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东皇音
    ,精彩小说免费!

    “这里空荡荡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周烈躺在青铜棺中,感觉还算不错,胸前一片温暖。

    仅仅片刻,温暖变成灼热,再由灼热变成炽热,前胸和后背好像燃烧起来,这就不大好受了!

    “好热啊!那域外妖魔以岩浆为食,这点温度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是放在我身上就遭罪了!”

    周烈正在呲牙咧嘴忍受高温的时候,嬴政居然说话啦。

    “周烈,你一定要降服这套铠甲,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最基本的保障,不至于成为任何人都能屠戮的弱者!知道吗?天底下最可耻的事就是做一名弱者。”

    “哎呀!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怎么说话了?”

    “哼,朕可不像你,游手好闲,四处游逛。还好,你曾经记录了一些书籍,朕一直在挑选感兴趣内容攻读,弥补认知上的欠缺。想不到朕驾崩之后,演化出如此多朝代,其中也有几朝帝王做得还算不错,不过往事俱往矣,不足道哉!”

    周烈一边忍受着高温一边问:“我说赢大大,你突然开腔不会就是发发感慨吧?痛快些,有啥说啥?另外不要贬低别人抬高自己,我怎么就游手好闲了?而你翻阅我的记忆就勤奋刻苦了?现在距离你的朝代已经非常遥远,奉劝你踏踏实实做人,不要瞎摆谱!”

    “做人?朕倒是想,可是拘在这里如同坐牢,没有天下,没有百官,没有……”

    嬴政的话音一顿,有些落寞的说:“算了,能够自虚无中苏醒已经是托天之幸,朕理应感怀上苍的恩德,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下面和你说重点,帮朕找一个人,根据邵雍推算,她在华夏的西北边境!那里应该很不安全,苦了她了,朕的阿房!”

    周烈听明白了,老祖宗动凡心了。

    “丫的,大老远穿越整个华夏,跑到西北边境就是为了寻找一个作古很多年的女人!秦皇的雄才伟略呢?盖世气魄呢?怎么一下子转到了女人身上?可能是这个家伙死的早,如果死的晚,估计也是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昏君小能手。”

    嬴政突然喝问:“你在想什么?”

    周烈笑着说:“没想啥?只是折服于老祖宗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还有矢志不渝的追逐!跑腿不是不行,可是您瞧眼前就有难关,总得给小子一些好处吧?”

    “我当你是个忠厚老实的孩子,其实骨子里就是一个滑头。不过这样也好,把话说明白,把事情做到位,省得你日后反悔。”

    “等等,老祖宗的要求太高了,那可是从东到西跨越整个华夏,从开元村出发得走好些年,你给的好处够不上档次,我可不依。”

    “胆敢要挟朕?”嬴政略微沉吟,发现拿周烈没办法,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如果他始终端着架子,这个交易没法谈。

    思考片刻,嬴政说道:“你不是要将东皇音和车同轨融合在一起吗?朕可以帮你,有了这种宏音,你就可以压制周围的热力了!”

    周烈说道:“不够,好不容易逮住机会,不多捞些好处,那可就太笨了!将王道气焰的秘密告诉我,为什么隔了那么久,你仍然可以驾驭它!之前我没有放在心上,可是遇到域外妖魔之后,发现王道气焰和那个大块头的心灵冲压有些相似。虽说不是一种东西,却具备抵抗心灵冲压的资格,所以我要修出王道气焰。”

    “臭小子,你真是无孔不入,居然看上了朕最珍贵的东西!”嬴政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什么是王道气焰?首先你要弄懂王道二字的含义。”

    “儒家认为圣人成了君王,其统治即王道,故也可称作圣王之道。不过这是儒家的认知,他们对王道之事参与的太多,不为朕所喜,故除之!”

    “朕做事确实有几分霸道,可惜霸道不是王道,甚至与王道相背离。朕也是到了一定年纪,坐在那个位置上有些火候,这才渐生明悟。”

    “王,高高在上,为众生之主,气运之龙,在那种氛围中经过日日夜夜熏陶,磨练出一言定乾坤的心气,之后一步一个台阶向上,犹如龙腾九天,气焰日渐雄厚。”

    “不过朕复苏后,发现这种气焰居然可以爆发出来,并形成实质般气势,当时感到非常吃惊。”

    “所以说!这个时代非常适合我,适合我这样的王者。只缺一个机会扶摇而起,到时候自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朕要让这天地再次臣服于大秦的脚下,再次臣服于朕的脚下。外族入侵,华夏应该众志成城,而不是一盘散沙。”

    周烈自语道:“只是一股身为王者的心气吗?不过能养出这股心气,环境非常重要,我并不具备这个条件!”

    邵雍忽然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慢慢来,好就好在有陛下的王道气焰做引子,你感悟这种气势肯定比别人快得多。王在这个时代,或许被赋予了特殊含义……”

    “好,日后我的实力足够强,立刻去西北边境走一趟,寻找你想见的人。”周烈没有再向嬴政苛求什么,这个时候至关重要,只能寄希望于东皇音,看看能否压制周围的热力。

    嬴政再次沉默,不过周烈感受到一股煌煌大气,仿佛站在高台之上指点江山,随着心意统一度量和文字,但有阻拦,杀无赦!

    这正是一言九鼎,言出法随。

    猛然之间,他感到喉咙一片火热,似乎要发出声音。

    这声音不同凡响,因为太过宏大,反而无法听到,与嬴政传过来的煌煌大气相合,慢慢交融发酵。

    不知道酝酿了多久?周烈感到自己实在忍受不住了,张口发出一声大吼。

    这声吼叫确实不弱,可是并未脱离天鸦嗓音,仅仅掀起一片热浪,青铜棺内很快便恢复正常。

    “不行啊!再试试,言出法随,不管这热力有多么强大,都给我退后……”

    “退……”

    “退……”

    周烈被高温折磨得够呛,然而越是这样,他的反应越激烈。

    青铜棺内回荡着话音,除了这道话音再无其他声息,退字音开始全面压制高温。

    这是一种奇异的状态,最开始的声音仿佛绞碎了周遭的一切,之后无声无息的迎来寂灭。

    “成功了吗?”周烈正在回味之时,发现一团气流覆盖肩膀化作肩甲,然后是胸部和腹部,再然后覆盖背部,只是好景不长,气流开始涣散,似乎非常排斥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