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那一年军训正当时
    朦朦胧胧,感觉有人在呼唤自己。

    “周烈醒醒,这种天气也能中暑?老同学,说句扎心的话,你真的弱不禁风!”声音很好听,感觉心田都变暖了,很受用,很感激,还有一丝丝喜欢。

    “呼……”周烈忽然坐起身子,耳边的声音变得鲜活起来,蝉叫声,虫叫声,欢笑声,还有口号声。

    “一,二,三,四,注意队列不要乱看,你们正在军训知道吗?跟着我喊口号,风云我辈,军中骄子,校园精英,谁与争风!”

    “风云我辈,军中骄子,校园精英,谁与争风!一,二……”几排年轻人穿着统一服装,打不远处齐刷刷走过,看得周烈一阵头晕目眩。

    阳光,蓝天,白云,在白雾之年呆久了,眼前变得这样靓丽有些不适应,其实这是中暑的后遗症。

    “呵呵,书呆子终于醒了,害得我那堂妹担心半天!”又一把声音传到耳边,周烈转头望去,发现两个很好看的女孩子,手中拿着水瓶站在自己身边。

    “你……”周烈急忙退后,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这张面容他不会认错的,虽然看起来有些年轻,却正是旱魃。

    “喂喂,你这是怎么了?见到我堂姐就像见到鬼一样。虽然你们不常见面,可是每个假期补课的时候,经常能遇到吧?至于这么生分吗?”面容清秀不可方物的女孩为堂姐抱不平。

    “雨师?”周烈瞪大眼睛,急忙集中精神查看左右,同时摸了摸自己的身体,愕然发现这个人不是自己,心中暗叫:“怎么回事?降临出意外了,我占据了这个弱不禁风男孩的身躯,他也叫周烈?”

    “唉!看来这书呆子病得不轻呀!”旱魃指着自己的鼻子问:“认识我吗?姐叫什么名字?”

    “旱魃!”周烈用沙哑嗓音说道。

    “妹妹,快,赶紧把这个家伙送到学校医疗室,他的脑袋烧出问题来了。”样貌非常像旱魃的女孩说着,拉起周烈就要走。

    “姐,等一会,我问问他认不认识我!”极像雨师的女孩看向周烈。

    “你,你是雨师!”周烈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混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明明躺在石洞中贯通古今,逆转光阴而上想要解救曹哥,似乎对方的警惕性非常之高,在关键时刻关闭了时空通道。

    “完了,完了,这家伙与我初中高中六年同学,从来不会开玩笑,他真的烧傻了!”雨师女孩上前搀住周烈的手臂,对着远处喊:“教官,周烈好像不是中暑,脑袋烧糊涂了,我们带他去医疗室。”

    很快,跑过来一名英俊青年,狐疑地看向周烈,又看向两姐妹说:“你们两个娃不是诓俺吧?他的情况没有那么糟!”

    旱魃挺起胸脯说:“邓教官,我以人格担保,这个书呆子肯定有问题,每次他见到我都会腼腆到脸红,这次居然大声鬼喊,看样子是烧糊涂了。”

    “怂娃子,考上财大就不要浪费大好时光!有两个漂亮女娃做老乡,福气不小哩!”邓教官摆了摆手说:“去吧!去吧!这也就是现在,放在十年前,那军训狠着呢!”

    雨师女孩赶紧说好话:“多谢教官大恩,谁叫我和他既是老同学又是邻居呢?平常当成半个闺蜜照看着!嘻嘻,这里有瓶矿泉水,给英俊帅气的教官解解渴!”

    “少油腔滑调,赶紧滚蛋!”邓教官没有接矿泉水,转身奔向队伍,上午还有最后一项训练,虽说带带瓜娃子不算啥,可是也得像那么回事。

    周烈夹在两名美女中间,觉得真是见鬼了,心说:“看样子我真的来到了七百年前,只是身边的姐妹肯定和雨师旱魃有关。对了,现在是什么时间?看这蓝天白云,绝对不是灾难爆发时,难道我来到了与曹哥联系之前?”

    “完了,子清,你这个书呆子闺蜜两眼无神,印堂发黑,他是什么星座来着?这个月水逆,衰神附体啊!”

    “姐,少说两句,赶紧把他送到医疗室。”名叫子清,酷似雨师的女孩对周烈说:“你啊!有时间多锻炼锻炼,这都大学了,可不像以前,女孩子都喜欢阳光大男孩,作为你的好邻里,有必要对你进行批评教育,你这个样子怎么讨女孩子喜欢?”

    子清的堂姐笑得合不拢嘴,打趣儿道:“妹子,你和这个家伙也算两小无猜,怎么进了大学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会对自己的好闺蜜下手吧?”

    “说什么呐?大学处对象哪有一个成的?我还要攒着力气学习呢!”子清言不由衷的说。

    “是,是,是,你们闺蜜情深。自己不找男朋友,专门劝别人改过自新,如此高风亮节,那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可歌可泣!”堂姐笑得更厉害了。

    “哼,谁叫这个家伙考了那么高的分数却偏偏报了与我一样的志愿?搞得人家心里过意不去,就这种闷痴闷痴的性子,不积极改造一下怎么得了?”子清完全不在意周烈听到,甚至有意为之。

    “今年是哪一年?”周烈突然问。

    堂姐扶着额头说:“天啊!快,我越看这个家伙越不对,赶紧医疗室滴干活!”

    “周烈你没事吧?我是子清啊!王子清,你真的不认识我啦?还有我堂姐,身材好到你每次见到她都会脸红,她叫王子芩,和我的名字很像。”

    “咳,臭丫头说什么呢?”子芩很难得的娇羞一次。

    “王子清,王子芩?这是雨师和旱魃的名字吗?”周烈喃喃自语,忽然又问:“从此地出发去淄博怎么走?能不能教教我?”

    “啊!算我没问,越说越来劲!军训期间去山东,这是受啥刺激了?”子清抓住周烈的手臂,带着他向前快跑。

    别看子清那么清秀,力气倒不小。

    周烈被姐妹俩塞给了校保健医生,鸭子赶上架一样做各种检查,他愣愣地看着医生手机上播放的新闻。

    “根据有关方面消息,五天前六颗小行星进入美国大气层,美**方发射导弹进行拦截,之后加利福尼亚州通讯瘫痪,瘫……”手机屏幕不停闪烁,忽然自动关机了。

    周烈大惊叫道:“医生,我想打个电话,很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