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遗嘱
    得到本瑜的同意,柏熙三下两下分离出本瑜的影子,转瞬间一个分身出现在众人面前,而那分身的逼真程度,哪怕是本瑜都被惊到了。免-费-首-发→

    &ldo;除了力量,这简直就是第二个我了。&rdo;本瑜惊叹道,她没能想到沧源能够做出如今相似的分身。一般用法术或其他法子造出的分身都会与本尊有所不同,而这个分身不同的只是力量。

    柏熙微微点头,金纹在他手中飞速旋转,几个呼吸的时间两道契约纹印生成。契约纹印分别飘到玄琳珑和本瑜手中,两人几乎同时轻触了一下纹印,纹印立即融入体内。

    本瑜当即感受到了体内多了一个约束,而那分身也抬头看向本瑜,似乎在等待什么。

    与此同时,玄琳珑脑海里多出了那契约纹印,如今的她能够感受到本瑜那道分身的存在,甚至能够命令那分身行事。玄琳珑突然间觉得自己又多一个手。

    柏熙见两人体内的契约已经达成,进一步解释道:&ldo;这契约是平等契约,从此本瑜你相当于灵兽的存在,分身修为的增长大部分取决于琳珑,必要时琳珑可以命令分身。&rdo;

    本瑜挑眉,不满道:&ldo;这哪里平等了,明明就是单方面压制!&rdo;一旁的玄琳珑也是有些疑惑,听上去这并不像她与小白鼠的平等契约。

    &ldo;怎么就不平等了?她你消去天的忌惮,你听命于她,这不是很公平吗?&rdo;柏熙同样不解。

    &ldo;……&rdo;听到这话,本瑜与玄琳珑相视,皆是无奈。

    玄琳珑暗自吐槽,这明明就是等价交换。

    最后,玄琳珑走去确认那命魂树种成功发芽,又在帝羡天的&ldo;好心&rdo;解说下顺便捎了一堆极品灵石,捡了一堆落叶后才回玄家。回到玄家后,玄琳珑随便找了个借口安排给本瑜一个随从身份,将玄芸扔给本瑜后急匆匆地奔去守夜。

    按照玄家的规矩,家主去世,无论是嫡系还是旁系都需要守夜,亲缘越近,守夜的时间越长。身为嫡长,她需要一直守到头七。

    玄家大殿内,除去不久前被师父不知道拐去哪里的玄羽卫没有来外,玄琳珑一家人算是集聚在了一起。玄家将大殿内让给他们守夜,而他们相互间坐在,看着棺材沉默,没有任何人说话。

    直到深夜时分,之前不知道前去哪了的玄烟琴匆匆来到,她神情凝重,看向玄琳珑,沉声道:&ldo;家主早已在三天前写好了遗嘱。&rdo;

    闻言,玄琳珑几人纷纷抬头看向玄烟琴,眼中皆是难以置信。

    黒箭来得如此蹊跷,父亲为什么会立下遗嘱。

    玄烟琴拿出一张黄纸,有些苦涩地开口道:&ldo;按照族规,家主逝去后所有的东西都需要整理一番,我前去整理的时候,在家主处理族事的桌上发现了这个。&rdo;说着她将那黄纸扬了扬让玄琳珑等人看清上面最大的两字----遗嘱。

    玄琳莉第一时间惊呼:&ldo;父亲为什么会立遗嘱,三天前明明一点事情都没有,原本的旧伤不是已经好了吗?!&rdo;

    一旁的玄琳清按住想到冲过去的玄琳莉,摇头道:&ldo;四姐冷静点,先听大长老讲完。&rdo;

    玄烟琴看了一眼最不能沉住气的玄琳莉,长叹道:&ldo;怕是家主早已经找国师测过天意,所以才写下这遗嘱。他上面写着,需要我亲口读给你们听,你们可要听好了。&rdo;

    &ldo;家主一事暂时搁置,待琳珑从学院毕业后再开家主竞争一事,家主竞争无论年龄,无论修为,凡我玄家嫡系皆可参加。竞争一事除去嫡长特权,一切平等,以能力竞争。

    因玄家事务繁多,暂由琳珑任少家主之位,打理家族事务,不触及玄家要事的事情皆由少家主处理。此外,玄家兵权由羽凌掌控一半,另一半由琳珑与长老同掌。羽郤必须在头七前回到荒墟,不得耽误一刻。琳莉和琳清三天后前往崆峒山拜秦羽思为师,修为不及辟脉不得下山。

    羽意随同羽凌征战尧裕,头七后两人必须回到玄宇南部守防,不能推迟。琳芝随琳珑入玄灵学院,一切安排由琳珑定即可。羽治留在玄家,修成辟脉前不得离开玄家一步。

    以上所有事项皆从我死去的那一刻算起,不能出一点差错。&rdo;

    听完遗嘱,玄琳珑心中满是震惊,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八妹玄琳芝,父亲为何要她带着八妹。而玄琳芝也是同样看向玄琳珑,心中也是同样的不解。

    玄羽凌听到少家主立为玄琳珑,眼神暗淡了许久,心中的不甘更多,但这不甘暂且被父亲的遗嘱压下,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父亲如此看重尧裕的事情,为此还将玄家的一半兵权交给自己。

    要知道玄家的军队是皇族默认的存在,皇城只有玄家能拥有一支数量不明的军队,而玄家的兵权可比皇家的兵权难得上百倍。

    其他人亦是同样对玄义周遗嘱里的事情心生疑惑。

    玄烟琴读完后,深呼一口气,再次沉声道:&ldo;都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吧,家主安排好了一切,你们可不要逆了家主的意。&rdo;

    众人皆以沉默回应,就连玄琳珑一时间都难以平复内心的复杂,父亲提前知道了死,可为什么不告诉她。

    那黒箭分明是冲着她来的,只要她不回玄家,父亲就不会替她挨那三箭。

    突然间,玄琳珑想起了父亲死前的平静,现在想起才知道,那分明是看透一切的平静,对死的结局并没有意外,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