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5章 够黑
    洞口响起话音:“王尚礼,你当真无所顾忌要杀本公子?”

    “哈哈哈哈,顾忌个屁,击杀你这种世家公子最有趣,杀掉一个会有很多人心痛,因为他们在你这种人身上倾注了太多心血。哈哈哈哈,我说过,你逃得了一刻,却逃不了一时,算算时间正好一个时辰,特来送你上路。”

    “大人,饶过我们吧!”这是那对双胞胎的声音。

    “哈哈哈哈,嘴上求饶,为什么还不跪下?”话音隆隆作响,给心灵造成极大冲击。

    “我们跪,我们兄弟愿意效忠于您,若违此誓,天地共弃!”双胞胎吓怕了,体若筛糠跪倒在地。

    他们在逃跑路上遇到荀公子,本以为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谁知道姓王的一根筋似的杀过来,就像轰小鸡仔一样,把他们几个轰到了这个地方。

    “好,我接受你们的效忠。”王尚礼满意的点点头,就在双胞胎松了口气的当口,可怕刀芒横扫而过,两颗头颅瞪着不敢置信的双眼,滚落到荀公子脚下。

    “哈哈哈!”高大身影狂笑:“对,效忠于我就要贡献出性命,七杀碑需要气血成长,你们的鲜血便是最佳肥料。”

    荀公子冷冰冰的说:“淳于野,你究竟还要躺到什么时候?”

    “哼!”淳于野使了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说:“你救我是为了取得临官神位,本少已经用光了所有底牌,我们淳于家奉行利益至上,这次本少非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搞得负债累累,所以死对于我来说并非不可接受,总比回去做一条猎狗还债强。”

    王尚礼没有动手,看向淳于野说:“小子,我有些欣赏你,只要你干掉旁边这个穷酸,便做本王的第一个随从吧!”

    “当我傻啊?刚才那对儿双胞胎就是前车之鉴。”淳于野冷笑,然而下一刻,他的手掌拍向陆宝儿。

    “咔……”手掌距离陆宝儿的后背还有两米远便发出惊雷般闷响,陆宝儿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口喷鲜血栽倒在地。

    “混账!”荀公子立起双眼。

    他万万没有想到眨眼工夫,身边极为重要的帮手便生死不知,气息变得弱不可查。

    淳于野冷笑道:“对不住了荀兄,有道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就算王尚礼刚才说的话十有七八是假的,我也要试一试,毕竟与活下去相比,别人的性命不值一提。”

    “死!”荀公子亮出一杆婴儿手臂粗的毛笔,晃动笔锋点向淳于野的面门。

    二人战在一处,打得地面开裂,风雷之声大作……

    此刻,周烈已经取得冠带神位,并在景泉难以置信的眼神中,将蓝色光团放入嘴中大嚼起来。

    “你在做什么?那是培养多年的神位,这次开放墟水涧涸泽而渔,可以让一男一女受益,你怎么把两份冠带神位都给吞了下去?”

    周烈憋红了双眼,全力消化所得,捶着胸口说:“没有办法,只有这样做才能压制双祖,明白我的意思吗?以你的聪明才智肯定已经猜出了端倪。”

    景泉吃惊的说:“果然是双祖吗?”

     

    “没错,巽叔说,将我送入墟水涧或许可以得到双份好处。其实不是双份,为了达到平衡,可以是三份。不过我感觉帝旺神位太过隆重了,所以给自己加上一份负重。看起来还算不错,至少我没有爆体而亡。”

    “你太胡闹了,哪怕拥有双祖,这样做也是极其危险的。”景泉直摇头,她喜欢按部就班,第一次看到如此激进的做法,有些难以接受。

    周烈说道:“王尚礼的目标是我,等一会儿咱们两个向外冲,你一定要抓住机会逃离此地,不要回头看我。生死各安天命,如果我冲了出去,也不会回头看你的。”

    这话说得狠辣,仿佛要割袍断义一般,可是景泉心中清楚,周烈是在为她着想。

    “好,生死各安天命。”

    话音中带着决然,可是景泉心中究竟如何打算?那就不是周烈所能理解的了!

    时间不大,二人摸到洞口,看到淳于野和荀公子越打越快。

    这两个家伙出手虽快,却拖拖拉拉不愿动用绝杀手段,并且不停挪动身形向洞中挤来。

    王尚礼勃然大怒道:“小狗,你在逗我开心吗?如果十招之内拿不下这个小穷酸,本王立即收回你作为随从的资格。”

    “大人息怒,我这就拿下姓荀的。”

    淳于野的招数陡然变得凌厉起来,不过荀公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两相拼杀之时险死还生,看得出招招要命,再也没有虚假成分。

    “哈哈哈,这样拼杀看起来才有意思。”王尚礼得意的刹那,脚边哗啦一声急响,四条暗红色锁链缠绕而上。

    陆宝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起来,她边咳血边甩出一枚枚钢钉,刺入暗红色锁链的锁扣中,将其牢牢钉在地面上。

    “咦?装死的本事倒是不错,居然暗算了本王。”王尚礼看向陆宝儿发出冷笑,他刚要竖起斩马刀挣脱锁链,不料淳于野飞出一把匕首,荀公子放出一卷字帖。

    “中……”

    匕首插入王尚礼的面门,那卷字帖打了开来将其缠绕进去。

    下一刻,周烈和景泉跃起身形,长刀和飞剑招呼过去,带着狂猛力量向前碾压,出手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

    淳于野和荀公子微微一愣,没想到周烈和景泉就潜伏在旁边,难怪王尚礼一直将他们几个人朝着这个方向驱赶,原来是要一勺烩。

    此刻来不及多想,淳于野跃起身形逃之夭夭,不过他抬手就坑了荀公子一把,打出了绵绵不绝的拳劲。

    如果换做平时没有什么,这个时候可太关键了,荀公子被拳劲阻了一阻,气得他爆发出歇斯底里怒吼,然而刀芒向外铺展,王尚礼已经冲破阻碍。

    “哈哈哈哈,淳于野,本王记住你的名字了,只因你够黑够狠。”话音中,刀芒落向荀公子,忽然升起一团光芒。

    “看我荀家玉帖!”荀公子动用了全部后手,然而刀芒还是将他淹没,他的垂死挣扎阻挡了王尚礼两分钟,最终仍未逃掉身死道消的命运。

    死了,就这样死了,被淳于野活活坑死,死不瞑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