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燃烧吧!霸烈武魂
    “咦?”

    篝火前,邋遢大叔摸向周烈的脉门。

    “这小子……”

    他越来越惊,伸手抚向周烈的胸口,然后一点点摸索起来。

    这一幕刚好落在妖艳女子坎的眼中。

    “王八蛋,原来你好这口,难怪这些年对老娘横挑鼻子竖挑眼,我……我真是犯贱,还好心的以为你压力太大,原来……原来……哇哇哇,难怪你带着这个小子,原来他是你养的**。”

    “臭婆娘,你说什么呢?”巽站了起来,气得眉眼直跳。

    “真的?坎说的是真的?”胖员外最喜欢凑热闹,他抓住自己的衣领,瞪大眼睛看向巽,悲愤的说:“你不会对我有意思吧?难怪你看我的眼神有时候那么怪。”

    周围十几名少年望过来,还有刚刚赶到的震和离,同样疑惑地看过来。

    巽气的面色发青,冷声道:“少添乱……”

    他坐了下来,懒得解释,关键是以这帮人的心性,越解释越乱,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锐利目光再次停留在周烈身上,巽暗道:“仅仅四个小时,这孩子就将八岐大蛇的脑麝香和血肉力量全部消化掉了,能吃能睡有时是一种福气。不过他的意识好像极为活跃,我为什么感应不到具体状况?真是一个古怪的小家伙。”

    就在这时,周烈的意识海中风起云涌,秦宫大殿不时蹿起一道剑芒,噼里啪啦劈碎大片瓦当。

    “呼哧,呼哧,呼哧……”

    棋盘之上,两枚惟妙惟肖棋子剧烈喘息着。

    景泉拄着飞剑,环视四周说道:“原来我们在一盘棋上?你是谁?居然将我当做棋子?”

    周烈一点点挺直腰杆,潇洒笑道:“哈哈哈,对不住了,小姐姐!本来是与祖灵打赌,要在你身上取三件东西,想不到这柄飞剑如此厉害!是剑鞘对吗?在你的心神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之前,仍然需要这把剑鞘控制飞剑。”

    “你在测度我的深浅?”景泉凝视周烈片刻,厉声说道:“不嫌这样做太卑鄙了吗?”

    “卑鄙?”周烈咳道:“凭本事预测你的能力,倾尽全力打磨自己,为啥说我卑鄙?大多数人的前方都不是一片坦途,谁不想力争上游?谁不想青云直上?再说了,出来行走江湖,奇人异士多如牛毛,我这点儿本事又算得了什么?”

    “这……”

    景泉一时语结,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人家凭本事吃饭,她不是真正的她,只是古怪力量演化出来的棋子。

    “哼,总之你这样做就是不对,我……我一定要冲破牢笼,警告自己……”景泉说着,抬起手掌拍向剑鞘。

    “啪,啪,啪……”剑鞘碎了,化作一团黑光。

    邵雍暗中提醒:“出现了,最凶险的卦象,景泉最后的夺命杀招。”

    “我靠,不用旁白,瞎子都能看出来。”周烈边吐槽边握紧秦皇宝剑宇宙锋。

    之前他与景泉比试拳掌没有分出胜负,最后一个没注意,让飞剑脱出了掌控,于是继续斗剑磨练自己,成长速度非常之快,不过……

    周烈说道:“嬴政,你仍有保留是不是?”

    “怎么?到了危急时刻就想靠别人吗?朕不是保姆,已经给你提供很多帮助,不要得寸进尺。”

    “呵呵,那我强行剥夺祖灵的魄力和气焰,凭本事吃饭就不算得寸进尺喽?”

    “你敢?”

    “奇了怪了,这是我的身体,我的血脉!你的魂,你的魄都在我这条根上,我周烈秉承尚武精神出来闯荡。你是祖灵,庇佑后人,我敬你。你是恶灵,损害后人,我逆你。自古以来做皇帝的家伙不是最喜欢说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吗?对,就是这句话,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大胆……”

    周烈与嬴政在精神层面激烈交锋,他突然狂吼:“燃烧吧!沉睡数千年的魄力,你是柴,点旺我这团火,铸就霸烈武魂,九品神思期给我升华!”

    邵雍暗自说道:“幼虎初啸,其道大光……”

    说起来时间长,其实很多交谈都在心中进行,周烈的心意宛如宝剑出鞘,给景泉的神思带来极大波动。

    此时此刻,棋盘上的二人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轰……”

    飞剑纵横,不,是人剑合一。

    景泉拍碎剑鞘后抽离出大量磁光,呈紫青双色,之后将她吞没,形成一股刺破天际的意志。

    武魂霸绝,气吞天地,周烈的剑熊熊燃烧起来,他也跟着一起燃烧,无畏无惧,无我无敌。

    “杀……”

    整个意识海崩溃开来,最后仍然平手,只是似有一丝灵光逃遁而出……

    嬴政气急败坏大吼:“臭小子,竟敢从朕的身上剜肉。你等着,等你再次沉入此境,朕非得将你就地正法。”

    邵雍站在风云中,微微翘起嘴角,看向混沌的虚空说道:“很期待啊!期待你的成长,铸就武道意志只是改命的第一步,你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邵雍,周烈的命格是哪一个?之前朕问过你,你说等到棋局之后就会告知……”

    “回陛下的话,这一运他是英星入庙格,只是后面会有变化,巨大的变化!时空会产生难以推算的错位,天地大劫,神仙难避!”

    “天地大劫,神仙难避?”嬴政若有所思。

    意识海开始复原,转眼间拔起一座宫殿,上空回荡着话音:“阿房宫,什么时候朕才能令你重见天日?阿房,你是否已经复苏?”

    邵雍沉吟,叹道:“妹妹!你给哥哥的气数,这一世能否归还?原来我们出现都是因为执念。”

    此刻,周烈紧闭着双眼。

    他醒了,却不敢睁眼,因为眼中呈现异状。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齐齐转动。

    青龙抖动龙须,探出大半身体,张口吐出三个古篆大字,车同轨。

    “车同轨?这是……”

    周烈疑惑的时候,白虎抬起爪子,展开一段文字。

    “车同轨,凝聚王道气魄,法度类压制招数,鉴定等级为八品极上。凡八品人神鬼妖,皆会跌落到靠近我方的程度,跌落等级为半个品级到一个品级,最大影响范围二十二米。对七品敌人也有微弱作用,有待继续提升。”

    “爽啊!”周烈心中兴奋:“可惜以我的力量只能挖到这些好处,等下次进入意识海,我可得多多努力。”

    “臭小子,醒了还装睡……”巽的话音传入耳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