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难民营
    周烈苦求无果,突然来了脾气,大叫道:“小胖子,你给我回来!你要是不回来,我把这幅卷轴烧掉,叫你烟消云散。”

    “你敢?”远方传来话音。

    “你看我敢不敢?既然对我无用,要来作甚?”

    “混蛋,一点儿不知道尊老爱幼。”话音落定,小花园缓缓浮现,穿着长衫的小胖子抬头看向周烈。

    “呵呵,前辈不走了?”周烈气死人不偿命。

    “走个腚?道爷要是还活着,只需一只手就能镇压你三十年。”

    周烈乐了:“吹,接着吹!你可以上两只手,手不够用可以上脚。来啊!镇压我!”

    “猴崽子,你登门拜访就是为了和我过不去的?”小胖子挽起袖子,只见他抬起巴掌向下按压,耳轮中咔嚓一声响,仿佛有惊雷劈落。

    “咦?”周烈觉得心神荡漾,让他很不好受,不过嘴上却赞道:“好,果然没有白来,能不能告诉晚辈,这种震彻心神的雷音是如何产生的?”

    “道爷死都不会告诉你,再吃我一记掌心雷。”小胖子威风凛凛,抬起巴掌又是一道雷音,使周烈落入此间的身形变得模糊起来。

    就在小胖子喜不自胜的时候,周烈快速定住身形,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双手和身子说:“这雷音能淬心神!前辈,您真是为晚辈解决了大问题。”

    “鬼扯!这掌心雷专攻神魂,岂会对付不来出窍的阴魂?给我疾,疾,疾!”小胖子偏不信邪。

    “轰,轰,轰……”

    周烈的身形再次荡漾起来,他非但没有抵御,反而张开双臂相迎。

    电光火石间,他感受到全身巨震。

    整个过程就像用筛子筛选细沙,将一些大块杂物阻挡在外,留下更为精细的部分渗落而下。

    小胖子看得直傻眼,喃喃自语道:“这不可能!难道是因为字里行间的笔力不够,无法形成完整的掌心雷,所以让这小子抓住机会成仙了?”

    周烈睁开双眼,笑盈盈的说:“这掌心雷真是好东西,助我打磨心神,使之越来越圆滑,越来越坚固,真是托天之幸,这回轮到我吊打你了。”

    “你要做什么?哇呀,不要,不要啊!”

    小胖子被周烈逮住,抓着他的脚脖子倒提起来,边打屁股边提要求:“掌心雷怎么来的?告不告诉我?不说?好,三十大板。”

    “啪,啪,啪,啪……”

    “哇啊啊,不要打了,我说,我说……”小胖子终于抵挡不住周烈的淫威,只好选择屈服。

    听罢他的讲解,周烈沉吟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在雷电旺盛的地方住上三年,慢慢感受雷电的威力,从而加诸到自身气势上。另外,这幅卷轴运用雷击木制成,天生带着雷电磁场,本身就能洗练心神。”

    想到这里,周烈放开小胖子说道:“你还挺能装的,自己没啥本事,靠得是雷击木的力量,差点被你唬弄过去。”

    “哼哼,我只是上卷好嘛?还有中卷和下卷,有本事你依附上去,看看中年时的我和老年时的我有多厉害?”

    周烈哈哈大笑,说道:“少用激将法!那中卷和下卷肯定要悟,却不是现在。来,继续引雷,我要抓紧时间淬炼心神。”

    “小子算你狠。”小胖子迫于淫威,不得不开启雷击木的全部功效,等于给周烈吃了一顿丰盛大餐。

    七八个小时后,周烈缓缓醒来,只见指玄篇上卷变得斑驳不堪。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东西虽好却要损耗根本,等于一次性消耗品,再也帮不到他什么了。

    不过效果十分显著,此时此刻精神好得出奇,方圆数十里的声音尽收耳中。

    “怎么这么乱?”

    周烈闪身掀开帐门,放眼望去吓了一跳。

    视线所及全是人潮,王子清他们正在维持秩序。

    原来受到毒蛾子威胁,十几万难民跑了过来,当他们知道军队的人在这里,索性就不走了。

    其实真正的军人只有林毅一人,可是刘旭树起了神兵三连这杆大旗,已经具备正统性。

    周烈站在帐门前快速思考对策,他不能被这些难民牵绊住,到时候不用做别的了,单单给这些人找食物就得耗光全部精力。

    “连长!”

    “连长好……”

    刘旭带着人走了过来。

    十几个青年身穿迷彩服,叫起连长来竟然十分顺口,看样子真把周烈当成一家之主了。

    周烈相当无语,忽然听到闷响,他赶紧转头望向营帐后方。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

    营地后方矗立着一座肉山,伴随着闷响释放出大量绿色气体。这些气体快速向上攀升,形成一圈云帽圈住肉山顶峰。

    刘旭拍着脑袋说:“这是沈天彪,我正要说此事!之前咱们打扫战场,将尸体堆放在一边,谁想他把尸体全吃了,之后还吞噬了许多报废的越野车,仅仅三十个小时就长到这么大。”

    “沈天彪?”周烈有些难以接受。

    刘旭点头说:“对,就是他。虽然变成这个样子,却有一桩好处,那就是每过一个小时,他都会放屁喷出绿色毒气。这种毒气非常轻,可以上升到千米高空挥发。就像圈定了一片地盘,让那些毒蛾子非常忌惮,暂时挡住了灰色雾气推移,所以才有这么多难民投奔过来。”

    “这段时间竟然出现了这么多变化,我需要知道具体情况,拿地图过来。”周烈回转营帐,这些难民良莠不齐,他要想办法进行分流。

    刘旭赶紧叫人去抬箱子,他则紧紧跟在周烈身边说:“老周,人太多,粮食只够吃三天的,听说附近城市就有军方的救助站,可是咱们过不去。”

    “别急,慢慢说。”周烈随手拿来一瓶矿泉水,拧开递给刘旭,问出自己最担忧的事情:“营地中有多少人皮肤溃烂,眼睛发红,身体脱水?”

    “两百多个!我现在才知道,老周你为什么带着那么多抗辐射药物,可是这些药不大管用,情况正在持续恶化之中。”

    周烈松了口气,出现群体性病变,很容易放大恐慌心理,还好现在只是初期,远没有那么糟糕。

    “两百个不算多!将我的命令传达给难民,谁不按照我的方法做,立刻驱除,绝不容留!”

    刘旭心头一凛,从这句话中感受到彻骨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