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4章 卖子
    “你想干什么?反了你了,不知道这些年吃谁的,住谁的?养一条狗都知道摇尾巴讨好主人,再看看你?就是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

    徐正霖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今天不知道怎的,他竟然有些怕这个小野种,只是心中早就憋着火,眼下再也忍受不住,一股脑似的爆发出来。

    说起这些年来,他徐正霖事事不顺,小野种搬出去住以后,原本那副糟糕的身板越来越健壮。而他这个年纪不到三十五岁的男人,由于常年在地里干活,说是五十岁都有人信。

    更可气的是,那些喜欢嚼舌根的老娘们天天八卦,说他苛责了周烈,所以这个小野种出去一个人住比在家强百倍。

    二妹徐小宁低着头不敢看父母,三弟徐小伟站在徐正霖身边,这小胖墩满脸通红,觉得老爹今天真威风。

    在这个家里,虽然周烈是老大,却一直排不上号。因此小环是大妹,平常就叫妹妹,小宁是二妹,还有一个老三。

    周烈刚要动手,被小环一把抱住。

    “哥,我求你,爹禁不住你的拳头。”

    小环死命地抱住哥哥,因为他知道哥哥的拳掌有多厉害,村里没有几个人吃得消。

    “啪……”两掌厚的木桌子被周烈拍成八瓣,桌子上的碟碗和茶壶砰然粉碎。

    看到这种破坏力,徐正霖吓得一哆嗦。

    周烈两次握紧拳头,又两次松开,他尽量让自己平复心绪,想了想忽然说:“看在小环的面子上,今天咱们两家把话说清楚。记住,你是你,我是我,从此毫无关系。”

    “你……”

    不等徐正霖骂出声,周烈继续说道:“娘和小环跟着我过,小宁也得留下,这房子哪怕以后不住,从此也与你无关。开个价吧!我知道你爱钱,也知道你跟村口的廖寡妇不清不楚,另起炉灶很简单,带着行李住过去就行了。”

    徐小环愣住了,哥哥要分家。徐小宁猛然抬头,不可思议地看向大哥,眼中闪过一丝激动。

    只有徐小伟看向老爹,又看向亲娘,觉得有些蒙圈。

    话音刚落,就听“哗啦哗啦”直响,周烈倒出好大一堆银币,再摸出十枚金币,随手抛到面前说:“这些钱足够你赚十几年了,不过还不够你逍遥自在,我可以出去再借二十枚金币,你把小伟也留下,我不想看到娘日后挂念。”

    徐正霖瞪大眼睛,不相信这个臭小子这么有钱?可是真金白银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徐小伟“哇”的一声哭出来,不知道如何是好,要是爹真去廖寡妇家,他是不是也要像周大鬼一样去祖祠住溶洞。可要是不跟爹走,周大鬼回家作威作福,哪里还有他的好日子过?

    “好,翅膀硬了,要赶老子出门。”

    徐正霖眼红地看向金币,感觉自己的脑子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好用过,他快速衡量得失,大声问:“谁能保证这些钱是你赚的?如果你抢了别人的,事发肯定连累老子。”

    周烈冷笑:“万

    豪和天豹都能证明,村长也知道我在镇上赚了一笔钱,我还买了一匹马放在村长家,不信你可以去问。”

    “村长能作证?”徐正霖眼前一亮,心里快速琢磨起来。

    “好机会,我早就看腻了瞿氏这个黄脸婆,带着钱去找廖寡妇,老子就是大爷。小环这丫头不随我,不过模样长得好,长大了可以要不少聘礼,可惜了!小宁这丫头踹几脚闷不出半个瘪屁来,是个赔钱货。只有小伟是我的心头肉,养得白白胖胖的,还指望他养老送终呢!只是……”

    徐正霖看向小胖墩儿,咬了咬牙暗道:“二十枚金币够我赚好多年了,生几个儿子还不容易?廖寡妇哪配与我共享富贵?那蓝田村的小美人才叫够滋味。何况把小伟留给他娘,还能亏待了儿子不成?就是不知道周烈这小兔崽子从哪儿赚的这笔大钱?要是老子得到这条财路,定要去镇上的万花楼逍遥快活几天。”

    夫妻多年,瞿氏一看徐正霖的眼神就知道,这挨千刀的混账东西动了心思,连儿子都要卖掉。

    感受到娘的身子直抖,周烈赶紧将手搭在娘的肩膀上。

    “哼,你们娘几个反了天了,联起手来和我作对。老子累死累活得不到半个好,在这个家里呆着还有什么意思?行,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今天咱们就散伙,以后各过各的。”

    徐正霖忙不迭蹲下身去,用双手紧着搂取钱币,当他捡起金币后还用牙咬了咬,谁知正在难过的瞿氏突然爆发了。

    “狗东西,说我儿子是白眼狼,你才是白眼狼……”

    瞿氏抬起大长腿狠狠踹向徐正霖的面门,周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就见继父的脑袋向后高高扬起,与墙壁狠狠碰撞,接着他整个人瘫了下去,昏迷不醒。

    “爹,爹你醒醒,鼻子怎么流血了……”小胖墩儿一阵哭嚎,就听娘在身后发飙吼道:“他把你卖了,还管他叫爹做什么?以后你只有娘,没有爹。还有,再敢对你大哥不尊敬,老娘把你吊起来打。”

    “呜呜呜……”哭声更大了,周烈心中那个郁闷,本想让继父拿着钱赶紧滚蛋,想不到老娘节外生枝。怪就只能怪徐正霖太“脆”了,撞了一下就晕过去,不知道廖寡妇能不能过来抬人?

    徐正霖的所作所为让娘几个心寒,要说最心寒的还是瞿氏。当着她的面把闺女和儿子全卖了,半点都不顾念亲情,好在这是太平年头,如果身处白雾之年遇到困难,还不得易子而食?

    正是因为气愤,三个孩子想要把老爹架上床,瞿氏用眼神一瞟,他们都不敢动地方了。

    所以,当周烈去厨房囫囵着吃了几个地瓜,回屋之后发现人还趴在地面上。

    “娘,你消消气,儿子肯定能让你过上好日子。”周烈回头看向小环问:“唐七七呢?”

    小环无奈的说:“爹在家,肯定不会让娘破费给外人做东西吃,而且咱家太小住不开,所以我让胖哥把她领回去安排住处了。”

    “哦,也对,是我考虑不周……”周烈忽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看向依然瘫软在地的徐正霖说:“这人不会出事了吧?趴了这么久,抬上床瞧一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