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剑铠
    ,精彩小说免费!

    “不行啊!这股气流确实可以形成铠甲,可是……”周烈闭上双眼细细摸索,发现自己与气流之间存在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很难得到这尊青铜棺的认可。

    想要穿上域外妖魔的铠甲,这种念头确实有些异想天开,不知道有没有人做到过?反正放在周烈身上,希望越来越渺茫。

    “怎么办?是我的修为太弱了吗?所以无法降服这具铠甲,又或者是我动用了东皇音,使铠甲产生了抵触,从而错过了非常难得的机会。”

    周烈凝眉思考,尽管他不知道症结所在,却不愿意放弃机会,开始积极思考对策。

    自己不行,或许可以让颖儿试试?又或者……

    他忽然灵机一动,抬臂将巨剑拔高,心想:“这把剑等同我的意志延伸,既然我穿不上铠甲,被青铜棺中的气流排斥,便让丑儿试一试。娘的,没有人规定不能给武器套上一层铠甲,反正我算是赖上了,说什么也要占到便宜。”

    巨剑躺到周烈身边,剑内气机快速运行起来,金木水火土随着热流的变化而变化,仿佛真的有效。

    “你丫不要让我失望,铠甲赶快附着到剑身上来吧!来,来,来!”周烈这个时候握住剑柄,不停振动臂膀使剑身变换气息。

    此剑时而杀气盈野,时而锋芒暗藏,转瞬间又显得格外暴戾,就这样变着花样看气流是否有反应。

    不得不说这种想法更加异想天开,可是周烈发现巨剑确实比自己更加适合穿上铠甲,至少那道气流并未排斥。

    过了好一会儿,气流终于稳定下来,开始一点点沉降到剑身之上,同时形成一条条纤细火线。

    周烈听到了滋滋滋响声,剑身之上布满各种几何纹路,看起来有些耀眼,青铜棺内变得更加炽热难耐,他不得不退了出来,凭借自己与巨剑的联系感应铠甲是否附着上来。

    邵雍赞道:“妙,我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种情况,所以说人心最为难测,有时候发乎一念便可改变卦象,关键是这种跨越格局的念头太难得了,千万人中又有几人可以异想天开到如此程度?”

    周烈回到:“老祖,来点儿干货,别说那些没用的。给丑儿穿上铠甲后,咱的运程有没有变得光辉灿烂?整天听你瞎唠叨,我都变得神神叨叨了。”

    邵雍大笑道:“哈哈哈,神神叨叨有什么不好?可以让你以小博大!知道人行于世最怕什么吗?”

    “怕什么?”周烈想了几秒钟,有些失神的回答:“最怕迷失,最怕找不到方向,尤其处于人生抉择的时候,会茫然不知所措,可是有些机会稍纵即逝,也许在自己茫然时就会失去机会。”

    “说的不错!老夫就是一把尺子,可以有限度量未来。也是一双眼睛,可以看清方向并找到最佳努力目标,所以历史上那些风云际会的人物,身边总会有老夫这样的人加以辅佐,以期借势登高远望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邵雍讲到这里,忽然拔高声音说:“走马扬鞭争名利,显祖荣宗立大功,名扬威震人钦敬,处世逍遥似遇春!哈哈哈,如虎添翼,在这漆黑压抑的末世,终于让老夫看到一丝亮光,希望你能让这丝亮光继续变亮,好照彻身边所有人,以求最后走向极向离明。”

    周烈屏气凝神,用尽全力掌握巨剑传递过来的气机,感觉身前仿佛有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想要压制却压制不住。

    “轰……”青铜棺中拔起庞大剑芒,紧接着响起浑厚的剑鸣声。

    瞬息之间,青铜棺溃散开来,化作星星点点飞火消失不见。原地出现一柄长达十三米,宽达两米的恐怖巨剑。

    剑身上烙印着许多方方正正金色纹路,它们错落有致,整体呈螺旋状排列,由小到大,从剑尖儿蔓延到剑茎。

    此剑色泽介于红黑之间,仿佛迷彩,红得发亮,黑得深沉,看得周烈眉飞色舞,觉得单就光泽和外形来说与自己很搭,可是……

    “奶奶滴,这也忒大了,大得邪乎!虽然可以自行飘浮,可是怎么用啊?当做飞剑攻击那些巨型妖兽吗?又或者当成床铺住在上面?”周烈正在愁眉苦脸的时候,剑身传出低鸣,陡然之间打散开来,化作近千块大大小小形似剑身的碎片。

    下一刻,剑身相互叠加,仿佛折手帕一样,硬是折回了原状。

    “这个?好不可思议。”周烈接住从空中坠落的巨剑,嗷的一声发出惨叫,右手手腕差点废掉。

    只见剑身没入地面大半,其重量同样不可思议。

    “好重啊!而且好像还可以加重。”周烈动念的同时,看到巨剑向地面快速沉去,吓得他赶紧收回念头说:“不要加重了,起,飘起来,给我飘起来!”

    他运了半天气,巨剑纹丝不动!

    尝试了好几次,周烈无奈的发现,加重可以,想要让它变轻还是洗洗睡吧!或许变成十三米巨剑的状态才能飘起来。

    过了十分钟,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堪堪将巨剑从地面拔出来,只见剑痕周围布满深浅不一的脚印。

    拔出来之后,他就瘫倒了,累得呼哧呼哧直喘。

    “好家伙,丑儿最轻也有原来的百倍重量,关键是太坠手了,仅仅把它拔出来,就比打一场大战还辛苦。”

    周烈躺在地面上不愿动弹,谁知忽然听到婴儿啼哭声,他急忙转头看去,惊得瞠目结舌。

    “我靠,这丫头怎么变成真正的婴儿了?能有四个月大?不,最多也就三个月,修炼童女功修到这种境界,她到底在搞什么鬼?”

    “哇哇哇,哇哇哇……”

    婴儿只知道啼哭,搞得周烈手忙脚乱,他跑到大殿外的园子拧了三把雷根草,带回来挤出汁液滴在婴儿嘴里,这个小家伙才收住哭声,敢情是饿的。

    山村孩子都喜欢嚼雷根草,只因雷根草的汁液甜爽,这伏波船的园子里郁郁葱葱,倒是发现许多能吃的东西,喂饱这个小家伙应该不成问题。

    周烈忽然想起一事,问邵雍:“老祖,你说我与梁家姐妹有缘,妹妹那样奇葩,暂且不说,我和这个姐姐有啥缘分?”

    “哺育之缘,守城女将,左膀右臂,辅弼之功!”

    “哺育?”周烈乐了,逗着怀中女婴说:“来,叫爹爹。哈哈哈,瞅我干啥?要乖乖长大报答我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