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0章 出发
    天光渐亮,龙颈潭的水面“哗啦”一声响,钻出两颗脑袋瓜来。

    周烈与徐天豹拽着渔网向岸边猛游,祖万豪站在岸上急忙拿起衣物。

    “我的天!冻,冻死我……”徐天豹的嘴唇冻得发紫,他勉强游到岸边已经站不起来,周烈的面色要好看得多。

    胖子急忙给二人披上大衣,当他看向渔网中不停扑腾的银色鱼儿时,笑呵呵的说:“收获不错,二位哥哥摸黑下水辛苦了,不过最好抓紧时间再捞一网。村子里有动静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该整队出发,我向我六叔借的这口大缸可还没有填满。”

    徐天豹直翻白眼儿,骂道:“死胖子,你真是要钱不要命!”

    他正说着,就听身后“扑通”一声响,周烈已经拿着备用渔网重新潜入深不见底的潭水中。

    胖子喜得直搓手,赞叹道:“人啊有时候就得对自己狠一些,你瞧瞧烈哥这股劲头,日后想不发达都难。”

    “呸,不见你对自己狠。”

    徐天豹气得踹了胖子一脚,然后他看向初升的太阳说:“咱们再努力也只是求温饱,烈哥的心愿我知道,他想走出山村去外面闯荡。”

    “难道你不想?”

    胖子反问一句,之后与徐天豹同样望向初升的太阳,叹道:“唉!咱们三个谁不想?烈哥抛不下他娘和妹妹。”

    此时此刻,周烈已经潜到水下三十米深,他的身体正沿着蜿蜒水道前行,跨越了十米的龙颈,眼前豁然开阔。

    不远处就有几尾盲鱼,可是他没有半点发动的意思。

    孤身一人身处水下,周围很静也很冷,周烈正要借助这个机会让自己冷静一下。

    最近三天,他过得心惊胆战,尽管这看起来更像是一场美梦。

    曹宏斌给他送过来好多东西,除了七百年前的金银首饰之外,还有各类书籍,匕首,望远镜,折叠手弩,指南针等等。

    这些“宝贝”多到要借用村里老人为身后准备的棺材来盛放,可是问题随之而来。

    如果冒然拿出这么多金银来,很有可能招来盗匪。

    要知道村子到镇上只有七八里地,可是每次出行都要小心翼翼,全副武装,防的无非是各类盗匪和昏鸦。

    也正是因为这些盗匪和昏鸦的存在,使村镇之间明明很近,却又仿佛离得很远。

    冷水环绕,周烈一个劲儿提醒自己:“千万要小心,不能大意。曹哥说得对,在这种年代缺乏法度约束,只要露出一点点不妥,而我又没有力量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很容易招致不幸。”

    “心态!对,就是这个词,心态。”

    “曹哥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把握好心态,不要被一时的好处所蒙蔽。只要几年,等我成长起来,到那时就可以走出山村了。”

    感觉自己的心态逐渐平稳下来,周烈忍不住露出微笑。

    他到底脱不开少年心性,想到母亲和妹妹再也不用为钱财担忧。从此以后真正需要担忧的是,如何将金银换成粮食,心中难免激动,所以放开心怀乐上一乐。

    笑过之后,他将表情很好地收敛起来,决定就以这个

    笑容作为分界线,让自己变得更加警觉,更加强大,好竭尽全力完成曹哥托付的任务,搞清楚七百年前妖星摧毁大地时的具体情况……

    转眼间过去半个小时,祖万豪和徐天豹十分焦急地望向水面。

    胖子直拍大腿:“这人怎么还不上来?烈哥想要多赚一些钱也不用这么拼啊!再不出来会要命的。”

    “少乌鸦嘴。”徐天豹闪开大衣正想下水,就见水面翻起浪花,周烈抱着一尾大腿那么粗的银色盲鱼缓缓向岸边游来。

    祖万豪瞪大眼睛,大声嚎叫:“天啊!这是盲鱼吗?不,肯定是盲鱼,是盲鱼的祖宗。”

    周烈甩了甩头上的水珠,哈哈大笑道:“今天打破纪录啦!潜到了非常深的地方,那里的盲鱼都很大,我挑了一条个头最大的抓。”

    胖子喜上眉梢,拍手说:“太好了!盲鱼的个头越大越值钱,我估摸着这条盲鱼起码能卖四个银币。不对,拿到镇子上可以卖出四倍价钱,那就是十六枚,十六枚银币呀!”

    周烈潇洒的说:“运气好而已。”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呼哨,紧接着响起沉闷的牛叫声。

    “不好,队伍要出发了。”三人同时大惊,急忙跑向不远处的青黑色大缸。

    周烈将大号盲鱼送入缸中,盖好盖子,然后抓住大缸外的青铜壁环,和二人合力抬着又粗又糙的大家伙“呼哧呼哧”往村里跑。

    等到三人赶到村头,就见二十几头石皮黑牛甩着粗壮的尾巴,正拉着大车向远方的高耸围墙走去。

    “哎哟我个去,胖爷不来你们就发车,连早饭都没吃,前心贴后背有木有?”

    徐天豹叫道:“快点,别磨叽了,就你这体型还前胸贴后背呢?”

    忽然,周烈听到熟悉的话音:“哥,这边儿。”

    “是小环。”祖万豪看到徐小环坐在倒数第二辆牛车上,不由得面色一喜:“这丫头懂事,看来给咱哥仨提前留地方了。

    三人再接再励将大缸抬上牛车,等到找地方坐下来,车上刚好挤得满满登登。

    周烈问妹妹:“你怎么来了?这次去镇上可是有名额的,而且路上怕是不太平,赶紧回去。”

    徐小环耷拉着腿坐在车沿上,旁边放着一只蓝布包,她那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眼神亮得别人不敢与她对视。当然,周烈除外。

    “哥,你担心徐绍游找麻烦是不是?正好,他有个手下去不成了,所以我临时补了进来。”

    “去不成了?”周烈扯了扯嘴角,知道这是妹子担心他,特意跑来帮忙。至于那个去不成的手下,这会肯定鼻青脸肿养伤呢!

    这时,耳边响起马蹄声,就见一匹高头大马由远及近,青须罗藤编制的马鞍上坐着一名剑眉少年,他的腰后横着一把环首刀,背后背着大弓。

    “徐绍游……”胖子和徐天豹同时戒备起来。

    徐绍游看了看周烈又看向徐小环,嘴里发出冷哼说:“我没功夫和你们纠缠,你们也不配我花时间对付,把玄冰茧拿出来,之前的事既往不咎。”

    令周烈感到奇怪的是,这厮的眼中带着沉重和焦灼,肯定遇到预料之外的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