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已经身在此缘中
    “震……”

    “震……”

    “震……”

    周烈按住续命红苕连续推掌震了三次,沈天彪狂喷鲜血,向后噔噔噔退了十几步,他看到一大团红光离自己远去。

    “不,不要……”

    沈天彪狂叫,因为他能感受到,这团红光凝聚着惊人的生命力量,谁能得到它,谁就是整个世界的主宰。

    周烈震出红光之后变得格外小心,他不停出掌震碎红光,从核心处取出一颗樱桃大小的红色石子。

    “这才是真正的续命红苕。”

    就在周烈心头暗喜的时候,沈天彪发疯般扑到近前,张开双臂将所有破碎的红光吸了过去,之后他的身体开始快速复原。

    “小心,这家伙疯魔了!”楚天雄端着冲锋步枪跑过来,抬手就是一梭子。

    与此同时,狙击枪和火箭炮攻向沈天彪,马老和林毅已经控制住外围,开始着手清算。

    周烈仰头将看似不起眼的红色石子吞了下去,感受到一股炽热顺着食道落入胃里,他完全不在意周围有多么混乱,心情好的不得了。

    “吼……”沈天彪发出怒吼,他的身躯膨胀了数十倍,看起来就像一座小型肉山,居然吞噬了所有枪炮的爆炸力,化作一尊臃肿的怪物。

    楚天雄看得直傻眼,问周烈该怎么办。

    “怎么办?你看他变成这个样子还能移动吗?把这里圈起来,不要靠近就行了。”周烈背着手围绕肉山走了一圈,看清点点紫光的位置,对楚天雄说:“就这样吧!世上再无沈天彪,他空有野心却没有驾驭野心的实力,最终付出了这种代价。也许我们可以利用一下这团肉粽子,看看能不能对付那些毒蛾子?”

    “肉……肉粽子?”楚天雄感觉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陌生,枪炮杀不死怪物,武功能挡子弹,车辆忽然升天,还有没有更扯淡的变化?有种一起来。

    周烈边走边打哈欠,那些称之为眠月紫巅的万源石,仍然保留着可怕的金石之气,需要借助外力消磨干净才能使用!所以他考虑用肉山对付毒蛾子,也许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哈,这是什么?”周烈看到层层叠叠木筷子包裹着什么,忍不住问韩壮壮。

    “是个带翅膀的猥琐家伙,他过来偷袭差点把王子芩带到空中,我情急之下把他锁死了。老祖宗传下来的鲁班锁被我改成筷子锁,这些筷子用钨丝串联在一起,这家伙挣扎得越凶,锁得越紧。”

    “带翅膀?”周烈看向一脸惊吓过度的王子芩,忍不住笑道:“我还以为这家伙跑得没影了,原来还惦记着这点事儿呢!看来色字头上一把刀,这把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

    王子芩看到周烈露出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这个人活了。

    这种感觉十分古怪,之前她在周烈身上感受不到半点活力,只有现在才变得有血有肉,仿佛近在眼前,而非远在天边。

    “哈,精神消耗比预计……严重得多!”周烈不停打着哈欠,王子芩觉得不对上前将他抱住,发现这个家伙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韩壮壮大笑:“哈哈哈,不打扰你们了,我去打扫战场!”

    王子芩的脸色不由得一红,她抱住周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叫道:“不准走!帮我把他抬回卡车。”

    “唉!做连长真舒服!”韩壮壮只好留下。

    不管怎么说,周烈这一战打出了风范,他独自一人挑战整个沈天彪军团,而且成功了。凡是看到他大发神威的人,无论多么高傲,都得写个服字。

    这一觉足足睡了二十四个小时,等到周烈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座军用帐篷中,王子清抱着铜香炉坐在旁边。

    “啊!你醒了!”

    “醒了就醒了,这么惊讶做什么?”

    “你睡了二十几个小时,我们都担心你出事。”

    周烈坐了起来,看到床边摆放着三只精致木箱,随口问道:“这是沈天彪劫去的东西吗?看来做连长也不坏,可以吃现成的。”

    王子清点头说:“对,是上面交给三连的东西,结果被这个家伙戳胡了!有些物品已经在战火中毁坏,我们只找回来这么多!”

    “还能找回来三箱,上面对三连不错嘛!”周烈示意王子清打开箱子看看。

    “周烈!”王子清放下铜香炉,突然扑入周烈的怀中,这个举动把某位来自七百年后的帅哥搞愣了!

    “呜呜呜……”怀中传来哭声,周烈知道王子清吓坏了,无论她未来变成什么样子?此时此刻,她只是一个无助的女孩。

    “哭吧!流一次眼泪,从这里出去之后就要坚强起来。”

    “不,我要哭,哭给你看,哭给天看,太惨了!我只想有一个难忘的大学四年,为什么从一开始就让我做这种无法醒来的噩梦?”

    “哭给天看?”周烈心想:“你未来做雨师,不会就是因为这句话吧?乖乖,雨师趴在我怀里哭得梨花带雨,回去有得吹了!”

    “对不起!入学前,阿姨说把你交给我,结果……结果一直都是你照顾我。我知道能活下来,全是你在默默保护。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不小心死掉了,你要把我的骨灰带回家。还有,堂姐非常喜欢你,我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出来。”

    周烈若有所思,不管他想不想牵扯进来,现在都已经置身其中。他之前想要片叶不沾身,显然是做不到的。也许很多事情早已注定,那他还摆着一副生人勿近的臭脸不是傻吗?当然,该严肃就严肃,只是应该更好的融入这个时代。

    “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觉得特开心?我堂姐的眼光可是很高的。”王子清正在慢慢抱紧周烈。

    “唉,我心里早就有人了!”

    “你说什么?”王子芩走入帐篷,和子清同声问道。

    “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还不行吗?让我看看这三只箱子中都有什么?”周烈借机溜下床,打开第一只木箱,脸色当即变得凝重起来,他急忙将另外两只箱子打了开来。

    “有什么不对吗?”王子清问。

    “不是不对,而是看到了对我非常重要的东西,只可惜不全!其余的部分也许在神兵一连和神兵二连那里,我要找到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