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第47章 大水漫灌
    细碎刀劲不难化解,背后突然冒起杀机。

    眼见距离石壁还有百米远,周烈反身将长刀横在身前,果然杀过来一道刀芒,幸好手中这把鬼修长刀质地优良,在全力防御之下阻了一阻!

    “咔嚓……”长刀破碎,周烈的头顶上垂下网状光膜,看起来如同一块龟壳。

    颖儿的背部烁烁放光,挡住了长刀碎片,同时又阻挡了一下刀芒,可是王尚礼动了杀心,这一刀没有那么好挡。

    危机时刻,周烈印出一掌。

    令王尚礼感到惊讶的是,残余刀芒没有削掉这小子的手掌,反而在两道光芒的旋转下弹了开来。

    “我去,双龙玉佩竟然这么硬?”

    周烈同样吃惊,他只是增加一道保险,希望有命活下去,所以将双龙玉佩扣在掌心,没想到效果好得出奇。

    此刻哪有时间多想?他借着刀劲的威力向后撞去。

    “轰隆隆……”

    石壁碎裂,大敌就在咫尺,炽烈刀芒转瞬就到。

    “拼了……”周烈的半个身子嵌在石壁中,他抬起手掌爆发劲力,双龙玉佩带着嗡鸣飞出,与刀芒撞在一起,咔嚓一声炸出万千光芒。

    颖儿再次放出龟甲抵挡,这次双龙玉佩未能幸免,已经碎裂成漫天晶莹,带着刀劲向周烈攻去。

    “轰……”

    石壁向内塌陷,还好双龙玉佩挡了这一下,余威看似恐怖,实则威力已经分散开来,不足以造成重创。

    王尚礼没有半句废话,再次举起了斩马刀,然而他忽然抬头看向上方。

    巨大裂纹正在高处石壁疯狂扩张,与此同时远处出现裂纹遥相呼应。

    地面颤动起来,仿佛有一百头犀牛在头顶上狂奔。

    很多地方喷射出土泉和碎石,王尚礼登时把眼睛立了起来,大怒道:“臭小子,原来你在打这个鬼主意。”

    “轰隆隆,轰隆隆……”大块岩石向下坠落,周烈抹去嘴角的血迹,哈哈大笑道:“来呀!我知道你厉害,继续冲着我挥刀,管他七杀碑和王四六,与我战上一场。”

    “无知!”王尚礼一刀劈落,刀芒亮得耀眼,荡开所有阻碍向前杀去。

    “轰……”刀芒一下子深入地面,方圆百米尽皆破碎。

    周烈无惧无畏,他猛然跃到空中,正好踏住一块陨落的巨石,再次拔高身形。

    此刻,视线内全是正在坠落的巨石,只要身手足够好,就可以借着巨石向高处腾去,这是他历尽艰险为自己争取来的生路。

    地面塌陷,刀芒纵横,然而没有任何卵用,想要击杀周烈就得拔起身形,朝着空中斩出刀芒。

    王尚礼正在这样做,他一跺脚向着高处激射,问题是砸落的岩石太过密集,他的身形足有五米五那么高,目标太大了。

    “臭小子,阎王叫你三更死,绝对活不到五更天。”话音震耳欲聋,王尚礼威猛爆发,以他为中心全是刀芒和刀劲,当即斩破了空中大半岩石。

    这一幕堪称奇景,周烈屏气凝神,飞速寻找生路,忽然感觉头顶上出现一丝凉意。

    颖儿大叫:“海水来了,困龙升天。”

    就在下一刻,大水顺着裂口喷涌而出。

    周烈非但没有逃离,反而挺身而上。每当他的上升力道匮乏之时,脚下总会出现一块冰砖,只需轻轻一踏就可以转化出力道继续拔升。

    这真是困龙升天!王尚礼再厉害,却变不出冰砖来,他只能强行劈开大水,继续拔高身形追杀。

    颖儿咯咯直笑,她可是雨师耶!天生与水亲近,再加上左青龙右白虎,可以让水温发生出乎意料的变化。一边可以非常热,另一边又可以非常冷,比如说现在。

    王尚礼越追越近,忽然他身边的大水瞬间冻结,带着他向下砸落。

    “哼,雕虫小技。”

    大刀嗡鸣,片刻之间就震破了冰封,不过王尚礼的速度因此慢了一线,等他再次冲高之际,身边的大水沸腾起来。

    冷热交替出现,让他感到颇不耐烦。

    “小狗,老子承认,你成功惹怒了我。”

    王尚礼的胸膛已经被怒火填满,他用力震动手中大刀,竟然使身形与大刀融合到一起,朝着周烈拔起的方向爆射而去。

    “嘭,嘭,嘭……”大刀劈碎了水幕,劈碎了冰块,劈碎了岩石,刹那之间接近周烈。

    恰恰是这一刻,周烈感受到了庞大水压,心中不由得一动:“我穿出墟水涧了,我现在处于海底。”

    四面八方传来水压,如果是普通人肯定承受不起,对于周烈来说却再好不过,他的身形轻轻一荡便穿射到远处,双臂摆开架势一个轮转,以他为支点撬起万般巨力,恍如一条巨龙向着身后飞去。

    海底裂口形成漩涡,王尚礼人刀合一刚刚冒头,只觉得整个大海的力量压在身上。不过他的阶位摆在那里,绝非虚假。

    “给我破……”刀芒强蛮,震破了万钧海水,使得海面之上腾起巨浪。

    周烈憋住一口气,脚下轻踏水花,比在平地上移动还要迅捷。

    转眼间,他与王尚礼拉开距离,目光中全是坚毅,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将无疆海域的庞大压力转化到双掌之间,向着敌人猛推。

    “哇呀呀呀,气煞本王!姓周的臭小子,你比那个小穷酸更能挣扎,死吧!”王尚礼不停出刀挥退巨力,更让他吃不消的是,双手双脚时不时冻结,在海底作战太憋屈了。

    然而越是憋屈,他的杀心越炽!

    陡然之间,海底的巨大裂缝向着两边急速扩张,亿万吨大水侵入墟水涧,产生庞大吸力,使周烈的身形有些不稳。

    王尚礼恰恰抓住了这片刻间的机会,旋转身形举起大刀,斩出一道有别于先前的血色刀芒,哪怕调动庞大水压和冰封都拦它不住。

    “不好……”周烈的反应速度非常之快,这一刻他拿出了百分之二百的实力,超水平发挥向着海面急退,同时不停出掌拍出巨力,颖儿也在全力以赴,抵挡这道赤贯海疆的恐怖杀机靠近。

    恍惚之间,听到远方传来怒吼:“大胆,是谁在破坏本门试炼?伤我道衍门苗裔,此仇不共戴天。”

    周烈没有更多想法,因为他的身前正在破碎。尽管赤贯刀芒的威力被他降低了大半,却仍然承受不起。

    耳轮中响起一声尖啸,紧接着他便被冻结了,是颖儿,她的气息突然跌入低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