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心猿意马
    “喏,我的宝贝,双龙玉佩,巽大叔就是感应到它的存在才把我抓来的。”

    周烈将双龙玉佩押给景泉,反正在墟水涧也用不上,用它来换得一位实力强大的保镖,这个买卖太划算了。

    “钦天监监正印?”

    景泉非常重视,用双手捧过玉佩,闭上双眼细细感知。

    “你在这里也能使用玉佩?”周烈十分好奇。

    “不能,不过恍惚间可以感受到妖力,只要足够心细就能分清深浅层次。”景泉微微皱眉,像是遇到了天大的难题。

    周烈将最后一片天溃树的叶片放入口中,暗道:“能把景泉难为成这个样子,前面不知道暗藏着多少凶险,这个时候提升一点战力都是好的。我的音波剑能有正版天鸦啸音的两成威力了,等到喉咙最终稳定下来,也许可以达到三成半。唉,剑啊!我啥时候能有一把趁手的宝剑呀?另外我这个做哥哥的突然失踪,小环他们肯定非常着急。”

    “你举行过血祭,是吗?”景泉忽然问周烈。

    “是,我曾举行过血祭,可以发出天鸦叫声,集成一束攻击犹如剑气。”周烈并未隐瞒此事,有点造化的修士都懂得洞察气脉,得自邵雍的眼力更显玄妙,现在已经见怪不怪。

    “天鸦的叫声能驱虫,这就够了,前方有一线机缘,随我来。”

    景泉身体前倾,姿态英武,剑眉迫人。

    周烈跟在她身后用力摇了摇头,心说:“我的天!怎么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不……我的口味……不,这等男人婆生得再美,只适合做哥们和对手。”

    “现在世道不好,等到成婚年龄,用几口大肥猪就能娶个婆娘,可以带回家孝顺老娘。如果换成景泉这样的,那老娘可就危险了。”

    “我靠,我这是怎么了?始终无法集中心神!想什么呢?乱世人命如草芥,先得有能力活下去才能考虑其他。”

    二人离开不久,淳于野便走了过来,朝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森森一笑。

    再说周烈,他终于收束住心神,暗自松了口气,心想:“男子汉大丈夫要建功立业,看到女人就走不动路,这种事太羞耻了,而且还是男人打扮的景泉,她这胸,这腿,这腰。我靠,我咋又胡思乱想上了?”

    景泉冷冷的说:“你的气息乱了,墟水涧绝非善地,这种状态必死无疑。”

    “四大皆空,四大皆空……”周烈一边在心里默念一边说:“我第一次参加这种试炼经验太少,脑子难免会胡思乱想。对了,我认识一位铁鹰锐士,他曾叫我去战堡参加试炼,景哥可知道具体事项?”

    景泉停住脚步,也许是出于缓解“雇主”紧张情绪的想法,顺着周烈的话题说:“道宫很多人认识铁鹰锐士中的高手,传闻战堡试炼十分铁血,闯过百道关口称万人敌,闯过五十道关口称千人敌,最差要闯过十道关口称百人敌,所以铁鹰锐士尽皆精锐。不过铁鹰锐士一直处于分裂状态,看似团结,实则是一盘散沙,近年来势力收缩的厉害。”

    “原来是这个样子!”周烈又问:“加入铁鹰锐士与加入道衍门冲突吗?”

    “不冲突,道宫奉行无为而治理念,除了出任务时要受约束,其他时候非常自由,这也正是许多人喜欢道衍门的原因。至于道一门和道隐门,从来没有对外开放过,只存在于传说之中,对门人的要求自然苛刻。总而言之,道宫不会管你加入何方势力。倒是铁鹰锐士比较排外,不喜欢自己人兼职!”

    景泉将兼职两个字咬得有些重,引得周烈发笑:“呵呵,在景哥这里,好像什么都能和工作挂上关系,真要写一个大大的服字。”

    “少贫嘴,向前五百米,不要管那么多,全力发出天鸦啸音。”

    “好!”

    周烈变得认真起来,他与景泉迅速跨过一片钟乳石地带,见到满地骸骨,还有巨大到难以形容的鱼骨。

    顶壁上忽然烁烁放光,那不是什么夜明珠,而是一个又一个拳头大小的甲虫。

    陡然之间,周围开始升温,身处这些虫子散发的光线中,会感到很不舒服,若是换做普通人也许早已瘫软在地。

    “历风……”

    天鸦的独特叫声震耳欲聋,周烈张嘴喷出一段段光影,令顶壁上的虫群一下子炸开了锅。

    “咝咝,咝咝……”

    大部分甲虫看起来不像刚才那般明亮了,显然受到了严重搅扰。

    “锵……”剑鞘喷出一抹剑光,瞬息之间刺破了三十多只甲虫,正好打开一条路径,让前方的光芒黯淡下来。

    周烈看得心神摇曳,暗惊道:“不对啊!这景泉的实力似乎在棋盘一战之上,果然根据卦象模仿出来的棋子不够精确,我要尽快磨练自己,否则万万不是她的对手。”

    “走……”景泉火速前冲,她抬手唤回表面布满霜纹的飞剑,时刻警惕甲虫靠近。

    “咝咝,咝咝……”

    很多甲虫振动翅膀,好像下一刻就要激射过来。

    危机时刻,剑影飞速扫过。

    那些蠢蠢欲动的甲虫掉落在地,虽然与整个虫群的数量相比,这点死伤不过九牛一毛,可是天鸦叫声不断搅扰,搞得它们战战兢兢,错过了最佳发动时机。

    景泉和周烈的速度非常之快,几个眨眼就冲了过去,忽见前方出现巨大石像。

    “这是?”

    二人来到石像脚下,只觉得自己无比渺小。

    “错了,这里没有我想要的机缘。”景泉扫视一圈,抬手指向石像说:“长生十二神代表生命发展的十二个阶段,你看这尊石像满面病容,乃是长生十二神中的病神,得其神位可以让自己生病。”

    周烈听得直翻白眼:“没有这么傻的人,这种神位有什么用?居然是让自己生病。”

    “有用,病一次,挺过来会变得更加强壮,而且可以将病灶加诸到敌人身上。踏上祖庭之路最怕平庸,所以遇到这种机会,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尝试的。”

    “这整个一瘟神啊?将它让给别人吧!咱们去找其他神位。”

    就在这时,景泉忽然出剑,逼住施施然从暗影中走出来的身形。

    “二位,既来之,则安之,何必再离开呢?”淳于野取出一副木制面具戴到脸上,张开手臂说:“我等这一天好久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留在这里做我的踏脚石吧!”

    “不对,他将自己献祭了,有六品高手要降临在这具身躯上。”景泉握紧飞剑,神色极为凝重。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