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分身出域
    生命圣树的领域,遍地皆是翠绿的叶子,灵气浓郁到肉眼可见。免-费-首-发→玄琳珑紧握着手中的命魂树种,观察着四周的一切。

    不愧是生命圣树的地盘,这里的灵气不是外界能比。

    玄琳珑惊叹,在这里她无须刻意吸收灵气,灵气都会自动涌入她体内。

    这时,本瑜突然出现在玄琳珑面前,微微皱眉,道:&ldo;你身上有子余的气息,看来是子余的后人。沧源让你来这想干什么。&rdo;

    &ldo;生命圣树?&rdo;玄琳珑略惊,从未见过如今温和美丽的女子,而这女子身上散发的气息与这地盘上那一棵巨大的树极其相似。

    本源微微颔首,道:&ldo;是我没错。你来可是为了手上那粒命魂树种?&rdo;这命魂树种她只见过一次,而那一次的也不过是个失败品,少了几分生机。但这一次的命魂树种与上次不同,里边蕴含的生机之力,连她都有些震惊。

    玄琳珑正想点头,一个小身影扑入怀中,嚷道:&ldo;娘,芸儿觉得这里好漂亮!&rdo;

    看到玄芸的瞬间,本瑜瞪大了眼。

    那不是自己的后代吗?同源的气息,一定不会错的。

    &ldo;你怎么进来了?&rdo;玄琳珑不解,之前她不是睡熟了吗。

    玄芸指着一处地方,道:&ldo;爹让我来的。&rdo;那地方正是空间裂缝出现的地方,此时裂缝还没有关上。而下一刻,帝羡天和柏熙一同出现,两人皆是同时看向本瑜。

    还没等柏熙走到三人面前,本瑜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柏熙,道:&ldo;你不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rdo;为什么她的后人会喊子余后人娘!明明她才是好吗?!

    玄芸歪着脑袋,看向本瑜,随后摇头道:&ldo;虽然姐姐你和芸儿都是树的化形,可是芸儿和你是不同的。&rdo;

    本瑜一听这话更气了,略微感受了下,顿悟为什么玄芸不认她。

    本初只认血缘,不问本源。万恶的沧源居然给她后人换血了!

    柏熙不急不慢地说道:&ldo;如你所见,就是这样子。这孩子还你。&rdo;

    &ldo;……&rdo;

    众人皆无语,这是利用完了就扔?

    玄芸立即急了,眼里闪着泪光,&ldo;爹不要芸儿了?&rdo;

    柏熙点头,道:&ldo;你跟着本瑜就好了。&rdo;他已经不想再带孩子了,带过一个就不想再带第二个。

    玄芸立马跑去抱柏熙大腿,死活不肯松开,&ldo;芸儿不要跟那个姐姐!&rdo;

    &ldo;……&rdo;柏熙忍住想踢开她的心,好生解释道:&ldo;听话,那才是你娘。&rdo;

    玄芸抬眼看向玄琳珑,执着道:&ldo;芸儿的娘不是树!&rdo;

    &ldo;……&rdo;玄琳珑无语,明明你自己就是树。

    本瑜见玄芸那副样子,暗自叹气,果然交给沧源之后,东西能要回来的可能几乎为零了。

    可她的后人怎么办,子余后人不一定会对她的后人上心,也不会知道她们一族的修炼方式。

    想到这,本瑜沉默了。

    最后玄琳珑轻咳一声:&ldo;芸儿还是跟着她吧,过几年我来看你。&rdo;能够摆脱一个小毛孩也是好事。

    玄芸一听,瞪大了眼,感觉自己没爹要没娘要了。

    &ldo;娘也不要芸儿了吗?&rdo;玄芸又跑去抱玄琳珑,哭诉道。

    玄琳珑顿时语塞,下意识地看向本瑜,想着她应该有办法,毕竟这是她的女儿。

    本瑜咬咬牙,平静下情绪,道:&ldo;这事先不提,你这次来是为了这命魂树种吧,先要在这里种下任何东西都必须要有我的同意,不然哪怕是种下去,能够成活的机率也不会超过百分之三十。&rdo;

    柏熙微微点头,这一点他自然知道,不然也不会亲自来此。

    然而玄琳珑和帝羡天却对此事不了解,尤其是帝羡天他一向对除了生杀之事外的不感兴趣,听得更是一脸懵逼。

    &ldo;我只知道种子种下去,有泥有土有水就可以活。你这是什么说法,不愿意就直说!&rdo;帝羡天哼道,他一向看本瑜不顺眼。

    本瑜瞪了一眼他,同样哼道:&ldo;这是我的领域空间,一切由我说的算!同样的,我想把你扔出去也是轻而易举,沧源都不了你!&rdo;

    &ldo;你、你这该死的婆娘,有本事来玄天,小爷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rdo;帝羡天怒火中烧,他一向最受不了别人刺激。

    本瑜冷哼一声,继续骂回去。

    玄琳珑抱着玄芸,安静地看着两人吵架,突然间觉得帝羡天与这生命圣树有点配,起码都是一个死脾气。

    最后,柏熙皱眉,沉声道:&ldo;别吵。这命魂树种就种你这里,十年左右应该可化形。&rdo;

    &ldo;说得轻巧,这次不会让你白白用我这土地了,还有我的后人必须由我带着!&rdo;本瑜怒火未消,反驳道。

    玄芸缩了缩头,小声道:&ldo;芸儿跟着娘就好了,不跟姐姐你。&rdo;

    &ldo;我的孩子你……&rdo;本瑜一时间说不上话来,只好怒视罪魁祸首。

    柏熙沉默不语,那粒种子出现在他手中,他看了种子片刻,挥袖直接将种子扔到生命圣树附近的地上。那种子有种极强的生命力,触碰到泥土的瞬间,立即钻入地下,不见踪影。

    这一切说来慢,实际上不过一瞬。玄琳珑发觉种子不见后,那种子已经钻入地下,而这时本瑜也反应过来。

    沧源这是要强行种下去吗?

    本瑜皱眉,她突然间冷静下来,寻思着最好的处理方法。

    半晌,她打破沉默:&ldo;这种子我可以让它种下,但我有一个条件。&rdo;

    &ldo;条件?&rdo;柏熙微微眯起眼,他最不喜的就是别人跟他提条件,当然玄琳珑是一个例外。

    本瑜看着玄芸,伸手揉了下她的脑袋,面带微笑,道:&ldo;我要出去护着我的孩子,给你们带着我不放心。我知道你会有办法的。&rdo;

    &ldo;喂喂,别以为小爷我不知道,你可是不能出现在外边的!&rdo;帝羡天嚷道,他就是仗着这一点才不怕本瑜在外边找他打,当然他也不怕打。只是与一女子打,未免有失脸面。

    柏熙皱眉,没有立即回话,本瑜是本初生灵,天道忌惮的存在。要出去的话,办法虽有,但还是有些麻烦。

    &ldo;不能吗?&rdo;玄琳珑试问道,她不觉得本瑜的条件有什么为难的地方,要是她出去的话,玄芸扔给她带,自己就轻松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