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8章 出村
    “村长,村长在家吗?”声音从门外一路飚到院里。

    很少露面的二长老就在村长家,他是一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老汉,见到周烈气喘吁吁的跑进来,笑道:“小烈,有什么紧要的事吗?村长和三长老去村墙了,你小子不声不响做下如此大事,还有小环,万豪,天豹,你们四个小娃娃都是好样的,村里正想着如何表彰你们呢!”

    “啊!去村墙了……”周烈急忙说:“您老赶紧集结村民去狼蜂崖脚下,今天早上我锻炼的时候,发现那边的地面忽然向下塌陷,所以就找来锹镐向下挖,结果挖出一些了不得的东西,对村子一定有帮助。”

    说完,周烈闪身就跑,气得二长老直跺脚:“嘿,这个毛毛躁躁的小子,你倒是说清楚究竟发现了什么?啥事那么急?”

    不急不行,眼见就要到下午三点了,他必须离开村子去北方密林救一个人。虽然不知道铁鹰锐士是什么?但是曹哥将这个人记录在笔记第一页,说明至关重要。

    平常要走半个小时的路,现在狂奔五六分钟竟然就到了。

    周烈登上村墙,很快见到了村长,他重复了一遍刚才对二长老说的话,然后就坐在旁边喘息起来。

    村长背着手问:“小烈你倒是说清楚,究竟挖出了什么东西?”

    “武器,好多武器,多到看上一眼就会觉得头皮发麻。装武器的铁皮屋太大了,我挤进去扫了几眼,怕深处有危险所以急忙赶过来通报,那里挨着祖祠,不会是祖宗显灵保佑咱们吧?”周烈挥舞手臂激动的说。

    眼下他要顺着村墙往外溜,自然不想村长和三长老留在此地。毕竟时间不等人,谁知道晚上几分钟会不会横生枝节?

    “武器?什么样的武器?”村长和三长老大感兴趣,他们在村子里生活了大半辈子,从未想过狼蜂崖下面还埋着东西。不过想一想又觉得极有可能,因为村民们很少跑到狼蜂的眼皮子底下去活动,所以多年过去并未发现端倪。

    “我说不清楚,因为数量实在太大了,您二老赶紧去,要是村民哄抢起来那就糟了。”

    “哼,老夫看他们谁敢?”三长老板起面容走向墙梯,他忽然回头说道:“既然东西是周烈发现的,肯定要占一份。”

    之前,他与周烈有矛盾,不过觉得自己出于一片公心并未放在心上。真正让他感到气愤的是,苦心传授徐绍游拳掌,可是这小子对村子毫无感恩戴德之心,竟然与盗匪勾结出卖开元村盼了数百年的苗裔。

    对方明明知道铜雀令对村子有多么重要,还敢这样做那就是不讲一点情面,也意味着他临老瞎了眼,竟然把一个外人当亲人,现在自作自受。

    既然错了,那就加以改正,将重心偏向周烈几个小家伙。若说一心为了村子,他三长老自认第二,村长都排不到第一位。

    老村长磕打着烟斗说:“老夯货,我得跟过去看看,不要做得太过火发生冲突。”

    转眼间,三长老和村长离开村墙,

    周烈不由得松了口气,他歇息片刻朝着十米外的守卫叫道:“是马家二哥吗?赶快过来帮忙放绳梯,村长和三长老让我去村外侦查那些盗匪的动向。”

    马老二走了过来,有些疑惑的说:“你刚才和村长说话,说的好像不是出村侦查,应该与武器和狼蜂崖有关,小孩子家家可不要瞎胡闹。”

    周烈抹了把脸上的汗水,笑道:“呵呵,二哥的耳朵真灵,不过那是两件事儿,三长老特意交代我出村之后小心行事,说话声音比较小,也就两句话带过,没什么紧要的。”

    如果徐小环在场就会发现哥哥笑得有些狡猾,完全不同于往日的憨厚老实,骨子里正在快速发生转变。

    这也是形势所逼,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学会变通。另外,他要是傻憨厚傻老实,就不会以十岁之龄毅然离家住进存放大量棺材和骨灰罐的祖祠溶洞了,这证明他拥有与生俱来的决断力。

    马老二显然被忽悠住了,因为他看出来村长和三长老对这小子的态度不同寻常,想不通只能归结为二老要重用周烈。只是这个时候出去也太危险了,平时成年人出村还要结伴而行呢!他一个小鬼……

    “哎呀!时间不等人,我快去快回,听说那些盗匪把附近的昏鸦清理干净了,只要小心谨慎一些,比平常还要安全!”

    马老二不是聪明人,他想不到太细致的地方,点头说:“好,你跟我来,墙上只有几个地方能搭绳梯下去。”

    周烈总算如愿以偿,在马老二的引导下,顺着绳梯从村墙上爬了下去。

    出村之后,自然不会走大路。

    他简单辨认了一下方向扎入林中,施展开八卦掌的走桩功夫,腰眼向下化作残影。迎面而来的大树好像自行让开,就以这种神乎其技的速度突突前进。

    花了十五分钟,前面出现一块巨石。

    周烈急忙手脚并用爬过去,小心翼翼躲在巨石北边的凹陷处,然后拿出那本**认真翻看起来,就见第二页描绘着路线图,和这一路上可能遇到的危险。

    “第一处危险就在这块巨石附近,三个身手不弱的魔盗巡逻时打这里经过。”

    “原来每次我都死在溶洞中,差别只在于抗争过程持续了多久,以及是谁把我干掉的。”

    周烈的脸上露出苦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村子失陷以后,无处可跑的村民只能躲入溶洞,我肯定会与小环和娘在一起,不会一个人逃跑的。”

    ”第一次死亡,所有村民包括我被毒烟毒死。”

    “第二次虽然大家齐心协力堵住毒烟,却挡不住魔盗突进,而我死在徐绍游手中。这家伙满肚子怨恨,已经加入魔盗做了侩子手。”

    “第三次,曹哥开始疯狂搜集武器送过来救我,可是其其格亲自出手。这个女人年纪不大,骑着一头称作噬金兽的大熊。曹哥说那头熊是国宝来着,旧时代称作熊猫。就是这个骑熊猫的女人,干掉了我五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