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2章 神秘山村
    四匹马风驰电掣跑路,还好这玄冰茧可着泥浆先行冻结,跑出去两百米之后,冰冻力量已经没有那么恐怖。

    等到安全地带之后,周烈心有余悸地看向刚才石林矗立的位置,只见白茫茫一片,他的神情陷入茫然,随口说道:“那腰带被王四六毁去了,只剩下这几颗宝石,没想到威力这么大!”

    唐七七气得直翻白眼儿,摇头道:“我……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那条腰带潜力不俗,日后辅以厉害妖物的血肉有机会自行成长,列入品级几乎是早晚的事,哪怕破损也要想办法修复,怎么可以这样浪费掉?”

    徐小环不服气的说:“是东西重要还是命重要?刚才那种情况你有本事应对吗?我哥哥做的没错。”

    周烈拍了拍妹妹的手以示安慰,之后他看向唐七七不无惋惜的说:“昨天夜里我本想向唐姑娘请教,可是姑娘走得太突然了,如果你今天到我们村子落脚,还望多多指教。”

    这话说得诚恳,对于周烈四人来说,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常识,所以逮住唐七七这个“队友”,岂能轻易放过?

    唐七七扑哧一声笑着说:“小哥哥好深的心思,很多人试图打破阶层的壁垒,可惜这里面除了超过常人的好运之外,还需要很大一部分先天因素。先离开此地,我担心其其格派人追踪,跟你们回村也不安全。”

    徐小环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小声问:“哥,徐绍游那个坏蛋会不会把盗匪引回村子?”

    “不要怕,回去直接找村长,咱们村子还是有一定防护能力的。”

    周烈早就想过此事,如果立刻带着家人转移,那就不能和曹宏斌联系了。问题是拖家带口上路,很容易被盗匪追上,到时候更加没有回环余地,所以只能靠村子。

    刚才堵住道路的石林似乎是最后一道关卡,四匹马小心翼翼绕开冰冻区域,终于突破了封锁线,将源泉镇远远甩到身后。

    “驾……”

    周烈等人如同出笼的小鸟,放开马力在道路上狂奔。

    想想这两天经历的事情,虽然在源泉镇只住了一宿,却感觉好像过去了好久。仿佛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既熟悉又陌生。

    源泉镇到开元村这点距离根本拦不住宝马良驹纵情奔跑,也就二十分钟,甫一抬头已经看到村子的围墙。

    唐七七苦笑道:“你们村子离源泉镇怎么这么近?听我的话立刻收拾行装,晚几个小时都容易出事儿,其其格身边有不少能人,他们的鼻子灵着呢!”

    周烈四人同时陷入沉默,他们可以一走了之,可是家里如何应对?如果在家人与铜雀令之间做个选择,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家人。

    “驾……”

    马尾扬起尘土,村子的围墙上传来哨音,徐天豹以口哨作回应。

    时间不大,前方的大门发出轰鸣声,向着两边打开一道只容一匹马经过的狭缝。

    唐七七打量周围的地势,发现建设这处村庄的先人真是选了一处绝佳所在,地势险要,只需顾着一面就能防御来犯之敌。

    
    r />

    另外,围墙开门时传出的声音发空,这种现象说明墙中暗藏机关,而且根据回声判断,机关的数量不算少。

    等到进入大门,唐七七又是一愣。

    围墙之后隔着好远才看到村庄,道路两边看似平平无奇,土壤却是黑色的,飘出一股淡淡的腥臭味。

    味道很淡,只有像她这样敏感的人才能闻到。

    “真稀奇,这村子……”随着身后的大门关闭,唐七七的心中升起了好奇。

    四匹马进了村子,引来不少人围观,胖子哇哇大叫道:“麻溜的,谁家有吃的?赶紧给胖爷端过来,天蒙蒙亮就起来,直到现在水米没打牙。”

    “呀!这不是小豪吗?怎么这个扮相?”村民听到声音认出了胖货郎,忍不住一阵哄笑。

    祖万豪拿出一枚银币,冲着银币用力吹了口气,满脸陶醉的说:“听听,听听这美妙动听的声音,谁家有现成吃的,赶紧给我们送过来,这枚银币就是他的。”

    “胖子你可得说话算话,我这就回家拿吃的,灶上还有半块卤牛肉,管饱。”村民们一哄而散,能赚一个银币的好事谁不想沾?

    周烈喊着问:“三婶儿,四大爷,十六姑,你们今天看到村长了吗?”

    “没看到,那老家伙早就不管事儿了,臭小子不要耽误我们赚银币。”

    徐小环从马上跳了下来,仰着头说:“哥,你先去村长家看看,实在不行就去找二长老。”

    “好,你们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等中午回家让娘给咱们做好吃的。”周烈说着驾马向村子中心行去。

    村长家有几栋小木楼,前后四进的院子占地不小,院内院外植了不少树,看起来十分清幽。

    村长姓祖,按照辈分来排是祖万豪的太叔公辈,不过十年以前就很少管事儿了,只在每年祭祀时露个面。村里的大事小情通常由二长老和三长老处理,对外则有四长老。

    时间不大,周烈来到村长家的大门前。

    他刚从马上下来,就看到一个干巴巴,身上没有几两肉的小老头坐在门旁的木椅上磕打着烟斗晒太阳。

    嘿嘿,巧了,这个小老头正是平常到处溜达的村长。

    村长边向烟斗中塞烟叶边说:“小子,啥时候混上这种好马的?不知道谁这么坑,把这匹马的须子和犄角给砍去了。啧啧,这马先天不足,要不然早就生出鳞甲了。”

    “村长,你对马这么有研究?”周烈感到十分诧异。

    “耶,你小子瞧不起人,老头想当年可是附近十分有名的马夫,风里来雨里去走了好多年,这双手接生的好马多了去了。”老头洋洋得意,有种说不出的自豪感。

    周烈拍着马头,有些歉意的说:“它叫龙泽,是我把须子和马角砍下来的。您老别激动,我是为了逃命,这次去源泉镇发生了不少事情。”

    说着周烈从怀中取出一物,小老头腾地一下起身,眸子亮得可怕,沉声说:“铜雀令?跟我进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