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4章 转移战场
    “轰……”

    周烈在众目睽睽之下平稳落地,脚下仅仅轰出几道裂纹。然后他拖着奇丑无比的巨剑,沿着栈桥向前走去,来到了抵抗海兽的最前沿。

    那些嘲笑他的人愕然相望,感受到一股霸烈气息扑面而来。只听对面说道:“不错,我的剑无比粗陋,脱不开一个丑字,所以以后就称它为丑儿!有此剑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阿德站到主人身边,发出一声开心大吼。

    周烈举剑,口中大喝:“举鼎势!”

    那样宽厚的剑身爆发出剑鸣,起初这鸣音好似敲瓮,紧接着变得高亢起来,仿佛敲响了百口厚重铜钟,令人振聋发聩。

    在所有人眼中,巨剑落了下来,向着前方爆发气劲。

    “轰隆隆……”栈桥前方的地面呈扇子面形向前拱起,大量土石受到挤压向上堆叠,形成五六米高的石墙,凡是冲到近前的海兽无不破碎,栽倒在血泊中。

    一剑之威,恐怖如斯,令人惊颤!!!

    周烈骑到了阿德的背上,眺望对面烽火台众多栈桥,运起天鸦嗓音说道:“我叫周烈,是三零零烽火台的一员,既然叫我们去最热闹的战场拼杀,你们可有胆量一同前往?”

    “可有胆量一同前往?”

    “胆量一同前往……”

    “可有?”

    “胆量……”

    此刻,如同千名大汉一起呼喝,方圆三里尽是回音。不但如此,回音还形成音杀,将大量海兽活活震死,单凭声音就威猛得一塌糊涂,对面那些人再也笑不出来了。

    “小子,少来作怪!”杨独秀忍不住开腔,可是周围的回音仍然绵绵不绝:“可有胆量?可有胆量一同前往?”

    阮浮生一扫之前颓势,哈哈大笑:“杨独秀,你连我三零零的后辈都压制不住,还有何脸面自称整万序列?好,我去支援五零零零,瞧瞧杨家在你身上投入的这些人力物力,正像周烈刚才喝问的那样,你有胆量一同前往吗?让世人看一看杨独秀是绣花枕头,还是杨家后继有人?你敢吗?”

    “你敢吗?”

    “敢吗?”

    周烈暗笑:“呵呵,阮浮生猜到了我的意图,既然要去最危险的战场,将眼前这座底蕴雄厚的烽火台拉过去才有机会翻转局面,就看这个杨独秀入不入瓮了。”

    杨独秀并未失去理智,而且他身边有人提醒,不要中计。

    问题出在麾下那些年轻人的身上,他们头脑一热,有人按捺不住跳出来,请缨道:“驿主,怎可任由区区整百序列肆意挑衅?我等愿赴汤蹈火,到战场上与三零零一较高下。”

    “我等愿赴汤蹈火,踏平妖氛!”二十几个楞头青跪倒在地,面朝烽火台异口同声说道。

    杨独秀恨不得冲过去,一人窝上一脚,把他们全部扫出自己的地盘。太可气了,他是要把阮浮生陷进去,不是要把自己也往里面坑。

    受到带动,又有十几个摇摆不定的楞头青跪了下来,情绪激昂的说:“愿与杨大哥并肩杀出辉煌!”

    杨独秀咬着后槽牙,心说话:“入你娘的辉煌,狗懒子的并肩,我手下这都是什么玩意?家族把他们派过来之前,就不能做个智力测试吗?”

    “大人,阮浮生打开了传音雀门,周围很多烽火台听到了我们之间的对话。”身边人叹道:“那个用剑的小鬼有些难缠!顷刻之间扭转了局面。您现在只能应承下来,否则不仅仅是军心涣散那样简单,会牵扯到我们这一系烽火台的。”

    “该死,该死,真该死!”杨独秀怒吼:“难道我给阮浮生挖了坑,自己还得跳进去?”

    “请您冷静,那几位大人正在争抢资源,事关东海省日后的格局,不能在我们这里出岔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混蛋!”杨独秀恨意难平,朝着外面大吼:“姓阮的,战场上见,我要亲眼看着三零零上下全部死绝,死到一个不剩。”

    “轰隆隆……”对面的烽火台收起栈桥,开始向着地下沉落。

    阮浮生冷冷一笑,三零零也跟着下潜。

    自有排序靠后的烽火台顶替位置,大把驿主看上了这处进可攻退可守的宝地,在真正的大风大浪到来前,谁不想保存实力?

    周烈得知行程大概有两个小时,赶紧放好巨剑,就坐在阿德的背上调息起来,让自己的身体状态恢复到巅峰水准。

    尽管坑了杨独秀一把,可是烽火台的气氛仍然偏向压抑。

    大家知道再过两个小时,无论心中有多少想法,都得直面最凶险的战场。那里肯定是海妖和鬼修的矛矢所在,正在想方设法打出突破口,说成九死一生都是轻的,弄个不好会十死无生。

    私底下有人抱怨,有人破口大骂将恨意放在阮浮生身上,也有人想着逃跑,可是身在氏族豪门的阵营中,他们有着很多顾忌,反而不如周烈等人这般自由。

    徐天豹和祖万豪也想到了回村,既然大家达成了愿望,成为村里祈盼几百年的祖庭修士,还留在这里干耗什么?可是周烈没有动,自有他不动的道理。

    二人老老实实吃东西,尽快抵消娃娃果带来的“后遗症”,感觉体内正有一团生机不断壮大……

    两个小时能做什么?磨磨刀,填饱肚皮,整理一下装备和药物,也就基本上差不多了。

    周烈的剑不用磨,肚皮倒是有些饿了。当他挥去一身疲劳,赶紧叫小宁准备吃的。

    因为试剑干掉了一批海兽,戍边令上生出对应点数,所以吃口饭倒是不用向人借债了。至于铸剑欠下的巨额债务,慢慢还,不是快要抵达战场了吗?

    “怎么样才能成为驿主呢?要等到阮浮生死翘翘吗?算了,难度太高,小兵总是冲在最前面,我挂掉的时候,人家肯定活得好好的,这条路恐怕行不通。”

    周烈边吃边想,觉得还是直接去问比较好,如果行不通,也好趁早绝了念想。

    十分钟后,烽火台停止移动,哪怕处于地层隧道中,仍然可以感受到震动从头顶上传来,地面上究竟打到何种程度?还是不想为妙!

    此刻,阮浮生看向这个找上门来的棒小伙,有些惊奇的问:“你想做驿主?”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