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置之死地
    周烈站在阶梯之下,仰望站在金光中的嬴政,对邵雍说道:“邵老祖,这家伙的气息怎么比你强那么多?给我的感觉就像中午的太阳,刺眼夺目。”

    邵雍老神在在的说:“长生十二神代表生命周期,长生神位犹如幼儿,帝旺神位如同壮年,二者很难相提并论,其他神位就更加不济了。不过那个王四六正在炼制的七杀碑非同小可,聚集七大负面神位增加凶性,如果真让他屠得九百万生灵,恐怕会成为天地间的一大毒瘤。”

    “唉!说到底还是我太弱了!”周烈有感而发。

    “不,谁都可以说你弱,唯独你自己不能说自己弱,看看高台上这个男人!如果他的内心有一点虚弱,便不会主导一个时代!你还是摆脱不掉底层意识,苟且即安,得过且过!这样不行,你要拿出傲视天地的勇气,磨练打破所有束缚的胆气,首先要让自己的信念变得强大起来。”

    这个时候,高台上传来话音:“对,邵雍说的对,周烈你胸无大志,做事拿不起,放不下,放在朕的时代连做一名过河卒子的资格都没有。”

    风声呼呼作响,嬴政极力压制住思念和躁动,缓缓坐了下来,以宏音说道:“周烈啊周烈,先从秦卒做起吧!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西有大秦,如日方升。百年国恨,沧海难平。天下纷扰,何得康宁?秦有锐士,谁与争雄?”

    “锐士无双,谁与争雄!”

    “你还不配做一名锐士!不配!不过你身上流淌着大秦的血脉,将自己当成一名秦卒,去战场上磨练自己!不经历血与火的熏染和锻造,你只是一团烂泥,永远不会成器。”

    周烈重重喘息着,原来在这位秦皇眼中,他只是一团烂泥,卑微到不可想象。然而,想要让别人瞧得起,必须拥有变成强者的决心。

    “嬴政,我知道了!之前的我一直没有找到重心,见到你之后甚至生出了模仿你的想法,搞得画虎不成反类犬。其实我就是我,独一无二的我,何须舍本求末?你在这里看着吧!我是周烈,周游天下的周,霸烈无悔的烈,是风更是火,这天下将多一名王者。”

    “哈哈哈,说不如做,朕会看着的,看你一步步登上阶梯,希望有一天小小的秦卒可以走到朕的面前,那时你才有资格尊称朕一声祖上!”

    “好!既然帝旺神位已经稳固,如此我便安心了……”周烈刚要离开,邵雍叫住了他。

    “等会,找到自己的位置固然重要,却不能做一个只知道拼杀的莽夫。有两件事要让你知道,据老夫推算,冠带神位就在这座洞府之中。”

    周烈听得一愣:“冠带神位就在这里?”

    “不错,之前你们取得长生神位恰恰是一层遮掩,如此安排当真巧妙!没有与之匹配的机缘万难发现。”

    邵雍一笑说道:“道衍门的人既知内幕,必然将消息放给特定人选,岂料天意如刀!出了王四六这等凶徒,那特定人选怕是已

    经凶多吉少了,只要找准方位就可以捡到便宜。另外告诉你,那沐浴神位在荀公子的丫鬟手中,找机会将其夺过来。这是气运之争,由不得半点仁慈,你要谨记!”

    周烈觉得邵雍得到长生神位之后,变得更加厉害了,这要是从墟水涧出去,是不是掐指一算就能算出哪里有绝世宝剑?哪里有神功秘籍?想想那种情景就心神摇曳。

    “臭小子,少想没用的,你能渡过眼前这道难关再讲其他!”

    “邵雍老祖,小子只求你算一件事。”周烈握紧双拳说:“我要知道在哪里搞破坏,能让海水灌入墟水涧。”

    “你……”邵雍和嬴政同时动容,感觉有些小看这小子了。

    “哈哈哈,我可不傻,与王四六正面交锋没有一丝胜算,遇到就是一个死。可是我会游泳,而且水性还不错,再有颖儿相助,未必不能周旋一番。”

    “水,海水,墟水涧……”邵雍凝眉思考,眼神越来越亮,点头道:“好,置之死地,确实蕴藏一线生机,不过想让海水灌注进来并不容易,需要斩破两根石柱和三处石壁。你可得快着点,差片刻就会送命。这比我之前想要给你的建议更加大胆,可是水行利你,说不定可以冲破劫数,那两根石柱和三处石壁就在……”

    周烈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有这位料尽先机的祖灵帮忙,那真是如虎添翼,最起码想要做事情的时候,可以得到最为关键的信息。

    “多谢老祖……”话音落地,周烈缓缓苏醒,入眼看到景泉正焦急的站在旁边。

    “你可算睡醒啦!快走,我的飞剑感到不安。”

    “不,冠带神位就在这座洞府之中,我们将神位拿到手再走。”

    “你确定?时间来不及了……”景泉有些慌乱,她的飞剑承载帝旺神位之后,对于危险的感知更加敏锐了,可是正因为如此,剑身不停颤动,代表危险正在急速靠近。

    “听我的,如果那尊祖灵冲进来,你先走,我自有办法与他周旋。”

    此时此刻,周烈只能如此说,尽量安抚景泉。事实上他在豪赌,拿到冠带神位只是第一步,后面每走一步都极为凶险,走通了就是生路,走败了就是死路,不过他已经没有选择余地。

    “走!”景泉非常果决,她抓住飞剑带着周烈疾驰,这柄飞剑与之前相比强了十倍不止,多多少少算是慰藉。

    二人在溶洞中滑行,尽管前路错综复杂,可是周烈总能得到灵感,如有神助般穿入一座布满水晶的石室。

    这座石室从外面看浑然天成,等到进去才发现有很多斧凿痕迹。前方矗立着一座水晶高台,上面飘浮着一团蓝光。

    不等二人上前,话音传了过来:“原来你们跑到这儿来了,哈哈哈,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好!”二人心惊,暗道这个王八蛋来得怎么那么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