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六六六
    ,精彩小说免费!

    其其格抬头看向屋顶裂口,忽然一道明亮火焰蒸腾,垂直升起化作数百米高的光柱,代表六六六烽火台成功重启。

    祖万豪忙得不亦乐乎,烽火台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件大玩具,有很多奥秘需要探索,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修修补补。

    颖儿精疲力尽,落到周烈的头顶上说:“让小龙抱着珍珠沉入深邃之间,尽管这颗珍珠包裹的万源石不大,却正好可以解燃眉之急。其实烽火台就是树屋,由神树驮负进行移动,久而久之形成神树隧道,往来更加便捷。不过神树需要精心培育,每年的消耗非常大,维持正常运作并不容易。”

    “神树?那些帮助我们开启血脉的大树?”周烈点了点头,记在心中。

    唐七七转着圈儿,兴奋地看向石壁。只见一条青龙乍然闪现,很快变成白虎,神态倨傲的蹲伏在那里,似乎也在打量四周。

    “吼……”白虎一跃而起,冲到屋顶上吞噬星星点点光芒。

    周烈的眼神连变,心中不由得惊讶:“好家伙!白虎正在侵蚀烽火台的核心锚,不知道能否做到百分百掌控?如果能做到,那可太爽了。”

    “核心锚!之所以用这个名字,是因为王城能够随时锁定驿站的具体位置,有没有可能将六六六烽火台隐藏起来呢?这样就可以逍遥自在了,谁也管不到我头上来。”周烈正在想着美事,顶壁轰然作响,几块石砖掉了下来。

    现实击败了幻想,能不能摆脱锁定倒在其次,眼下最主要的事情是将房子修好。

    “其其格,苏丹青,苏琉璃,傻站着干什么?快点帮我维修!天啊!那些杀千刀的海兽不在海里呆着,为什么跑到岸上打打杀杀?”

    周烈奇怪地看向唐七七,心想:“这丫头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积极?对维修这般上心,难道是想占据几个席位?嗯,可以考虑让她加盟,毕竟手底下的人数太少了。”

    时间不大,周烈就被白虎的进度吸引过去。

    整个烽火台从上到下投影到眼中,除了几间静室保存完好之外,其他地方只能回收砖石。

    破损的位置不断在眼中刷新记录,看得头晕眼花。不过正像白虎系统的一贯作风,对于每处细节都能了然于胸,支派起人手来不至于失去方向。

    “胖子,先去北间屋修大梁,要是大梁塌了,上面的黑塔也得塌。”

    “知道了,这就去。”

    等到众人走后,周烈挥手将眼中的烽火台结构图打在墙壁上,有些郁闷的说:“这就是一朵菊花撑着一支大烟囱,当初谁设计的烽火台?比我的剑还丑!有没有办法进行改良?我的意思是付出最小的代价,得到最大回报。”

    白虎好似发出一声咆哮,不知道从哪儿调出无数光影,好像都是建筑,开始在烽火台的基础上进行叠加。

    过了将近十分钟,光影才停顿下来,周烈看得直皱眉头。

    “是不是搞错了?稍稍扩建黑塔,加固地基。忽略其他地方,搞成半露天温泉。天啊!要是真的这样搞起来,我会不会被其他驿主抡死?”

    颖儿休息了一会,已经恢复过来,笑着说:“我看挺好的!家嘛!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我们还可以搭建冰屋和冰窖,其实有青龙和玄武守护,已经不比三零零烽火台差多少!真正限制我们的地方是作为根基的神树太小了。”

    墙壁上的画面一变,白虎提出一个加快神树生长的方法。

    所谓神树其实也是妖,不过它们与妖兽有很大不同,只会单纯生长,没有多少进攻性,与人类是天生的盟友。

    是妖这就好办,身边就有两位炼妖师,苏丹青和苏琉璃擅长刻画疆域血纹,经过白虎系统的分析和整理,发现疆域血纹除了用于防御,最主要功能是培育妖类。

    眼下身处战场,还怕找不到饲料吗?

    另外,玄武可以过滤妖血降低负面影响,妖血中凝聚的有害力量交给青龙冻结,用来增加攻击和防御手段,可谓一举两得。

    “不错,就这么办!苏丹青和苏琉璃要是聪明,应该知道如何选择,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次翻身机会。”周烈只在乎结果,不在乎过程,如果不能在这座烽火台迅速找到位置,掉队是一定的……

    “什么?修温泉?”

    当祖万豪听到这个提议,以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再三确认才知道老大没有开玩笑。

    胖子笑问:“借烽火将水加热倒是简单,我们的烽火台叫什么名字?六六六温泉公馆还是大顺度假村?”

    周烈直拍额头,感觉这个提议跑偏了,他只好耐着性子说:“温泉不是重点,水才是重点,无论青龙,还是雨师,都与水脱不开关系。明白吗?修池子,修水潭,修瀑布,反正让水环绕六六六烽火台就是了,房屋尽量以精巧为主,以这种理念为基础发展,要改动的地方应该不多。”

    “嘿,这可简单了,不就是挖土砌池子吗?交给我好了,顺便把水道翻新一遍,也许在温泉边上能种菜,毕竟烽火台这里比较特殊,也许不会颗粒无收。”

    周烈笑道:“呵呵,我让大家全力配合你,需要什么东西尽管说,我去把那些报废的烽火台拆开,烂船尚有三斤钉,更何况那些烽火台呢?”

    “哎我去!对啊!拆台子,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拆迁……”胖子激动不已,他现在生怕有人和六六六烽火台抢生意,这可是一笔大买卖,起多少座屋子,挖多少座池子,材料都尽够了。

    周烈不知不觉中培养出一位基建狂魔,很快就会显现出效果。

    他只身赶往三零零烽火台,想要见一见阮浮生,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希望双方烽火台可以结盟。

    进入大厅,忽然感到一股萧瑟气息扑面而来。

    阮浮生披头散发坐在石阶上,两眼空洞地看着前方,韩一鸣和赵红玲陪在左右,看那架势是怕驿主寻短见?

    “你来了?陪我喝酒!”

    周烈很想问为什么是我?难道看咱年纪小好摆弄?不过他终究没有问出这句话,坐下来与阮浮生对饮。

    三杯酒下肚,阮浮生潸然泪下,哭得……像个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