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美女保镖
    通道中一片昏红,热力四射。

    “怎么那么热?”

    周烈解开棉衣,外面天寒地冻,通道里却跟大火炉似的,也不知道景泉一下子飙到哪去了,反正已经看不到踪影。

    “哎呀呀呀,热,热……”

    胖员外身边那对双胞胎跑了进来,结果顷刻之间热得呲牙咧嘴。

    转眼间,所有人跑了进来。

    “快,不想热死就赶紧跑吧!”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之后大家一窝蜂似的向前狂奔。

    周烈混在人群中,调整呼吸跟住大家的脚步。从移动速度来看,这些竞争者都不是善茬。

    通道笔直,跑了几里地之后,就见前方雾气腾腾,布满了灼热的蒸汽。

    双胞胎飞速向前,脸上露出坏笑,他们刚刚把手伸入兜里,冷不防一片嗡鸣声迎面而来。

    “卧槽他大爷,从来都是我们暗算人,今天居然遭了别人暗算?”

    二人甩手飞出大量细针,竟然准确地钉死了雾气中飞出的数百只细小甲虫,手法之精湛令人咂舌。

    周烈看得眼角直跳,这两个家伙看着粗犷,居然玩起了绣花针,而且玩得贼溜,不知道以前暗中坑害了多少人。

    “去死……”双胞胎朝着雾气甩出大量飞针,却没有听到想象中的惨叫声。

    “走……”二人掠动身形,冲入雾气之中。

    “我们也走……”很多候选者当仁不让,以最快速度向前破去。

    周烈往嘴里塞了几片树叶,咯吱咯吱嚼碎含在口中,顿觉喉咙一片冰凉舒服。

    他伸手在石壁上抠出一条手指宽印痕,就听“噗嗤”一声响,喷出大量水蒸气。

    接下来,印痕中有细细密密青色纹路闪过,瞬间修复了印痕,让石壁看上去没有任何变化。

    “这些细纹大概就是海禁结界吧?”

    周烈从怀里拿出双龙玉佩,砸了一颗妖兽眼珠上去,片刻后他惊讶起来:“咦,双龙玉佩在这里失去效用了,难道是受海禁结界压制?这到底是怎样的力量?”

    颖儿忽然说:“这是万源石的力量,由七百年前的妖星带入我们的世界。随着大量使用,存世量越来越少,希望我们足够幸运,能够找到一块。”

    “知道了,走吧!”周烈收起双龙玉佩,足下轻轻一点地面,冲入雾气的瞬间居然飘了起来。

    是的,他确实飘了起来。

    尽管双脚离地不到半寸高,可那也是飘啊!

    他适应了一下状态,便以非同一般的速度向前鬼魅般投射,这正是化劲登峰造极的表现,将整条通道中的水蒸气化作浮力托住自己。

    也就片刻工夫,周烈已经超过其他人。

    之后再向前投射两三分钟,穿出浓雾走入一座八卦大厅。

    景泉和一名光头少年早已赶到,二人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名不见经传的黑小子,眼神中透露出几许惊奇。

    “景哥,可算追上你了,乡里乡亲凑在一起有个照应。”

    听到这话,光头少年肆无忌惮的大笑:“哈哈哈!无知,今天过来争夺神位之人,有一

    多半都是乡里乡亲,你过来时没有遭到暗算吗?好几个皮小子藏得严严实实,就是为了踢掉几个同乡。”

    “也对,大家都是东海人。”

    周烈挠了挠后脑勺,人畜无害的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邵雍影响?他居然在心中给这个光头少年相起面来。

    “嘿呦,驼峰鼻配以鹰钩一样的鼻头,这样的人性格孤僻,有我无他,工于心计而精于算计他人。颧骨横长,性格暴躁,容易与人起冲突。耳朵有些尖,反应特别迅速。这是一个好道具!有没有办法通过他接近景泉小姐姐呢?”

    光头少年目空一切,并没有与周烈交谈的意思,他转过身去看向前方的月亮拱门。

    景泉同样望向月亮拱门,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她的双脚一点点分开,暗运劲力扎入砖石之中。

    周烈发现地面上全是或深或浅的脚印,显然是很多年前,来过此地的人留下的。

    轰隆隆一声响,响声十分短促,前方的月亮拱门喷出大量热气,紧接着是大水,疯狂向外冲击。

    “啊?”

    周烈吃惊,光头少年和景泉更加吃惊。

    磅礴大水冲到附近居然打着旋儿绕开身体,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三人之中有一人带着控水宝物。

    “咳,原来是水啊!”

    周烈回过神来,轻轻踏出一步,脚下忽然出现漩涡托住他,在大水的冲击中就这样轻描淡写地向前走去。

    光头少年盯住周烈的背影,眼底生出渴望,冷哂道:“果然,能够成为候选者,没有一个简单的。”

    景泉若有所思,她嗖然踏出一步,脚下出现漩涡,同样托着她向前走去。

    当光头少年踏出一步,就听扑通一声响,他的下半身扎入水中。

    前方传来很不厚道的笑声:“哈哈哈,兄弟能力有限,只能托起两个人,自然紧着同乡来,光头小哥勿怪。”

    “嘭……”光头少年捶向水面,他向来自负,取笑别人不会放在心上,可是别人如果取笑他,那就等着死吧。

    周烈二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是在水面上滑行。

    等到越过一段水道,景泉淡淡的说:“淳于野将你恨上了,听说他特别喜欢杀人越货。古人说的好,财不露白,你不应该显露此等控水之宝。”

    不用问都知道,那个光头少年就是淳于野。

    “景哥,做我的保镖吧!虽然兄弟不富裕,可是刚好继承了一批玉器,听说这些玩意很值钱,也许可以让你免去一些债务。”

    “啊?”

    景泉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正击软肋,景家对玉石的渴望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眼前这个黑小子居然说自己拥有一批玉器。

    “是什么样的玉?”

    “这个……兄弟对玉石不是十分了解,不过家里确实存有一批玉器,留在手里也没用,看景哥提及债务之时非常有担当,是个守信之人,所以你我大可联手,在这墟水涧闯上一闯。”

    景泉不自觉的咬了咬嘴唇,她看向周烈说:“好,我保你不受淳于野坑害,不过你得交给我一件有分量的信物作为抵押。”

    周烈心中大喜:“成了,得到这位支持,定然事半功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