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坤到
    “大叔,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说的是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就不能叫我多躺会儿?”

    周烈意犹未尽的睁开双眼,白虎系统更新了身体数据,他还没来得及品味剑法和掌法上的成长,这个家伙就开始叫魂儿了。

    “睡,睡,睡,就知道睡,我等修炼之人要勤奋刻苦,你看看旁边这些少男少女,哪个不比你资质强,而且还倍加努力?”

    “巽叔,怎么我一觉醒来,你就跟吃了枪药似的?之前不是说能吃就是福嘛?吃了就睡,那更是福啊?”

    “噗嗤……”旁边几名少年没憋住,捂嘴笑了起来。

    “福你个大头鬼,人快到齐了,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咋就不能给我争点气?”

    这时,那个妖艳女子坎听到动静走了过来,在周烈眼前晃着大长腿说:“小子,离开巽,我给你好处,不准你再与巽见面。”

    “怎么回事这是?”周烈扫了几眼,面色透出古怪。

    “坎,你是故意的对不对?用这种方法来胁迫我,你……”巽说到了点子上,正常方法不行自然要试一试胡搅蛮缠,这是女人的智慧。

    谁知,周烈突然大叫:“师娘,徒儿终于见到你了,这个邋遢鬼整天神神叨叨,半夜里经常喊着坎,坎,我还以为要砍谁呢!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他日思夜想之人。真想不到师娘生得这样美,难怪这个邋遢鬼念念不忘。快,师娘快把他收走,免得出来毒害新一代。”

    巽瞪大眼睛,他一时不察,没想到周烈这臭小子居然生出如此多念头。

    “真的?”坎笑得合不拢嘴,随手抛出一物道:“真有眼力见,赏你了。”

    “呵呵,巽叔这人就是矫情,觉得自己能听到别人的心声,怕受伤害。唉!玻璃心啊!可是他也不想想,错过今生良缘要后悔多少年?”

    坎冲着巽跺脚,气道:“听到没有?连晚辈都看得清清楚楚,你这个玻璃心却把自己一层层封锁起来。死鬼,你这次别想躲清静。”

    “乾老大,人已送到,我还有事,就不等坤老大了。”巽嗖的一声逃之夭夭,坎冷哼:“真有你的,这么重要的仪式都敢离开。行,我看你能跑到哪?”

    话音刚落,坎晃动身形追了下去。

    周烈手搭凉棚看了半天,心说:“真是高人呐!肯定高于七品,也许是五品甚至四品?”

    胖员外眯着眼笑道:“小家伙,你蛮机灵的!尽管鬼话连篇,却打动了坎那个傻女人,让她开始不顾一切争取了。”

    “给员外叔见礼了,不知我们什么时候进入墟水涧。”周烈用力攥住坎随手甩给自己的小盒子。

    “嘿,小子,你倒是不外道,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套近乎。”胖员外抖了抖衣袖,面带不屑说道:“等着吧!该去的时候自然会去,本座只喜欢与同级人物交往,对你这种尚在襁褓中的小家伙没兴趣。”

    旁边有人笑道:“哈哈哈,在我曾祖这里碰了钉子!连情况都没有打探清楚,就冒充巽大人的徒弟,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

    “是啊!道衍门最重辈分,巽大人的徒弟早已名动天下,连徒孙都声名鹊起,绝对不会破坏规

    矩在这个年纪收徒的。”

    周烈看向胖员外身后的双胞胎少年,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可是那又能怎样?捞到好处才是最实际的做法。

    之前他在烽火台兑换魔音石的碎屑,可以提升血祭能力,只是意外离开队伍,现在可没处找去。

    正在发愁之际,突然在坎身上看到一点灵光,正是自己所需之物。

    另外,这双灵眼还看到,坎在巽的夫妻宫占据一分气数,所以他才面色古怪,决定临场发挥讨好这位“师娘”。

    还真别说,坎非常上道,看出眼前的少年血祭过天鸦血脉,所以送出一盒天溃树的叶片。

    这可是提升天鸦音攻的绝佳物品,来的正是时候。

    谁能想到周烈瞬息之间做出来的事情,对自己尤为有利?这便是邵雍的能耐。

    身为梅花易数和皇极经世书的创立者,乃是一个时代天人般的存在。即便相隔多年,可是在术数领域的衔接,只需汲取后人的经验和发现,很容易便可一脉贯通,接着前世取得更高成就,从而化腐朽为神奇,演化出更多神异。

    纵观古今,很少有人能与邵雍相提并论,用虚拟人格召唤出这位大师,可以说周烈是极其幸运的。

    “坤……”

    “坤大哥……”

    人群骚动,所有人站了起来,包括为首的黑袍道士。

    “乾,别来无恙乎?”坤是一个大胡子老者。

    “少和我咬文嚼字,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人过来?”乾十分吃惊,坎带了五人前来都觉得多,可是坤居然带了十个人,要知道长生十二神仅有五个位置可以得到气数加身,其余那七个位置要差很多。

    “嘿嘿,你们难道忘记了长生十二神要分男女吗?现在这个世道就该多培育英才,道衍门的道宫护法太少了,先决出二十四个再说。”

    乾皱起眉头问:“二十四个?墟水涧负担得起吗?”

    大胡子说道:“负担不起,可是大家觉得这次白雾之年后,道衍门还能隐藏墟水涧的位置吗?”

    “唉,多事之秋,天下大乱!”乾背起手来,想了片刻说:“只好这样了,带上晚辈们入涧,已经有人修补海禁结界,不过没个十天半个月很难成功,这期间很容易生乱,希望一切顺利!”

    “是呀!每次海禁结界松动,意味着道衍门会得到新鲜血液,可是这海禁结界要是真出事,最先倒霉的也是咱们。”

    听着大家的议论,周烈一头雾水,心想:“这个邋遢大叔太不负责任了,连具体怎么回事儿都没跟我说清楚,临时抓壮丁就把我抓来了,而且还是邵老祖特意让我被抓,这可上哪儿说理去?”

    忽然,周烈看到一道身影。

    对方似有所感,好看剑眉一跳,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

    “哎我去,景泉!不是长头发吗?怎么把头发剃掉了?看起来更像男子了!个头竟然与我仿佛。”

    景泉讶异,自打见到对面的黑小子,她的心中便涌起一股战意,而且剑在鞘中轻颤,这是怎么回事?奇哉怪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