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章 无敌time
    今天发生了许多事儿,买马,买书,被徐绍游出卖与两个盗匪喽啰干了一架。又历尽艰险突破魔盗的封锁回到村子,见了村长说明情况。

    仅仅一个上午就经历如此多波折,本以为回来之后可以好好歇歇,结果整个下午都不得安生。

    直到日落西山,周烈把村里的老伶医和左邻右舍送走,这家里才算清静下来。

    今天他深刻体会到“为母则刚”四个字,也不知道娘那一脚有多气恼,徐正霖醒过来之后只能眨巴眼睛,嘴里啊啊叫上几声,不到三十五岁的男人成了瘫子,丢妻弃子这个现世报来得也太快了。

    此外,娘对廖寡妇这件事耿耿于怀,她已经叫人递话过去,愿意把家里的地送出去,请廖寡妇照顾徐正霖。

    按照娘亲的话来说:“这个薄情寡义的男人不是喜欢与那个骚娘们在一起吗?那好,老娘吃糠咽菜成全你们,争的就是一口气。”

    儿子赚来的钱自然要花在刀刃上,哪怕周烈拍着胸脯保证以后不缺钱,可是瞿氏仍然坚持维持家里一穷二白的模样,说等熬过白雾之年再慢慢改变。

    作为母亲,得知白雾之年即将到来,她不停叮嘱自己的孩子。年轻一代没有经历过白雾之年,不知道白雾之年有多可怕。为了一口吃的,妯娌之间捅刀子都不稀奇,更何况同村之人?

    开元村也曾发生过残杀,只是不像其他村子那么惨罢了。要不是实在没有吃的,周烈的亲爹也不会走出村子碰运气。

    瞿氏的念头十分朴素,她不要眼前富贵,只愿儿女平安。在这个残酷的时代连自家男人都信不过,那么她只能自力更生。

    周烈太累了,他没有回溶洞,就在院子里铺开席子呼呼大睡。自从他习练瑜伽之后,每天要保证优质睡眠,第二天才有精力做想做的事。

    这一夜静悄悄,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然而有些人的命运正在急速转变。

    魔盗大帐的地图上圈出一处所在,徐绍游跪在帐外,火光映亮他的面容。

    原本还算俊秀的脸庞正在向下滴血,左眼上的伤口腾起绿色毒烟,意味着他这辈子都难以治好伤疤,而且每到阴雨天就会痛入骨髓。

    五十里外的密林中,三名铁鹰锐士抚胸而立,他们将半具残躯沉入地面,脸上带着无尽的悲伤念诵道:“铁鹰折翼,日月恸哭,锐士长眠,永佑山河!!!”

    残躯逐渐融入大地,再也看不到一丝痕迹。

    忽然,林中传来怪笑:“桀桀桀,你们这些孤魂野鬼真是不讨喜,整整一天都在死缠烂打。不过也好,其其格被你们逼得烦了,用掉了一块萨满令召唤本萨满。可惜啊!刚才那个家伙有人收尸,而你们死掉连收尸的人都没有。桀桀桀,受死吧!”

    “轰……”林中传来巨响,数十棵大树接连倒塌。三名铁鹰锐士与一道黑影激战起来,仅仅过去半个小时,所有声音戛然而止……

    第二天,太阳刚刚露头,周烈就被一阵叫喊声惊醒。

    “老徐家,十袋粗粮,快出来拿东西。”瞿氏起得早,打开门才知道四长老带出去的车队回来了。

    徐小环欢叫一声,兴冲冲的冲出家门,急忙打听:“铁

    栓哥,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嘿,他奶奶的别提了,镇子上谣言四起,说镇子外面已经血流成河,就这样拖延来拖延去,我们昨天下午四五点钟才出发。这一路上担惊受怕,摸黑走了好几个时辰,结果回到村子才发现封村了。也不知道老村长咋想的,非得用吊板把我们和牛车吊上来,所以直到天亮才来分发货物。”车把式突然反应过来,不敢置信的问:“徐家大丫头,你不是在镇上吗?什么时候跑回来的?”

    徐小环嘻嘻一笑,随口说道:“我们运气好,昨天赶早往回走,在家吃的午饭。”

    说着,她叫道:“三妹四弟,快出来搬东西,大哥和我给你们带礼物啦!”

    小胖墩刚醒,原本不想动地方,正在想昨天发生的那些事儿。可是听到二姐喊出“礼物”两个字,他连衣服都顾不得穿,嗷嗷叫着冲了出来。

    昨天夜里,瞿氏提溜着小胖墩的耳朵,狂轰乱炸交代清楚三件事儿。

    第一、不准再管大哥叫周大鬼,叫了就打烂屁股,而且从今往后要管小环叫二姐,管小宁叫三姐。

    第二、她这个当娘的铁了心要把徐正霖送走,至于跟娘还是跟爹,自己选!选了日后就别后悔。

    第三、从今天开始家里挖地窖,主力就是小胖墩,必须把这身肥肉减下来。

    自此,家里改天换日重新立了规矩,瞿氏拿出当家人的风范,嘁哩喀喳收拾平素看不顺眼的地方,意味着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丈夫搓捏的村妇了。

    对此周烈乐见其成。

    他从灶台上拿了点吃的,临出门时嘱咐徐小环去探探唐七七的口风,看看能不能从她那里问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

    时间不大,溶洞入口已经近在眼前。

    周烈很想尽快将这两天的所见所闻说给曹哥听,原来世上有那么多神秘人,而那些高门大户绝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

    简而言之,普通人有普通人的世界,神秘人有神秘人的圈子,两者之间看似很近,实则隔得很远。

    回到住处前,他特意检查了一下留在暗处的设置,还好离开时间不算长,在此期间没有人来过溶洞。

    周烈从一块棺材板后面摸出手机开始拨打,曹宏斌那边几乎瞬间就接了电话。

    “喂,是周烈吗?”

    周烈呵呵一笑回应说:“是我,这两天曹哥那边过得怎么样?我在镇子上睡了一宿,当时就在想要是能在外面打电话就好了。

    “太好了,你终于平安归来,听我说件事,也许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

    曹宏斌的声音有些兴奋,他仿佛呐喊般说道:“这两天我独自一人想了很多,想来想去灵光一闪大胆假设。如果以现在作为起始点,我们在各自的时间往后推动半年。半年后我记下笔记,再由你在七百年后挖出来。当然,是电话对面现在的你。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可以做到先知先觉?通过彼此作为跳板,不断修正笔记上记的事,以期走上最佳发展路线,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程度。”

    周烈有些发懵,就听曹宏斌大叫:“来吧!小烈,和我一起迎接属于咱们两个的无敌time。”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