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长生宫中与君相伴
    周烈感觉体内有一股气流窜动,不多一会儿身上响如爆豆,接下来他的骨节开始噼里啪啦抻长。

    “我……我变高了!也变瘦了!为什么你没有变化?”

    景泉解释说:“雌性长生神位对外表的改变大一些,雄性长生神位对内在的改变大一些。”

    “啊!雌雄两个字从你嘴里蹦出来怎么那么容易?该死的,看在你是个孤儿,我……我就勉为其难把这一页揭过去,不准再提长生神位了!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周烈抓狂,这一刻,他的心情是崩溃的。

    “嘁,大男人在乎那么多做什么?你的气势呢?只要对自己有益管他公母?”景泉微微一笑,觉得刺激这个小子好有趣。

    “啊啊啊?这跟气势有什么关系?你明明就是个女人,却霸占男性神位,在我们村这叫倒反天罡。”

    景泉的目光闪了一闪,淡然道:“你终于说出来了!我与哭婆婆对阵之时,暴露了自己的性别。”

    “鬼扯,哭婆婆见面第一眼就看出了你的底细。”

    周烈说话的功夫,感受到了长生神位的益处,全身上下各处经脉和血管仿佛燃烧一般,之前存入血液的力量正在飞速激活。

    颖儿一再传音:“主人,您的身体正在提升潜质,九品阶位完美度百分之七十六,七十七……”

    景泉挺起胸膛,毫不避讳的点头道:“不错,我的伪装到了某些人眼中难免会露出痕迹,所以我急需这份长生神位掩盖,景家也需要一名强势的男子,而不是一个美艳绝伦的女子。”

    周烈深吸一口气,感受到景泉身上涌起勃勃英气。

    设身处地想一想,似乎没有理由怪她。

    “好吧!好吧!你的情况有些特殊。妈蛋的,不就是变白变高变瘦一些吗?日后有的是办法拾掇自己。你我结伴到现在,还没有正式介绍过自己,小子开元村周烈,有幸结识景兄这样的奇女子,三生有幸,请多指教!”

    景泉抱拳:“阳流城,景家少族长景泉见过周兄,希望从此互助共勉。从今日起我们就是道衍门的长生宫正副宫主了!如果道宫遇敌,需一并守护长生宫。”

    “等会!啥宫?这咋还成公主了?”

    “宫,宫殿的宫,长生宫是通往道宫的关卡,已经有两百年没有遇敌,我们进入道宫可以作为落脚地。此前我只是远远看过一眼,就喜欢上了那里,风景如画,美不胜收,希望有机会与周兄同坐长生宫,看山前飞瀑,看亭台水榭,看风霜雨雪!”

    “哈哈哈,那敢情好,没想到还有这种福利,哪天要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我就去长生宫讨生活,有山有水还愁没有地种?肯定不会饿肚子。”

    “山中多隐士,常住亦无妨!”景泉大抵觉得与周烈意气相投,取出双龙玉佩,捧在掌心微笑奉还。

    周烈接过玉佩,已知对方心意,既然彼此成为朋友,那么这块玉佩就显得多余了。接下来是敞开心扉的互助共勉,不需要多说什么,二人之间自然而然生出默契。

    &nbs

    p; “好,玉佩我收回,就让咱们两个去会会同年龄段的强者。”

    景泉点了点头,当她看向周烈时,心中用力一跳,这种感觉十分微妙,她有些心慌:“不,我是景家少主,我是一个男人,未来的路会越来越难走,容不下一丝儿女私情。我,是景泉,景家的少主,发誓要扫除笼罩在景家头上的所有阴霾,我的剑终有一天会刺破长空,绝杀万里……”

    周烈已经回身向洞口走去,他在前面喊道:“快着点,这长生神位如此够劲,相信那个什么帝旺神位更加了不起,不过一个人可以兼具两尊神位吗?不知道会不会造成冲突?”

    景泉从泥泞中拔出双脚,快步追了上去,耐心解释道:“确实很难兼具两尊神位,不过办法总是有的,我的剑可以承载帝旺神位,也许有机会蜕变成剑中帝王,同时还可以加强心神联系,使祂成为真正的飞剑。”

    “厉害,原来你是这样打算的,如果成功了,就可以补齐剑鞘磁力控剑的短板,那个荀公子身边的女人恐怕再也锁不住你的飞剑了。”

    “周烈,你很了解我嘛?居然知道这个缺陷,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甚至出手较量过?”

    “啊哈哈,怎么可能见过?景家大帅哥自幼聪慧,身手不凡,人人仰慕,我这个山村土小子哪里有机会与你见面?不要瞎想了,帝旺神位在前面等着咱们呢!”

    “是吗?我总觉得你笑得有些心虚。”

    “奶奶的,你不是要做男人吗?做男人就得大大咧咧,要那么强的感觉做什么?”

    “所以说,我们之前真的见过?”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娘娘腔,你再纠缠下去,我就对着整个墟水涧大喊,说景泉是个细皮嫩肉的小姑娘,她把阳流城所有人都骗了。”

    “你敢?”景泉瞪圆眼睛,忽然转折问道:“我真的有娘娘腔吗?不会吧!我特意练过,时时刻刻注意控制声线。”

    “哎呀!你活着真累,说到控制声线,我可以教给你几个小技巧……”二人渐行渐远,身影一点点靠近,彼此的心防大概就是在这一刻土崩瓦解的……

    出洞之后,搜索了两个小时,竟然没有遇到一道人影,好像在他们取得长生神位时,墟水涧发生了某些重大变故。

    景泉疑惑道:“情形有些不对,我们应该回头找一找,那些人也许回到了来时的路上。”

    周烈回头看去,总觉得身后受到一团暗影笼罩,心中无端端生出退避感,也许是邵雍在暗中示警。

    “不妥,我们找个地方歇息一宿,养精蓄锐,以不变应万变,等到明天再看变化。”周烈出外行走还是颇为谨慎的,毕竟小命只有一条。

    “好,是该认真调整一下了。”景泉表示赞同。

    气氛透着诡异,就算墟水涧的地域再广大,以他们两个的能力,没有道理搜索不到一个人,就连那些鬼修和预想之中的妖兽都烟消云散,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如此一来,好像整个墟水涧就剩下他们二人,与冥冥之中的阴暗相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