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戍边
    ,!

    周烈看得直傻眼,颖儿一口气抽来三四百斤玄黄龟血,转眼间将其藏了起来,似乎可以借助那块万源石收纳物品。

    这可不是之前那种半大龙龟的龟血,乃是壮年龙龟的精血,每滴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药,结果被她虎口里拔牙,掳来这么多!

    帝鳄不干了,费了一番功夫,可是这肉吃得没滋没味,感觉背后有什么东西在捣鬼。

    这大家伙发起狂来,后果很严重。

    周烈看到紫色电光迸射,心头不由得一惊。

    帝鳄爆发阴雷清洗身体,炸出一团团耀眼电火花。颖儿及时撑起一道白色光环,使阴雷无声无息划过,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你是怎么做到的?”周烈刚才吓个半死,等到阴雷过去才后知后觉,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小命。

    颖儿讪讪笑道:“呵呵,没……没什么,就是……就是耗费了一些万源石!”

    周烈觉得这笑声有问题,突然喝问:“说,付出了多少代价?”

    “啊!就是触及了时空转移的红线,原本八品就可以穿越,现在……现在也许要达到七品才能成行。”

    “等等,你是什么意思?难道没有达到离体期也可以逆光阴而上?”

    颖儿挠了挠后脑勺说:“本来是不可以的,可是有万源石从旁辅助,不要说七品八品,就算九品都有可能,前提是万源石的力量必须足够强大。”

    周烈苦笑:“这么说刚才那一下子就拔高了一个难度,不知道你抽取的龟血够不够铺平跨越八品养灵期的道路。”

    “啊!”颖儿惊叫起来,她这时才意识到要用宝贝龟血为自己的鲁莽买单。

    帝鳄有些奇怪,背后并没有出现异样,难道这群龙龟饿了很久,所以吃起来特别粗糙,连原来的四成油水都榨不出来,真是晦气!

    “轰,轰,轰……”庞大身影向前走去。

    周烈轻出一口气,这大家伙总算没有再次发狂。希望它继续猎杀龙龟,只要小心一些,应该可以捞到不少好处。

    远方出现千百道恢弘光柱,许多烽火台一下子冒了出来,形成绵延千里万里的防线,阻挡海兽和海妖向着陆地推进。

    帝鳄一路横行无忌,那些海中妖兽感受到它的气息,立刻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这头野蛮的霸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背后又响起鼓点声和号角声。

    周烈正在借助帝鳄走路时的震力消化龟血,听到声音,心头不由得一紧,骂道:“奶奶的,那些绿皮妖人突破海禁结界还嫌不够,难道今天就要杀入东海省?邵雍老祖,请聆听我的心声,为我指明回转三零零烽火台的道路。”

    时间不大,隐隐觉得东北方向与自己有关。

    周烈闭上双眼,全力冲击瓶颈。

    轰的一声响,帝鳄诧异不已,刚才它迈出这一步有些不同,力道似乎蹿到了背后。

    恐怖巨力加身,周烈的骨骼咯吱咯吱直响,五脏六腑仿佛巨兽饮水,疯狂吞噬龟血的力量,终于突破了瓶颈。

    跨越这道瓶颈勉强可以算作炼体修士了,不过想要继续提升并不容易。

    作为一名九品炼神修士,能够取得这个成就可不多见,至少在当今这个世道,可以增加不少活命本钱,说白了就是比别人抗揍。

    周烈调息片刻,趁着帝鳄不注意,从它的大尾巴上滑了下来,之后晃动身形向着东北方向冲去。

    他急着回去与兄弟妹妹汇合,如果发现情况不对,立刻脱离烽火台回村,可不能傻傻的做炮灰。

    狂奔出去十多里,周烈看到第一座烽火台。

    它的最上端是百米高黑塔,黑塔下方筑有长宽五百米的玄武岩基座,三个面建有敦实撞角,其他地方支楞八翘插着钢筋,上面挂着不少新鲜的海兽尸体,说明在此之前受过剧烈冲击。

    高塔上传来话音,喝问道:“你是谁?通报身份,戍边令已经传达下来,遇到可疑者格杀勿论。”

    周烈心惊,话音中带着一种力量,让他不自觉便道出身份。

    “我是三零零烽火台的新晋祖庭修士,随道衍门使者前往墟水涧试炼,期间遇到极端凶险,直到现在才脱困回归。”

    “道衍门?”高塔传来冷哼:“那帮自诩玄门羽士的家伙最喜欢装神弄鬼,钦天监一夜之间瓦解就是报应。看你生得一表人才,可千万不要误入歧途。”

    周烈有些发懵:“一表人才?这是在说我吗?”

    高塔继续说道:“还好你没有临阵脱逃,知道跑回来抗击外敌。赶紧滚回三零零,作为烽火台的整百序列,肩上的担子要比寻常烽火台重得多。”

    “是!”周烈飞速奔跑。

    当他经过烽火台附近才发现,空中遍布淡淡的银丝,远方也有银丝延伸过来,似乎在空中将所有光柱联系到一起,组成一座看不见的城墙。

    黑塔上有人用独特腔调唱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骝马新跨白玉鞍,战罢沙场月色寒。城头铁鼓声犹振,匣里金刀血未干,那个血未干!”

    “新丁们给老子听好,这是东海省三百年来最炽烈的战争,烽火已经燃遍海岸,每个人手中都有戍边令。在援兵没有赶过来之前,给我死死钉在这里,不准任何人以任何借口后退,因为你们的亲人就在身后,在这滔天波澜中没有人可以幸免于难,没有人!”

    周烈顿住脚步回身望去,心中升起一股悲壮。

    末世之中几人得活?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如果真的存在援兵,或许可以豁出命去搏杀,可是就怕这援兵是那些世家大族放出来的烟雾弹,好为他们转移争取时间。

    真也好,假也罢,总归要战上一场,为守护家乡出一份力。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前方出现一座烽火台,黑塔之上书写着编号,三零零。

    寒风刺骨,海上不冷,这里却冷得要命。

    周烈热泪盈眶,他终于回来了,尽管相隔时间不算长,却觉得好像过了很久,不知道胖子和天豹能不能认出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