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0章 为他人做嫁衣
    眼下,一个尖锐的问题摆在面前。

    “你说是直接磕碎卵壳吸汁,还是像煮鸡蛋那样煮出来?你瞧这地方也没有像样的炉灶,也许过油炒一炒更好吃。”

    景泉发现自己和这个家伙结伴而行之后,实在严肃不起来。

    周烈绝非有意逗笑,他想问题非常实际,对于吃更是朴实无华。

    “看我的!”

    景泉拿起一枚鱼卵,轻轻向货架上磕去。

    在这个过程中,她使了巧劲,让卵壳不至于破开,却又借助一股力道使卵汁震荡。

    “咦?”

    周烈非常吃惊,就见鱼卵经过巧劲震荡变得透明。

    卵壳里面有一层白霜化作漩涡快速旋转,之后凝聚出金色液滴。

    景泉“咔”的一声,再次磕打鱼卵。

    这次她没有运用巧劲,让卵壳出现缝隙,刚好滴出金色汁液。

    “这是精华,妖鱼卵就应该这样吃。”景泉仰头将汁液滴入嘴中,动作十分优雅。

    “好,就这样吃。”周烈来了精神头,霍然出掌拍向货架。

    他对劲力的控制显然要在景泉之上,货架上的鱼卵嗡嗡震动起来,过了几秒钟齐齐一跳,自动将金色汁液吐了出来。

    “哈哈,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周烈深吸一口气,瞬息之间吞入大半金光,惊得景泉大叫:“不要贪心。”

    “呃,好喝,真……真特么好喝。颖儿,你和头顶上这条龙居然抢去一半,抢……抢什么抢,旁边的货架上全是,足够我们吃了,足够……”

    此刻,周烈晃晃悠悠,脸上带着七分醉意,舌头都大了。他指向景泉想要说话,却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是会醉的!”景泉将后半句话说了出来,扶额道:“真是喜欢蛮干的家伙,不过刚才那一手确实漂亮,仅仅出了一掌便震出所有金汁,对劲力的控制竟然达到这种程度,既然同在阳流一地,应该早就听说过才对,难道是这半年当中涌现的后起之秀?”

    “呃,哈哈哈,怪好喝的!”

    周烈突然诈尸,摇摇晃晃站了起来,身体时不时摆出古怪姿势,四肢配合轻轻震动,就见面孔和脖子上显现出金色血管。

    “你……”景泉大为动容。

    “这鱼卵金汁真够劲,我喜欢!”周烈说着已经出掌,“啪”的一声响,旁边的货架重重一跳,鱼卵喷出金汁。

    “喝他个痛快!”

    周烈张嘴一吸,鲸吞金色汁液,片刻后他又变得迷迷糊糊,大着舌头说:“好,我怎么感觉脑袋越来越大呢?不对,我告诉你,是意识海在扩张!哈哈哈,老祖告诉我要扩张,极限扩张,否则放不下他……”

    话音戛然而止,周烈用力跺脚,使得浑身上下剧烈波动,打散了肚腹中所有金液,分解成一环环金色气血贮藏在血管中。

    景泉一方面震惊于周烈的消化速度,另一方面震惊于他刚才说的话,难道这个比她小上两三岁的黑小子已经可以与祖灵沟通?竟然要极限扩张意识海,那是何等存在?会是那些“王”吗?这个字在复古纪元有着特殊含义。

    “景哥,别站着啊?光兄弟一个人吃怪不好意思。”

    景泉回过神来,莞尔一笑:“你既然消化的掉,可以多吃一些,这些金液离开鱼卵半个小时就会变质,携带鱼卵又不方便,所以不能卖钱还债了。”

    周烈发自内心的赞道:“我就佩服景哥这种一步一个脚印努力打拼之人,将还债当成现阶段理想没有什么不好,比那些自高自大夸夸其谈的人强多了。”

    “理想?”

    景泉听到这个词,眼神变得痴迷起来。

    她喃喃自语道:“我的理想是振兴景家,阿爹的身体每况愈下,他只有我这一个……一个儿子。当今世道不进则退,景家已经到了没落的边缘,身后再也没有退路了……”

    说了这么多话,景泉突然反应过来,暗道自己怎么莫名其妙暴露了心声,难道是因为这黑小子的笑容看起来人畜无害?

    周烈一笑,知道景泉心里也不好过,不过她有男子气概,绝对不是一个我自忧怜的弱女子,发狂的时候才叫厉害,连嬴政都要暂避其锋。

    “啪,啪,啪……”二人抓紧时间出掌,震出金汁尽情吞服。

    “嗝……”

    “好像吃的有些饱啊?十天都不用吃饭了!不,能顶二十天,可惜兄弟和妹妹不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话音未落,传来歇斯底里咆哮。

    “老娘不活了,小贼,你们两个拿命来……”

    哭婆婆带着三个人闯入店铺,当她看清眼前的情景,一下子失去理智,不管不顾飞身杀到近前。

    老婆子带回来的三个人竟然不是鬼修。

    “长生十二神候选者?”周烈的反应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抖手便是泰斗剑的点剑势,那把得自刺客的短剑一闪而入。

    “噗……”

    哭婆婆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心窝,她颤颤巍巍指向周烈说:“小子你怎么那么狠?说到底我们可是有渊源的。你……你占了我的家,还吞吃了我培养多年的青鲲卵,那是青鲲呀!你知道我为了得到这些卵,付出了多少代价?全完了,全毁了,你们这些强盗。”

    周烈仔细看向哭婆婆,摇头说:“老贼婆,你死性不改,把自己摆在可怜巴巴的位置,现在提起渊源来了,早干什么去了?另外别在我面前装,这把剑有毒,可是你已经将毒性压制下来,想趁我们松懈出手偷袭,对不对?”

    “小子,你这样欺负一个老太婆?怎么不去死?荀公子,陆宝儿,田小哥,三位要为老太婆做主。”

    三人与周烈对视。

    为首少年唇红齿白,梳着复古式发髻,头上插着一根簪子。他宽袍大袖,目光扫过货架时,面孔逐渐变冷,愤怒的说:“你们动了我荀家的东西,我们三人仅仅慢了一步便横生枝节。哼,蠢得让人难以置信,难怪失去了市舶司的支持便一年不如一年,要你还有何用?”

    “公子……”哭婆婆大惊失色,急忙抖动袍袖化作一股黑烟。

    她想逃跑,不料一抹刀影闪过,丑陋的头颅骨碌碌滚到角落中,原地留下一具无头死尸。

    荀公子看向周烈说:“想不到我荀家努力多年,竟然给你们两个做嫁衣。好,很好,你们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