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黑店
    “哎呀,两位郎才女貌。”

    丑老太婆看到景泉皱眉,转了转眼珠,忽然叫道:“呸呸呸,看我这老眼昏花,看差了,哈哈,看差了,是两位小哥,分明是两位小哥。”

    周烈摇头说道:“真抱歉,我们两个一穷二白,今天连早饭都没吃,还是不打扰店家在这里做生意了,这就去别的地方看看。”

    “哎呦呵,明人不说暗话,小哥身怀市舶司印信,老婆子已经等了几十年,终于等到大人您光临小店了。”

    周烈停住脚步,仔仔细细打量老婆子,发现她的腮帮子边缘生有鱼鳃,问道:“你是鬼修?”

    “咯咯咯,人家可不是鬼,最多半人半鬼!”

    丑老太婆整理衣装说:“向二位正式介绍一下自己,本人哭罗藤,身世那叫一个惨啊!我娘被我爹抓去沦为生育工具,活着的时候生了三十多个兄弟姐妹。”

    “唉!我哭罗藤从小就受到兄弟姐妹排挤,等到成年的时候,他们已经忘记了我的名字。”

    “你们就叫我哭婆婆好了,这辈子全是眼泪!不过这人啊总得想办法活下去,二位小哥说是不是?”。

    “还好我哭罗藤也算有一技之长,那就是跟着娘学会了岸上的语言,机缘巧合之下开了这家小店,常年游走于边缘地带,专门做神修和鬼修的买卖,让两边互通有无。这次刚好流落到墟水涧,想不到还能看到市舶司的传人,那段顺风顺水的岁月真是让人缅怀。”

    周烈取出印信,看向哭婆婆问:“叔公和我聊天的时候曾经说,市舶司与四家店铺保持着良好关系,婆婆知道是哪四家吗?”

    “哎哟哟!还考起婆婆来了!不就是天灵,地灵,鬼灵,灵灵吗!除了地灵之外,其他三家店铺都见缝插针般活了下来,小店正是灵灵,不知道你的叔公是哪一位?”

    “灵灵?这家小店就是灵灵?”周烈十分吃惊,因为眼前的情景与叔公描述的样子完全不同。

    “啊哈哈,天灵灵,地灵灵,鬼灵灵都不如我灵灵!对,许久前,娘给我起了个名字,就叫灵灵,另三家店铺也是老身牵线搭桥支撑起来的,可惜,可惜呀!市舶司做了几趟赔本买卖之后便一蹶不振,直到今天才再次感应到印信。”

    周烈又问:“婆婆怎么会来墟水涧,而且灵灵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

    “呜呜呜……”丑老太婆明显在装哭,她干嚎几声道:“孩子呀!婆婆在一群鬼修里混日子,对海边的事情再清楚不过。海禁结界出问题了,好多大鬼小鬼都想上岸劫掠一番,最近墟水涧出现裂口,佐佐木大人就动了心思,带着一帮手下想方设法杀了进来。”

    “唉!婆婆我近些年混的不如意,心想道衍门八成也会派人来。既有鬼修,又有神修,这生意就肯定好做!所以急三火四搬了进来,想不到第一单生意就遇到故人之后,是个好彩头。”

    周烈在门口的货架上扫视一圈,眼神忽然一定,指向几株带着浅黄色斑点的小草问:“那是妖哭草吗?”

    “哎对对对,就是妖哭草,还是市舶司的人识货。”哭婆婆眉开眼笑,拿起小草用她那布满裂纹的老手捋了捋。

    妖哭草的根茎对于提升天鸦嗓音有强烈功效,比天溃树的树叶优胜十数倍,是不可多得的灵药。

    周烈惋惜的说:“晚辈出来时匆忙,嗖的一声就被某个邋遢鬼带到了这边。不知道您老接不接受赊账?哪怕贵一些也无所谓,因为这东西对晚辈有大用。”

    “瞧你说的,就凭咱们两家的关系,还用赊账吗?直接拿去用。”哭婆婆忽然看向景泉,眉飞色舞的笑道:“哎呦!你身边这位小帅哥一看就年少多金,快进小店碰碰机缘,婆婆这里有很多海里的稀奇货,遇到那有缘的宝物啊!说不定就可以受益一生。”

    周烈眨了眨眼,心说:“这个老太婆不简单啊!见面第一眼就看出景泉是女孩,看她这股自来熟的殷勤劲儿,难道看出景泉身怀重宝了?老实说,我凭着这双望气之眼都没有看出来。”

    景泉再次打量店铺,按说以她小心谨慎的性子,极有可能转身就走。可是她的反应出乎周烈的预料,修长身影快步走到门口,之后闪身进入店铺。

    “景……”

    周烈想提醒,上赶着不是买卖,这个老太婆身上有很多可疑之处,没有摸清底细之前不宜妄动。

    “咯咯咯,这漂亮小后生的福气当真不小!”哭婆婆指向周烈说:“她比你这个疑神疑鬼的小家伙干脆多了,既然你这次两手空空而来,就在门外给婆婆看着货架好啦!”

    说着,哭婆婆转身进入店铺。

    周烈走到货架前,拿起妖哭草仔细辨识,差点把鼻子气歪。

    这不是妖哭草,不知道啥时候被老太婆调包换成了天枯草。再看货架,全是破树根烂草皮,稀稀拉拉放上几块石头。

    “死老太婆,果然有诈。”

    周烈抬脚就想破门而入,不料咚的一声响,歪歪扭扭的门框上浮现出细细密密的青色光纹,差点让他撞出内伤。

    “这……这是海禁结界?”

    店铺中传来话音:“小后生,你怎么忘记我灵灵店铺的规矩了?每次只与一人交易,其他人只能在店外守候。”

    周烈站定,灵灵店铺确实有这种规矩,不过这个老鸡婆太可恶了,说话不算话专耍傻小子玩,得给她添点堵。

    “景哥,这个老太婆不可信,刚才她故作大方以妖哭草为饵引我注意,如果你在里面交易,小心她使诈。”

    为了达到警告效果,周烈朝着门内喊话动用了天鸦音。

    “小王八羔子,少来破坏你祖奶奶的好事,这里的海禁结界受我控制,你叫破喉咙她都听不到。”

    “哎呀呵,这是要和我市舶司结仇啊!”周烈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

    “哭死,哭死……”

    两个沙童走了过来,隔着很远就对着乱糟糟的铺面叫喊。

    “该死,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有客人上门?”老鸡婆气急败坏。

    周烈乐了,对着两个沙童招手说:“哭死,哭死,我滴哭死滴侄子,你们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