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1章 封锁
    车队向前挪动,逐渐接近村子外围高达十米的围墙。

    这道围墙依着山势而建,十分巧妙地将村子和外界分隔开来。

    围墙之上有强健村民来回巡视,当他们看到车队接近,立刻分出人手转动绞盘。

    随着一串轰轰隆隆声,正前方围墙仿佛向下塌陷一般。领队的石皮黑牛加快脚步,似乎很不愿意在门洞中停留。

    周烈好奇宝宝似的打量着一切。

    事实上,他从出生到今天,离开村子的次数屈指可数。这种状况并不奇怪,对于大多数村民来说,围墙之外和围墙之内仿佛两个世界,他们从来不会考虑离开村子到外面生活。

    “出来了,哈哈哈,我们出来了!”

    胖子祖万豪张开手臂,大口地呼吸着村外的新鲜空气。

    “无聊……”

    徐绍游冷笑,他并没有离开,而是跟在周烈四人所在的牛车旁。

    “你做跟屁虫就不无聊?技不如人应该在家好好反省,不要出来丢人现眼。”祖万豪看向鲜衣怒马的公子哥儿,没好气地说:“今天真稀奇,怎么不见那帮平常在你身边飞来飞去的苍蝇?自己一个人想要单挑我们四个吗?”

    徐绍游懒得回话,他抬起右臂轻轻甩动,忽然放出一群指甲盖大小的鲜艳瓢虫来。

    胖子惊呼:“我靠,什么鬼玩意儿?挺大个人了还玩虫子。”

    “蠢货……”徐绍游看都不看胖子一眼,以一种悠远的腔调说:“这些虫子叫变蛉,可以很好的融入各种环境,是野外侦查敌情的最佳帮手。”

    “变蛉?”

    徐天豹反复咀嚼这个名字,仔细观察徐绍游挥手驱使变蛉的手势。

    不多一会,这些鲜艳的瓢虫“嗡嗡嗡”飞远了。

    车队最前面传来宏音,是村子里武力最强的四长老在提醒大家。

    “全体都有,给老子加快速度,不要吝惜牲畜的脚力,最近镇子附近不太平,走完这一趟封村三个月。”

    “封村?”

    周烈四人感到震惊,记忆中好像四五年都没有封村了,这种情况意味着不祥。

    徐绍游握住腰后的刀柄,冷冷说道:“是不是感到恐慌,坐卧不宁?看你们几个的样子就知道恨不得立刻跑回去,不过回去前先把我的东西拿来。”

    胖子不干了,骂道:“面瘫脸,你哪只眼睛看到爷几个要跑回去?说我们恐慌,拜托你先看看自己那张脸,再看看自己死死握住刀柄的右手?知道啥叫下意识动作不?我倒是很奇怪你有勇气一个人跑出来,居然连个垫背的都不带,学我们哥仨讲义气呀?又或者寄希望于这匹马?

    这时,周烈说话了:“胖子消停点,这趟确实危险,谁也不敢保证前路遇到什么,离村子还很近,你和天豹带着我妹子回去。”

    “啥?烈哥,出都出来了,我就不信咱们那么倒霉遇到危险,叫天豹送小环回去呗?兄弟我跟着你闯刀山火海。”

    胖子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不料引来旁边一声嗤笑。

    徐绍游实在没憋住,尽管他心中紧张,可是听到祖万豪的话,还是破功了。

    “我说你

    笑个什么劲儿?”胖子开始撸袖子。

    “哈哈,哈哈哈……”

    徐绍游边摇头边笑:“都说无知者无畏,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知道的越多,心中反而越乱,远远不如你这头侥幸心理爆棚的蠢猪。”

    “孙子哎,皮子痒,想让爷爷揍你个生活不能自理是不是?”祖万豪绝对不孬,不过他没有机会出手。

    只听“砰”的一声响,大活人腾空而起,从马上摔了下去。

    “怎么回事儿?”

    徐绍游晕头转向起身,发现周烈好整以暇坐在他的高头大马上。

    很显然他被偷袭了,问题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靠近的。

    周烈郑重的说:“如果我是敌人,你觉得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下场?给我听好,从现在开始同村一致对外,谁不听劝,我就抢谁,有马抢马,有吃的抢吃的,绝不手软。”

    徐绍游恨得直咬牙,又是这个样子,玄冰茧还没要回来,又把枣红马搭了进去,看来姓周的抢他抢上瘾了。

    队伍不等人,牛车已经行出去一段距离。

    胖子嘎嘎大笑,赞叹烈哥这手攻其不备夺马耍得漂亮。

    或许一匹马还不够,徐绍游腰后那把环首刀和背后的大弓可都是好东西。

    此刻,周烈看向妹妹。

    女孩子遇到盗匪往往会成为头号猎物,可是看这丫头没有半点回去的意思。

    好在车队全速前进,也许不到一个小时就能赶到镇上,小心些应该没问题。

    “哞哞……”

    高大的石皮黑牛蹄下生风,趁着太阳还没有炙烤大地,向着源泉镇方向狂奔。

    出乎预料,这一路走得极为顺畅,没有遇到任何盗匪和哪怕一只昏鸦。

    然而越是这样,大家的心越往下沉。

    等到远远看到源泉镇的高大围墙时,徐天豹打破宁静:“情况不太妙,有人清理了闲散盗匪和昏鸦,我看到了一些血迹和脚印,这帮家伙的人数和武力不容小觑。”

    周烈皱起眉头,有些迟疑的说:“我感觉不大对劲儿,对方好像故意放咱们进来,如果说他们等着咱们处理掉货物,准备在归途打劫钱财和粮食,不会把周围清理得这么干净。”

    胖子大惊失色,喘着粗气说:“天杀的,难道他们的目标是源泉镇?所以根本不屑于抢夺咱们这样的小商队?”

    “不会的。”徐天豹笃定地说:“源泉镇的防御远近闻名,想要攻破镇墙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要是镇子受到强大兽群猛攻后还有那么一丝可能,直接强攻想都不要想了。”

    徐绍游坐在牛车的另一边,听到三人的对话捏紧拳头,心中暗道:“果然不是普通盗匪封路抢劫那么简单,对方一定是冲着源泉镇的机缘来的。混蛋,想不到这种小地方也有凶险,如果不能如期踏上祖庭之路,后面……”

    车队接近镇墙,大家抬头看去,只见数十尊四五米高的青铜大炮,如同守护神般屹立于高耸的镇墙上。

    镇墙是村墙的两倍高,给人更加踏实的感觉。

    等到车队接受检查进入源泉镇,嘈杂的叫喊声扑面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