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七杀碑
    别看周烈倒头就睡,其实他在锻造心神和身躯,增加向上迈进一个台阶的资本。

    这九品神思期对他来说,理应没有难度,可是请神容易养神难!!!

    想要进入八品养神期,供养邵雍这等术数神人和自古以来王道第一人,头上生白气的嬴政!其中难度可想而知,以周烈目前的底蕴显然不够。

    都知道想要修建高楼大厦需要非同一般的根基,可是打造这种地基需要付出更多心血和金钱。

    幸好,目前的际遇不错,在邵雍的推动下有了这次墟水涧之行。

    掌法突破桎梏只是半步阶梯,真正的造化来自长生神位。

    之前感受不算强烈,在生与死之间甚至没有看到长生神位长什么样子,可是随着神位与身体慢慢融合,联系越来越紧密,在脑海中逐渐显现出光影来。

    “这就是长生神位吗?看起来好像一道环形青气,带着清新之意。”

    “咦?我与邵雍之间的距离正在拉近!”

    “没错,就是在拉近,难道说等到这长生神位完全稳固下来?邵雍的祖灵便可凸显出来?”

    周烈全力配合,过了一会儿,他发现并不是让脑海中这道青气稳定下来,而是让祂不断加快速度旋转,似乎可以产生某种奇异变化。

    “来呀!转起来,听我的号令转起来。”

    这种信念越来越强大,脑海中的青气好似发出呼啸和嗡鸣,真的转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快。

    “哈哈哈,好神位,从此扶摇而上觅长生。”

    不知道过去多久,脑海中忽然炸了开来,就像真的爆炸,所有的一切向着周围漫射,包括睡梦中还算清晰的意识。

    周烈感到心头一凛,刹那之间正在向外漫射的一切疯狂向中心收缩。

    此时此刻,那道青气变成一面光盘。不,祂看起来更像蒲团,飘忽忽荡悠悠从高处徐徐落入眉心的祖窍之中。

    恍惚之间,蒲团上出现一道身影,他抬起手来捋着胡须说:“做得好!原来这团青气就是卦象中对我极有帮助的佐道之物,得此蒲团可以作为凭依,让心神变得更加灵动。不过,想要让意识海发生翻天覆地般变化,还得取得帝旺神位,这才是那双如虎添翼的翅膀。”

    话音刚落,蒲团上的身影变得模糊起来,仍然无法正常沟通。

    即便如此,周烈也十分满意了,总归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之前除了特殊情况,想要见到邵雍老祖可不容易。现在只要集中意念,就可以在祖窍最深处见到他的身影,从无到有这是最难的步骤,却在长生神位的帮助下提前完成了。

    “好,我要取得帝旺神位,帝之旺宫,舍我其谁?”

    周烈在心中呐喊,突然感觉有人呼唤,意识开始向上飘去,越来越高……

    “怎么啦?”

    他睁开眼睛看到景泉那张英气逼人的面孔与自己贴得非常近,头上两个小家伙瑟瑟发抖,不知道睡觉的功夫发生了什么事?

    “嘘,情形非常糟,你看……”

    周烈来不及心猿意马,他稍稍侧头看到一

    尊高大身影。

    这尊身影能有五六米高,就像庙里的神像,不过他是活的,手中拿着一柄非常锋利的斩马刀,正瞪着铜铃大的眼睛巡视地面。

    “怎么回事儿?”周烈施展出传音入密的本事问景泉。

    景泉有些惊讶,凑到周烈耳旁压低声音说:“我终于知道那些候选者去哪了?不是小心翼翼潜藏起来,就是被眼前这尊祖灵干掉了。”

    “啥?这大家伙是祖灵?真的假的?”周烈犹自不信。

    “笨啦!附体期后面是六品并肩期又叫离体期,你觉得会是怎样的状态?不过祖灵离体之后未必越大越好,身形太过庞大,意味着干涉现实世界的灵力不够凝聚,是根基不稳的表现。”

    景泉几乎靠到周烈怀中,她借着旁边的岩石遮掩身影,继续说道:“即便如此,眼前这尊六品祖灵也不是我们能够对抗的存在。肯定有一位六品修士在我们之前进来,而且他的神识出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在修行路上产生迷障的人为数不少,一旦无法冲破心中枷锁就会性情大变,滥杀无辜和自残的例子屡见不鲜,所以说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走祖庭之路的。”

    周烈尽快消化这些信息,传音道:“那我们趁着他不注意,贴着石壁一点点溜到远处,只要动作快一些,这大家伙应该不会发现咱们的。”

    “不,千万不要动,这尊祖灵之所以没有过来,是因为他的目标至始至终不是咱们,在我们休息的时候,有一道身影急掠而来,之后便潜藏在前面几十米的地方。如果我们这个时候暴露,就会成为他的替死鬼。”

    周烈明白了:“原来这大家伙不是自己跑过来的,而是在追杀某个人,不过问题随之而来,驱使祖灵的修士在哪?”

    景泉呵气如兰,在周烈耳边说道:“屏住呼吸,无思无想,就当自己是块石头。”

    “我滴个娘啊?靠得这样近,让我如何当自己是块石头?”周烈不小心说出了心声,手腕子被景泉狠狠掐了一下,很明显是在警告他不要胡思乱想。

    “行行行,你是男人,我不胡思乱想!可是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那也够瞧了!”

    忽然,远处传来异常沉重的脚步声,仿佛有庞然大物正在向此地挪动。

    “嘭,嘭,嘭……”

    身影靠近祖灵,令人惊奇的是,祖灵张口凶恶的说:“王四六!你还不屈服吗?本王将你镇压在这块七杀碑下,就是要让你感受逆天杀伐之气,想不到你有本事驮负这块石碑走过来。”

    “王尚礼,你算什么王?你只是一条狗。我不服,我王四六必将你镇服,让你成为我的马前卒!”

    “哼,大言不惭。”祖灵转过身来,轰然将斩马刀压在巨大石碑上,仰天狂吼:“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可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不忠之人曰可杀!不孝之人曰可杀!不仁之人曰可杀!不义之人曰可杀!不礼不智不信人,大西王曰杀杀杀!!!”

    “轰……”土石翻滚,乱石穿空,差点儿把周烈和景泉埋到地下。

    “王四六?原来是他?”

    周烈说道:“他是源泉镇发放铜雀令的使者,当时此人的神智就有问题,想不到没有离开,跑到墟水涧来了!”

    突然,不远处跃起一道身影,飞身就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