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帝旺神位
    “你来了!也许你不该来!”王四六盘坐在七杀碑前,脸上的黄金面具布满漏洞,能够看到他微微翘起嘴角,似乎在笑。

    “王使者,我来送你上路。”周烈手中长刀呼啸扫去,景泉在身后大声喊道:“小心,情形不对……”

    轰的一声炸响,七杀碑上闪现出千百个“殺”字,其中有一半殺字灌满气血,犹如血龙围绕七杀碑盘旋不休。

    周烈整个人抛飞出去,只觉得五脏六腑特别难受,他哇的一声狂喷鲜血,这才觉得好受些,若非底子还算雄厚,恐怕当场就会被震死。

    景泉赶到近前,看向王四六如临大敌。

    “小子,你要是有能力杀掉我就好了,事实上现在的我受到镇压,想要自尽都不可能。不过我与王尚礼赌了一局,就赌你这些天能否逃过追杀?”

    “咳,咳……”王四六边咳边说:“这算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给我自己和你一个机会。”

    “追杀我?”周烈一点点起身,握紧了手中长刀。

    “你还想试一试?那好,尽管过来,刚才七杀碑只是自动防御,王尚礼之所以放心我在这,就是因为这座七杀碑。”

    王四六淡淡说道:“整个墟水涧的活物被他杀得差不多了,鬼修,妖物,奇兽,还有你们。正是你在铜雀殿上一次倔强的努力让我清醒过来,不过也打乱了王尚礼的修行步骤,所以刚才他有意放过你,作为一道美餐留到最后享用。你的恐惧可以令他愉悦,令他解恨,所以你死的时候一定非常难看。”

    景泉抬头看向七杀碑,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这座石碑是一件性命交修的武器,等到它出世必定搅起腥风血雨。”

    “哈哈哈,眼力不错,这座石碑吸收气血,每过七个时辰就会向内收缩一寸,王尚礼为了让此物成长,肯定还会大举屠戮的,等到七杀碑收缩到七尺长,便是名为血海七杀的性命交修宝刀。”

    “还有一件事!”

    王四六看向周烈说:“我很早的时候就知道道衍门,也知道长生十二神。我知道的事情,王尚礼知道九成九,他之所以进入墟水涧就是为了取得衰、病、死、墓、绝、胎、养七大神位,好封入七杀碑助长血海七杀的威力,现在已经收集得差不多了!喏,拿着这个东西赶紧离开,希望你能活到道衍门那些人察觉有异的时候。”

    话音未落,王四六抛过来一尊龙头觥爵。

    “这是?”

    “这是古代皇者用来盛酒的器皿,道衍门用它来培养帝旺神位,既然我把未来押在你身上,总得增加一些胜算吧?至于如何使用帝旺神位,那是你的事。”

    正这时,头顶上轰隆一声响,有一道乌光飞来,瞬间融入七杀碑。

    “快走吧!病宫神位已经融入七杀碑,这块石碑的力量会越来越强,哪怕你们站在这里都会受到巨大影响。”

    “病宫神位?”周烈和景泉同时惊呼,之前正是淳于野得到了病宫神位,难道这么快那边的战斗就有结果了?

    此刻,淳于野倒在血泊中,荀公子手持数杆毛笔站在他的身前,双眼死死盯住王尚礼,口中发出呼喝:“逆贼,你竟敢破坏道衍门的试炼。”

    “哈哈哈,破坏又如何?老子就是要杀,杀光你们这些自命不凡的天之骄子,让你们知道泥腿子也可以逆天。我不光前世要杀,这一世更要大杀特杀。在我眼里你们都是蝼蚁,这真是一个让人充满惊喜的世界,如果找不到大西王那等雄主,那么就让我杀出一片血海,自己登上骸骨铸造的王座吧!啊哈哈哈哈!”

    随着笑声,这尊巨大祖灵向前踏出一步。

    荀公子挥洒出漫天墨汁,口中诵念道:“呔,大西军皆乱贼,不作安安饿殍,效尤奋臂螳螂。昔日往来楚蜀肆猖狂,弄兵潢池无状。云屯雨骤师集,蛇豕奔突奚藏?缠,缠,缠……百万亡灵索命来……”

    “嘭,嘭,嘭……”

    地面震颤,好像有人正在敲鼓,血泊和断臂残肢轰然飞上天空,化作一道道鬼魅身影向着王尚礼疯狂扑来。

    “咦?以文乱心?哈哈哈,知道什么叫秀才遇到兵吗?这么点微末道行也敢在我面前卖弄?”刀芒狂暴旋转,绞杀周围的一切。

    “锁,锁,锁……”数十条锁链如同灵蛇般缠向祖灵,周围的地面上插着五柄峨眉刺,这是陆宝儿的招数,此刻发挥了一定作用。

    等到刀芒破除阻碍之时,只听王尚礼大吼:“三个小东西,你们跑得了一刻,跑不了一时,很快我就会将你们挫骨扬灰。”

    吼声引起恐怖震荡,周烈听得清清楚楚,景泉拉住他向前飞蹿,这个时候再不跑,可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王四六依然盘坐在七杀碑前,他看向二人的背影啧啧称奇:“这个小家伙的成长速度好快,而且他身上有一股若隐若现的王道气焰,若非七杀碑聚齐了七种神位,差点儿看走眼!可惜,这气焰淡得微不可察,不知道他的命够不够硬?能否逃过此劫。”

    祖灵走了回来,面色低沉道:“你在想什么?就算把帝旺神位喂给那小子,他也是惨死的命运。”

    王四六讥笑道:“你怕了,你一直都在害怕!你怕这个世界的高手,只要遇到一个,你就是他们眼中的蝼蚁!当然,你是杀心炽烈的武将,只要能够一直杀下去,运气又足够好,说不定很快就能成气候。不过在那之前,你要先摆平我,到底这具身躯由谁做主还在未可之间。”

    “怕?哈哈哈哈!小子,你根本就不了解我!如果怕,我活着的时候便不会起兵造反,再死一次又何妨?”

    王尚礼立在原地,挥手之间背后腾起血色披风,声音幽深的说:“我生不为逐鹿来,都门懒筑黄金台,状元百官都如狗,总是刀下觳觫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适应了刀头舔血的日子,所以我的宿命就是一直杀下去,杀,杀,杀!不求杀出一个朗朗乾坤,只求杀出一片血海净化这天与地……”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