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昨夜惊心
    ,!

    纪荣原本是公冶家的外戚,可是公冶薇薇从来没有拿正眼瞧过他,这让他非常沮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中生出一股邪火,恨不得将公冶家的小娘们压在身下死命蹂躏。

    机会悄然而至,鬼修设了一个局,让驿主阮浮生营救即将沦陷的烽火台,这一战搭上了那个让他最记恨的黑小子。

    那个黑小子似乎识破了他的伪装,离开烽火台时出拳太狠,让堂堂的纪家大公子身负重伤。危机关头不得不签下卖身契,将自己卖给烽火台服役四十年。

    四十年啊!不知道是不是阮浮生捣鬼,怎么会有如此长的服役期?

    他纪荣成了一名小喽啰,在烽火台称之为驿者,说出去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然而恰恰是这重身份,给他提供了许多便利。

    在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后,他向烽火台兑换了三十二种药物,经过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努力,终于炼制成一剂无色无味的软筋合欢散。

    有道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公冶家这些小美女包括公冶薇薇在内,很快就会成为他纪荣的女人,从此以后任他玩弄。

    谁知计划尚未施行便出了岔子,阮浮生好像抽疯一般,将所有人赶出烽火台清理地面,再也不提入海执行任务这档子事儿了。

    直到昨夜,清理任务才告一段落。

    宿营的时候,不知道那个徐蟹从哪弄来七八坛好酒,哭着喊着抱起酒坛狂饮,素来冷漠的公冶薇薇居然一反常态,陪着小丫头狂饮。

    还有唐七七这个他看上的小美女,也一边抽泣一边喝酒,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真是我见犹怜!

    真正让纪荣心生畏惧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黑大汉敖广宇,三零零烽火台的二号人物。

    这家伙的修为仅次于阮浮生,可是姓阮的不管事儿,连日来不知道在烽火台倒腾什么,应该不会突然出现破坏他的好事。所以只要解决敖广宇一人,就可以仗着软筋合欢散为所欲为了。

    徐蟹帮了大忙,敖广宇嗜酒如命,四坛好酒进了他的肚子,对于气息的感应肯定没有平时灵敏。

    真是天赐良机,纪荣露出得意笑容,他在暗中打出一道道无色无味的粉尘。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已经毁容的苏琉璃第一个发现不妥,闪电般将徐天豹推得远远的,自己则瘫软在地,双眼无神的望过来。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恶心的丑女人居然坏了他的好事。

    虽然营地落入掌控,韩一鸣和敖广宇扭打在一起,争抢绵软无力的赵红玲,祖万豪不停向唐七七拱去,苏丹青发出哀嚎爬向公冶薇薇,可是徐天豹十分狡猾,来无影,去无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跑到背后下刀子,需要格外注意。

    最近几日大家一起行动,纪荣从旁观察,已经摸清了每个人的特点。

    要说第一忌惮之人是敖广宇,那么第二个就是徐天豹,这是按照难缠程度排出来的,公冶薇薇和那个游绍龙都要排在后面。

    果不其然,徐天豹的行动异于常人,他没有去救最亲近的伙伴,而是在第一时间救出了一直敌对的游绍龙。

    纪荣气得直跺脚,他将注意力放在胖子和徐蟹身上,结果眨眼工夫,游绍龙不见了!

    徐天豹十分果决,插了游绍龙几匕首,让他在剧痛中保持清醒,赶紧回烽火台去找阮浮生,自己则在近处骚扰。

    有这个讨厌的家伙在近处虎视眈眈,纪荣还怎么办事?

    怒火中烧之下,纪荣揪住蟹的头发拖到营地边缘,冲着黑暗大吼:“姓徐的,我数到三,如果你不出来,我就干掉这个小丫头!”

    “一,二,三……”

    纪荣瞪大眼睛,姓徐的居然没有反应,他把心一横,从腰间抽出短刀划向徐蟹的脖胫。

    就在这一刻,鲜血飞溅。不是徐蟹的脖子,而是他纪荣的手臂。

    徐天豹借助潜影斗篷潜伏到近前,瞬间出手。尽管纪荣吃痛,可是他咧嘴笑了起来,软筋合欢散正在空气中发酵,只要踏进营地就会倒下。

    徐天豹刺出一匕首便手软脚软,扑通一声倒在地面上。同时胯下蠢蠢欲动,他的眼神从纪荣身上移动到蟹身上,理智正在一点点崩溃。

    “哈哈哈!”纪荣狂笑,谁知乐极生悲,笑着笑着他竟抽搐起来。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姓徐的混蛋在匕首上抹了剧毒。

    然而令纪荣惊恐的是,徐天豹没有爬向徐蟹,而是爬到他这里搜身,这人是怎么维持理智的?

    答案很快揭晓,徐天豹在身上插了三把长匕首,对自己真够狠的,三刀六眼只为了保持清醒。

    解药被拿走了,纪荣浑身僵直无法动弹。

    他今天距离成功只有半步之遥,全是这个姓徐的王八蛋!之前那个姓周的与他当面刚,现在又有这个姓徐的,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对他?为什么?

    徐天豹搜出几只小瓶子和纸包,用自己做测试寻找解药,很快发现纸包中的白色粉末是解药。

    就在他匆忙救治大家的时候,地面传来震动,远方出现很多光焰,三零零烽火台方向也涌起冲天光焰,快速形成粗大光柱。

    出事了,出大事了!

    徐蟹清醒之后,哭着为徐天豹疗伤。

    海域方向蹿起青色光纹,爆闪之下疯狂向着两边破碎,之后好多发光水母飘了过来。

    这一幕惊呆了在场所有人,大家回过神来,急忙互相搀扶着向烽火台狂奔。

    阮浮生这位烽火台的驿主飘然而至,扫视一圈说:“看来你们已经解决了问题,立刻回归烽火台接受戍边令,至于纪荣,交给我来处置。”

    之后的几个小时惊心动魄,不时有消息传来,说某某烽火台正在遭受冲击。奇怪的是,三零零烽火台安然无恙,没有遇到一头海兽。

    就在这个时候,周烈回来了。

    当他踏入三零零烽火台的防守地界,第一眼仰头看向黑塔,第二眼瞧见纪荣站在塔基延伸出来的长长栈桥上,这小子全身包裹着类似绷带的东西,双臂缠绕铁链,不停的咒骂着阮浮生和徐天豹。

    “嘭”的一声,周烈踢了过去,将纪荣踏在脚下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