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入棺
    ,精彩小说免费!

    白色龟甲不停闪烁,眼前的庞大铠甲越来越暗,某个瞬间向内收缩,瞬息恢复到青铜棺状态。

    周烈激动了,问颖儿:“颖儿,颖儿,能不能将这口棺材收起来?”

    “很抱歉,主人,目前我只能收纳与万源石有关的物品,弥天黄芽是万源石的衍生体,白色龟甲更加奇特,与万源石的气息几乎没有分别,所以很容易收纳。至于这口装铠甲的棺材,它明明就在眼前,却仿佛并不存在,无论如何都感受不到气息,所以颖儿爱莫能助。”

    “搞不定啊!难道推着走?那样目标也太大了。”周烈向前一推,感觉就像碰到一团气流,青铜棺缓缓向前飘动。

    “哎呀呵?奇了怪了,怎么这么轻?刚才那副庞大铠甲砸下来可是土石飞溅。”周烈心想:“颖儿没有办法收纳,那我扛着你走总行吧?”

    好嘛!这尊域外妖魔倒了八辈子血霉,龟壳没了,他气得到处搜索。找着找着,自己镇守的大门被墟火摧毁,气得他暴跳如雷,摧毁了大半巢穴。结果呢!为了抓一只小虫子,紧急关头撇出去的铠甲也没了。

    龟壳重要,铠甲也重要,那是本部送来的唯一装备。

    嘿,怎么所有倒霉事都被他碰上了?到底是谁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他?今天哪怕将整个孵化巢翻过来,也要将这个混蛋找出来。

    周烈扛着青铜棺飞奔,就觉着身后忽然一颤,紧接着地面向下塌陷。

    域外妖魔化身暴力拆迁工人,发疯般毁去即将定型的妖墟,任由上方地层砸落,如果他是人类的话,恐怕会说:“这日子不过了。”

    “完了,到底还是跑不掉!”周烈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可是上方砸落的巨石如同梦魇,轰然盖住了他的身形。

    这块巨石太大了,太宽了,如同大山压顶,以周烈的实力应付不来。

    就在生死关头,从上方垂下一道蓝色光束,笼罩住周烈和青铜棺向上拔起。

    “吼……”域外妖魔飞身而起,他不顾高处砸落的巨石,疯狂向着蓝色光束抓去。然而,这道蓝色光束快速收拢,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吼,吼……”域外妖魔撞出了地层,他站在妖星熔炼而成的岩浆海上仰头狂吼,暴躁得不可想象。

    片刻之后,周烈瞪大眼睛,看向地面上快速熄灭的蓝色火焰。

    这些蓝色火焰勾勒出一个个篆字,由内向外排成九环,仅仅辨认出急急如律令几个字,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再看向周围,周烈发现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他居然回到了伏波巨船的偏殿上来,之前赵异人和梁孔雀要在这里搞事情,所以他不会认错的。

    “我是怎么回来的?”

    周烈突然看向怀中,心中顿时有几分了然,女婴手中拿着一块蓝色木牌,不用问都知道,是这块木牌发挥了重要作用。

    “行啊!原来你有备而来,从哪弄到的牌子?”周烈想要拽过来看看,可是小家伙不给,将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

    周烈扫视一圈,发现这里非常安静,估计那些驿主还在外面奋战,他索性盘坐下来,背靠青铜棺边休息边对女婴说:“梁孔雀,你的妹妹与我为敌,可是你救了我一命,也救了颖儿一命,咱们论交一码归一码,我得好好报答你。”

    话音刚落,周烈向颖儿使个眼色,立刻放出一小捆弥天黄芽。

    这可是弥天黄芽,论捆的起码有百十来根。

    女婴显然知道这是什么?看得眼神直发亮,当她回过神来,咬着嘴唇复又看向周烈,用力摇着头指了指黄芽,伸出手指头。

    “你这是啥意思?不够吗?要两捆,三捆,四捆……”周烈看着她掰手指头,翻了个白眼儿问:“你就说最后数字,这是救命大恩,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女婴左手比三,右手比五,不太确定,又给右手加了一个脚趾头。

    “三十六捆?”周烈揉了揉太阳穴说:“你可真敢要呀!也不怕我拿不出来。”

    女婴轻蹙鼻子,呜嗷嗷叫了两声,似乎在说:“你肯定有,我的鼻子很灵。”

    “行了,梁家贵女成了小狗,看你怪可怜的,全力助你脱劫!”周烈挥手之间放出一团香气,将其圈禁在眼前,笑道:“还等什么?真若将黄芽做成熏香不知道要经过多少道工序,放在我们颖儿这里,只需一道工序即可,想要快点达成目标,破费一些无所谓。”

    女婴大喜,赶紧爬入香气之中,摆了一个古怪姿势躺好。

    周烈看她喜滋滋的修炼起来,叮嘱颖儿不要断了黄芽香气,自己则面朝青铜棺,拿出龟甲研究这东西到底有没有用?

    “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把这副铠甲打包带回来,不会一点用处没有吧?如果真的研究不出来,看看能不能卖给船主或者杨独秀,也许他们想要。”

    研究来研究去没有眉目,周烈对邵雍说:“老祖,是不是要来个滴血认主什么的?”

    邵雍斥道:“不准瞎想,血液之中潜藏着血脉的奥秘,如果有人拿到你的血液,应该有很多办法摸清我们的底细,所以血不可轻流!日后流血一定要加强意念,使之脱离身体立即坏死,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那您老说说,这龟壳和棺材有啥用?”

    邵雍沉吟片刻,有些迟疑的说:“留好龟甲,等你修入附体期,将是老夫手中的最大仰仗。至于这口青铜棺,你躺进去试一试,看看能否穿上域外妖魔的铠甲。”

    “啥?等会,让我躺进去穿铠甲,那么大一坨不得把我压死?”

    “死不了,最多受伤,虽说只有一线可能,却值得尝试。只要成功,那么老夫之前针对你推算的卦象都要推倒重来,这是改变命运的一刻!”

    “改变命运?我的未来很糟糕吗?”周烈突然问。

    “不是糟糕,是艰难,超乎想象的艰难!具体事情算不出,只知道你在乎的人,会一个接着一个死去。赵异人不死,会变得更艰难!所以,你必须获得超脱命运枷锁的力量。”

    “呵呵,资深老神棍,不管你说的话有几分是真,哪怕这是一杯毒酒,我也干了!”

    周烈用力向前挤去,这口青铜棺好似并不存在,感觉融入一团暖流之中,他急忙握住剑柄,以期应对突发状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