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生死帖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房梁之上嵌有钢条,断裂之后尤为尖锐,噗的一声刺入方脸青年的肩膀。

    这点伤势本也无妨,可是哭婆婆喜欢悬挂尸体,日积月累之下形成了层层尸毒,就附着在天花板和大梁之上。

    事有凑巧,刺入方脸青年肩膀的钢条断口,恰恰是尸毒最为浓烈的部位,使他浑身一僵。

    周烈吃惊的发现,敌人的气息变得微弱起来。

    邵雍只是跺了一下脚,却好似将对方踹入万丈深渊,过程看似巧合,可是所有巧合凑在一起那便不是巧合,犹如天发杀机,绝于死地。

    接下来,周烈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儿来,只听邵雍老祖说道:“只有这种程度吗?看来天地生出巨大变数后,术理之道也随之改变了,我需要时间适应。”

    周烈忍不住问:“老祖,这个样子还不够强吗?那你说说,咱们脚下这朵青云发挥出全部威力会有多大?”

    邵雍回答道:“最起码会天塌地陷,有死无生,绝命断魂!可是他还没有死,只是处于不利境地小心收敛气息,等着你靠近好一击必杀。所以……让他等吧!时间拖得越久,他的气数就会越低迷,直到六代化忌那一刻到来。”

    “等会,啥是六代化忌?”

    “多读书,老夫引用了紫微斗数中的一些概念,六代者指命局,十年大限,流年小限,再加上当月,今日,此时的忌位,全部叠加在他的身上,这就有些看头了!”

    周烈感到一阵恶寒:“嘶,也就是说这个人一生的命运,加上最近十年的命运,再加上今年,今月,今日,今时,所有霉运聚集在一起。我的天,老祖你好毒,不知道活着的时候害了多少人?”

    “说什么呐?老夫求索天地至理,偶尔出于好奇心试一试术理的威力,好奇懂吗?对,就是纯粹的好奇。”

    “好奇心?您……这可真纯粹,纯着纯着就把人给活埋了,而且伤口还在流脓,不过这家伙装得倒挺像的,脉搏微弱,心跳缓慢,不知道底细的话,真有可能凑过去捅上几剑。”

    这个时候,荀公子看到手下久久没有起身,心中不由得一突。

    他与景泉对掌,无暇分心,并没有看到整个过程,可是感应能力不差,总觉得这里面有古怪。

    对面那个黑小子仿佛站在什么东西之上,犹如抬高了自己,贬低别人,表面上看波澜不惊,内里却不知道蕴藏着多少凶险。

    “陆宝儿,不惜一切代价,给我锁死对面那个黑小子。”

    荀公子十分了得,本能的觉察到危险,开始由针对景泉变为针对周烈。

    “是,公子!”陆宝儿略微迟疑,双手仍然死死扣住飞剑,此刻不能用手就用脚,只见她环转身形踢出两条锁链。

    “咯楞楞,咯楞楞,咯楞楞……”

    随着轻微响声,锁链贴着地面向前飞射,瞬息之间来到周烈的脚旁,向上陡然环转就想将他缠绕进去,谁想咔的一声响,两条锁链竟然撞在了一起。

    “不可能!”陆宝儿惊叫出声。

    周烈提前半秒钟迈步,巧之又巧避开了锁链,另外他的身影巧之又巧阻挡了陆宝儿的视线,并在第一步的基础上再次迈出一步。

    这第二步并非大步,而是那种挪挪脚的小碎步。

    几个巧合凑在一起,于是两条锁链碰在一处,想要转折追击的时候,周烈迈出了第三步。

    仍然是与第二步差不多的小碎步,可是随着角度发生微妙变换,两条锁链哗啦啦交缠到一起,如同灵蛇忽然抬起脖颈,之后受到拉扯骤然鞭倒在地。

    “公子,这小子是怎么回事?”陆宝儿大为惊异,眼前这种情形,她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对方到底是何来头?能让景泉拼尽全力守护,难道与公子差不多?来自那些真正的名门?

    “别废话,用生死帖……”

    荀公子嗅到了一丝恐怖,以老田的功力被埋到木石泥瓦之中,怎么可能到现在都没有起身?就算他埋伏对方,可是对方一直没有靠近,趁着陆宝儿出手的当口,也该当机立断杀出来了。

    然而,情形就是那般怪异,人没有动,仿佛真的昏死过去。

    邵雍暗道:“成了,这人要是爆发气血死命攻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是他偏偏收敛气机,将晦气和毒素一并潜藏。于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忌忌相叠,循环往复,冲不破命运的枷锁便要绝气断魂。时也,命也,运也,都不在他,所以不要小瞧我们玩术理的,杀个把人还是很简单的。”

    周烈感到恐怖,那方脸青年连碰都没有碰到他,只是冲到近前便莫名其妙踏上死路,冤不冤?连他都觉得冤。

    邵雍提醒道:“不用想那么多!他只是尚未得到祖灵气焰的小修士,死了也就死了,等日后面对那些具有英主,豪杰,先哲气数之人,那才叫麻烦!”

    周烈恍惚说道:“我觉得到了那个时候,你仍然有办法从中捣鬼。”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捣鬼?纯粹懂不懂?老夫这么纯粹的一个人是在求索天地至理,这是跨越轮回的意志与执念,尽管你小子太笨了,可是也要悟一悟,我总觉得你能唤醒老夫,应该暗藏着某些特质?”

    “呃,还是算了,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就用拳头解决,简单直接。不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那就争取用拳头解决,同样简单直接。”

    二人在脑海中的沟通十分迅速,这个时候陆宝儿刚刚动用杀招,甩动长发放出一张薄薄的绢纸。

    “咦?”邵雍有些吃惊。

    不等那绢纸飘到高处,他便弯腰拾起地面上绞在一起的锁链,并向左侧迈出一步,抬脚踢飞一段断木桩。之后向后急退,留下一串或深或浅的脚印,使劲力沿着脚印扩散开来。

    蓦地,绢纸飞到高处,宛如一道刀光斩落。

    “轰隆隆……”店铺开始坍塌,整个屋顶砸落下来,阻挡绢纸靠近。

    与此同时,邵雍用力甩动刚刚抓到手的锁链,巧之又巧将哭婆婆的那具无头尸体带飞起来,刚好拦住绢纸的去路。

    就听“噗噗”骤响,血肉与骨骼分离。

    这一幕让周烈想到了一句成语,庖丁解牛,左边是骨,右边是肉,码得整整齐齐,诡异得要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