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 剑奴
    <>周烈踏上巨剑之后,剑身缓缓飘了起来,看得鬼修瞳孔紧缩,急忙吹响哨音。

    黑暗处沙沙直响,大量流沙渗入虎鲸的身体,顺着食道翻滚冲来。

    数名沙童抛出锁链,想要锁住这个胆大包天之辈。然而巨剑重重一顿,流沙翻卷而回,锁链寸寸碎裂,这等手段令鬼修大吃一惊。

    “嘶嘶……”龙角洞螈像是非常着急,周烈将它缠在大拇指上,轻踏剑身顺着虎鲸的食道向着胃里滑去。

    转眼之间过去十多分钟,流沙冲入虎鲸的胃部。那些鬼修将所有出口封堵住,打定主意要闷杀破坏营盘之人。

    此刻,巨剑插在如同峭壁的鱼骨上,周烈手中拿着一颗硕大珍珠,他正仔细摩挲感应其中的气息。

    龙角洞螈十分高兴,只要有这颗珍珠在,它就可以快速成长了。

    看罢多时,周烈欣喜道:“真是幸运,这颗珍珠中封存着一小块万源石,似乎对龙角洞螈的成长很有好处,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功用?”

    下方传来沙沙声,流沙不停注入虎鲸的身体,好多沙童钻了进来,正在疯狂寻找敌人的身影。

    外面的战斗愈演愈烈,杨独秀杀得血流成河。鬼修和绿鳞海妖之中也有强者,在付出了一定代价之后,终于压制住这尊杀神,开始腾出手来清理战场。

    “杀!”

    杨家小将表现得最为英勇,在短短的二十分钟之内,可以说立下了汗马功劳。只是敌人的数量太多,又有流沙阻止冲锋,使他们的冲杀慢慢落入颓势。

    “杀!”

    不能骑马就徒步作战,杨家儿郎无畏无惧!!!

    这一刻,死伤在所难免,到处都是轰鸣,到处都是血泊,铁与血向来都是这般残酷。

    在这种环境中,有一个人很好的融入了战场气氛,森森剑气骤然扩散,正在四处寻找敌人踪影的沙童浑身一颤,停在了原地。

    死了,整整二十名沙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他们的眉心凹陷进去,点点细沙从凹陷部位流淌出来,情景诡异。

    周烈仍然坐在巨剑上,扫视一圈说道:“出来吧!那些喽啰已经死了,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啪啪啪……”周围响起鼓掌声,从虎鲸的肋骨中走出一道身影。

    此人白发白眉,脖子上全是褶皱,双手也布满皱纹,唯独这张脸光滑鲜嫩,赞叹道:“很好,你刚才那一剑使得漂亮,居然让剑气融入了流沙,猝然发难狠辣异常。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三百年,如果伏波城治下的新晋修士全是你这种资质,恐怕海里这些杂碎再多一倍,也无法踏足海岸半步!”

    周烈坐在高处打量对方,淡淡说道:“你错了,我刚才没有出剑,因为今天我突然领悟到,剑是杀生凶器,不可轻出!换而言之,这些沙童不配我出剑。另外我想问一句,你为什么要做鬼?”

    “哈哈哈……”白发男子笑得直不起腰,他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哈哈哈,你的眼力不错,看出我放弃了做人的权利,转而做了一名阴森鬼修。真是可笑,如果能做人,我又何必做鬼?而且还要受他们驱使,来猎杀你这种有潜力的年轻人?”

    周烈听到这些话,长叹道:“看来你身上也有故事,不过既然与我为敌,只有两种人,第一种不值得出剑,第二种值得出剑,仅此而已!”

    “好狂妄的小子。”

    话音刚落,白发男子身上腾起鬼气。与此同时,他抬手放出十八颗拳头大小的骷髅头,发出凄厉哭泣,向着周烈飞速杀去。

    “碰碰碰……”

    白发男子有些吃惊,骷髅头到了这小子身前三米处忽然顿住,无法前进分毫。

    通过之前的观察,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下结论,这小子的修为应该处于八品中乘,甚至连八品中乘都不到。

    毕竟年纪在那里摆着呢!绝无可能达到八品上乘,八品巅峰就更不用指望了。

    虽然鬼修天生受到那些厉害神修的压制,可是对付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无限接近七品的修为已经足够了。更何况在成为鬼修之前,他白章是一名祖庭修士,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真的不需要过于担心。

    周烈依然坐在巨剑上,看向十八颗骷髅头。

    片刻后,他竟然伸手摄过来一颗,托在掌心仔细观察。

    “小子你找死。”白章大为光火,也许是长久没有与人说话的缘故,所以他多说了两句,万万没有想到被眼前的小鬼轻视了。

    十八颗骷髅头忽然爆炸,放出深红色烟波,形成一圈圈涟漪,使虎鲸的肋骨快速软化,化作更为浓郁的白烟,向着周围飘散。

    这烟有毒,中者立毙。

    准确的说,是十七颗骷髅头爆开,周烈手中那颗安然无恙。

    他把玩了一会儿,朝着对方扔了过去。

    飘在高处的毒烟竟然受到引动,风卷残云般追向骷髅头,看得白章微微一怔。

    “咔嚓……”

    剑气缭绕,白章感到眉心一痛,心中的惊奇无以复加。

    周烈摇头说:“你要隐藏到什么时候?用这具人偶吸引我的注意力,可惜它的质地实在不咋样!”

    蓦地,三缕寒光泻地,杀机向上迸飞。

    同时,白发人偶飞身而起。

    “呵呵,我是恶人来着!不摧残敌人的精神,哪里配这两个字?”周烈的眼眶突然爆发光芒,庞大压力犹如巨龙盘旋。

    “法度压制?你的祖灵是谁?”白章大惊,他感觉自己的修为正在飞速跌落,已经发挥不出最为得意的杀招。

    周烈在剑身上轻轻弹了一下,忽然剑气向外翻卷炸裂,逼住了飞窜而上的三缕寒光。同时,人偶砰砰作响,胸前出现巨大掌印,从外向内多达十八层。

    “该死,哪来的怪物?”白章飞速逃遁,心中突生警兆。可是那小子根本就没有动,仍然坐在奇丑无比的巨剑上,好像正在休息。

    “怎么,不逃了?”周烈抻了个懒腰,像是刚刚睡醒一般。他拍着身下的巨剑说:“丑儿对气机的感应十分敏锐,你再移动半米就会身首异处,不信可以试试。想要活下去就做剑奴吧!剑下的奴隶,恶人还需恶人磨,你说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