蕴藏着巨大秘密,可是眼下没工夫想这些,先渡过生死危机再说。

    五分钟后,沙沙声和鸟叫声同时消失,就听一道尖细话音传来。

    “我说你们两个不用这样小心吧?横竖只是一些没有见过世面的村民,镇子上那三家根本不在意区区村民的死活。老大也是的,总拿自己当正规军,每次行动之前都严防死守,让我们巡逻来巡逻去,结果摊上你们这两个胆小鬼,每走一段路都要墨迹半天,有巡逻的工夫还不如把兄弟们聚在一起练练拳。”

    “夜枭,你的话太多了。干我们这一行,只有小心再小心才能活得长久。”

    “少啰嗦,赶紧走吧!”

    脚步声逐渐远去,然而周烈没有一点动地方的意思。

    直到三分钟之后,传来一阵细微的沙沙声,盘桓片刻这才真正离开。

    “哼,这些魔盗个顶个儿的狡诈,不能有丝毫大意。”

    直到此刻,周烈才从岩石下面爬上去,他十分小心的环视一周,没有看到半个人影,赶紧向密林深处钻去。

    接下来,他按照笔记上的路线来回绕圈穿插,终于在半个小时后来到一处战场。

    地面上布满灰烬,空中弥漫着烧焦味,远处好多大树遭到腰斩,还有一些大树被连根拔起。

    “就是这里,第六次时间线我带着村民逃跑,其实是其其格故意放水,暗中率领手下埋伏起来等着一举歼灭我们,幸好铁鹰锐士郭星岩从灰烬中冲出来,这才避免了村民全军覆没,争取到一点时间退回村子……”

    周烈找到一棵烧成四段的大树,赶紧向东迈开大步丈量距离。

    “五步,十步,十五步……就是这里,七十八步……”

    灰烬中躺着一段焦炭,这就是郭星岩,不仔细看都看不出人形。他的伤势极重,重到命悬一线,必须有人帮他恢复,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刻发挥重要作用。

    &n

    bsp;   周烈蹲下身子,慢慢撬开郭星岩的牙关,然后他取出两棵紫色小草。

    这两棵小草正是用来疗伤的紫墟草,铜雀殿所得。

    将它们用力捏成汁液滴入口中,虽说对这种沉重伤势起不到多大作用,却可以让伤者好过些,不至于搬动他时搞得伤势恶化。

    周烈转过身去将郭星岩背了起来,然后深吸一口气以最快速度撤离此地。

    这一路走得非常顺畅,没有遇到任何危险。直到抬头看见村墙,他这心里总算一块大石头落地。

    马老二正急得团团转,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村民们从狼蜂崖脚下起出来大批精良武器,这还不算可以当做武器,多到数不过来的钢管。要是放在平常肯定要祭祀祖先,举办村庆。

    村里彻底轰动了,大家从来不知道自己就在一座武备库房上过日子,而且还过了那么多年。

    问题是发现库房的臭小子跑到村外去了,村长派人来找周烈,正讨论如何奖励这个小活祖宗呢!

    马老二支支吾吾搪塞过去,觉得这里面不对劲,如果村长和长老真的让这小子出去侦察敌情,又何必急着派人来找?就算他再糊涂也意识到不妙。

    就在这时,距离村墙一百米的地方传来呼哨,村墙上数名守卫望过去,马老二急忙大叫:“自己人,不要攻击。”

    小祖宗总算回来了,只是背上怎么背着一个人?不看还好些,看上一眼就觉得慎得慌,这应该是一具烧焦的尸体吧?

    周烈顺着绳梯向上爬,不等他登上村墙就扯开嗓子叫开了:“二哥快去敲钟,魔盗驱赶了大量野兽,好像里面还有妖兽,再有一个多小时就会攻过来。”

    “你说什么?妖……妖兽?”

    马老二的声音直发抖,旁边有人比他反应迅速,急忙跑过去敲响警钟。

    不多一会儿,整个村子到处都是钟声,传达着村墙上的消息,人员开始集结。

    周烈松了口气,只要做足准备,今天晚上和明天早上应该不难挨过去。

    他急忙背着郭星岩向村中狂奔,打算把这个重伤号安排到家里疗养。

    等到冲入自家院子,周烈看了一眼乐得够呛,小胖墩脏得跟泥猪似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和汗水,看样子娘是铁了心要收拾这个调皮鬼。

    “二妹和三妹呢?”

    瞿氏放下手边活计,看向儿子背回来的黑炭,神情错愕不敢上前。

    小胖墩吓得大叫一声,跑回屋子躲了起来。

    “娘,快点打水,要温水和软布,这个人是我从村外救回来的。”周烈没看到妹妹小环和小宁,不能临时抓壮丁了,所以只能自己来。

    “人伤得这样重还能活着吗?”瞿氏回过神来,赶紧去厨房打水。

    周烈将郭星岩平放到地面上,仔细检查后才知道情况有多棘手。

    这人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双脚扭曲变形,双耳已经不复存在,手指断了五六根,胯下那物也伤得极厉害,内脏肯定受了重创。

    很快,瞿氏端着水盆走过来,她与儿子一起清理伤患。不料周烈的手突然被郭星岩抓住,耳边响起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